国盟1万6260多数票 拿下巴东色海国席最新票数 看这里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昔日专栏迷你相馆
7:55am 29/03/2021
Frank Wong/致图力亚
作者: Frank Wong

2845CFL2021-03-2716168202024688125272.jpg2845CFL2021-03-2716168202024578125271.jpg

亲爱的图力亚,我一直都以为你是个女子。在许多个交稿的夜里,我将你反复聆听。竖琴伴随着贝斯,那12分钟半的低吟,我重复播放直到完稿的那一刻。屋外的热风涌入(因为顽固而一直没有安装冷气),头上的灯管透着白光,桌上即溶咖啡半杯,我呆坐在电脑前许久许久。有时候天下起雨来,湿气会让地上的灰尘粘上我的脚板。这时我偶尔翻书,看一些故事,但它们多让我感到乏味。有一次我从那叠堆积如山,黄框封面的旧《国家地理杂志》中,看见了里头巴西东北岸的“沙丘之海”。因为雨季的降临,沙丘低处积水成湖,水里竟也有了生物。一条河水里的沙,因为邻近森林植物身上的单宁酸(我反复核对)染成了大理石的多层次的棕色颜色。照片里的这一切,像极了某些香港茶餐厅里,未搅拌均匀的冻鸳鸯。

ADVERTISEMENT

亲爱的图力亚,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是“第四”的意思。《曼都卡奥义书》(我小心核对书名)里说,你超越了知见与非知见,无法由感官体验,无法为心灵所理解,甚至超越了“空”。清醒、做梦、无梦的深睡,你超越了他们。但是,亲爱的图力亚,这些我都没有兴趣知道。因为它们是如此抽象。事实是,我连将《曼都卡奥义书》这样的书名置入字句里都觉得有点脸皮发热,如说了骗话或是虚张声势的孩子。那些总爱为音乐强赋予故事的人们,他们是多么无趣,刻板,让人回避,而你是那么地纯粹。我不是悲伤,也不是快乐,我什么都不是,你跟我说。

亲爱的图力亚,你只是午夜里陪伴我的一段音乐。偶尔从外边飞入一只虫子,我们一起聆听着你,一起等待着,下一秒即会再次下沉的贝斯拨弦。亲爱的图力亚,过去这一年,我已经将你播放无数次。这空房子逐渐被书、黑胶唱片、各类纸箱填满。而我早已习惯了这一切,甚至找不到离开这里的理由。每一天我将笔记准备好,工作,一有空档就听音乐。周而复始。什么都不缺。没有车龙,没有不愿见到的人,还常备推搪一切邀约的理由,人们在这段日子里得到了某种前所未有的自由。但是亲爱的图力亚,我知道这一切都会结束。人们始终会回到阳光下,孩子会再次踏在沙滩上,寂静的街又会热闹起来,大家会再次到很多不同的地方,寻找起某种自己也言语不来的事物。再过些时日,大家也都慢慢淡忘了,不久甚至还会有点怀念起来。而你已经知晓这一切。我亲爱的图力亚。

从一开始,你就知道了。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