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题焦点
7:00am 01/04/2021
【Podcast实录/01】个人频道时代 播客再兴
作者: 林德成(副刊记者)

以往一张图片胜千言,如今身处视频年代,每个人追求动态画面和真实感,视频形同传播资讯的主流媒介,社交媒体、直播、短视频时时刻刻占用我们的双眼,以免错失每一条讯息、每一个网络热点、每一则故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视频兼具声音和画面,不过市场上却有一批追随者喜欢纯声音的原创内容。伴随着物联网技术逐渐成熟,新创科技圈开始讨论“声音经济”,探讨有声书、播客、语聊应用等的市场价值。语音社交平台Clubhouse可说点燃了声音市场的“燎原之火”,同时间令沉寂的播客(Podcast)产业升温,注入新生命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播客作为轻媒介拥有逾15年的历史,德勤(Deloitte)曾在《2020科技、传媒和电信行业》报告指出,全球播客市场将在2020年增长30%,规模或达到11亿美元。早在几年前,马来西亚就有企业看好播客产业发展潜力,投放资源打造播客平台,让创作者运用声音的力量,传递见解、故事和各种生活美好。

●报道:本刊 林德成
●摄影:本报 陈敬晖

究竟全球有多少个播客?据网络流传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月7日,全世界有超过190万个播客,65%以上是英文播客,约1.37%是中文播客。Podcast一词源自“iPod”与“broadcast”,一切归功于苹果公司。在2005年,当iPod产品可支援播客内容后,影响很多人成为播客创作者(Podcaster)。已故的苹果灵魂人物乔布斯当时曾说,播客是下一代的广播电台(radio)。

ADVERTISEMENT

虽说播客很早成型,但成长速度缓慢,唯有持之以恒,更别说把播客商业化。真正令播客突破小众圈子,走入大众目光的时期是在2014年10月份。一档主打新闻调查的《Serial》播客节目诞生,迅速风靡全球,令数百万名听众喜欢上声音叙事形式。

该节目以真实犯罪案例为基础,主持人用磁性的声音带领听众了解案件细节、罪犯供词和调查结果,播客内容还会播放采访录音。听众深深被吸引,恍如身在其中,觉得很有参与感。这档节目意外掀起播客热潮,后续很多创作者争相仿效,亦令播客内容五花八门,增添许多新元素和形式。

新闻媒体亦认为播客蕴含巨大发展潜力,得以提高媒体的影响力。美国《纽约时报》在2017年制作了《The Daily》播客节目,每逢周一至五,深入解读当天的热门新闻或了解报道背后的故事。每一集时长不超过半小时,其受欢迎程度更是达到每一集200万次的下载量。

《Serial》是一档罪案类非虚构节目,2014年意外地令美国播客文化蓬勃起来。主持人Sarah Koenig是一名资深记者,透过声音为一起又一起的犯罪案件抽丝剥茧,带领听众走入这些案件调查之中。整个制作非常严谨精良,而这个节目在2015年获得被誉为广播界的普利策新闻奖“皮博迪奖”(Peabody Awards)。
《Serial》是一档罪案类非虚构节目,2014年意外地令美国播客文化蓬勃起来。主持人Sarah Koenig是一名资深记者,透过声音为一起又一起的犯罪案件抽丝剥茧,带领听众走入这些案件调查之中。整个制作非常严谨精良,而这个节目在2015年获得被誉为广播界的普利策新闻奖“皮博迪奖”(Peabody Awards)。

美国《纽约时报》在2017年制作了《The Daily》播客节目,每逢周一至五,深入解读当天的热门新闻或故事。有兴趣者可以在Spotify收听。
美国《纽约时报》在2017年制作了《The Daily》播客节目,每逢周一至五,深入解读当天的热门新闻或故事。有兴趣者可以在Spotify收听。

ADVERTISEMENT

“Ais Kacang”播客平台广纳“好声”

大马首要媒体电台在2017年创建了“Ais Kacang”播客平台,广纳全马“好声音”,邀请有意在空中构造个人电台的创作者加入。温智聪(Alexon)是最早一批入驻的年轻播客创作者,当时与伙伴郑韶雯(Kiera)共同制作了《鬼才和你说》的中文播客节目。

“以前是我访人,现在反而不习惯被人访。”他脱下口罩后笑道。《鬼才和你说》在2017年6月份开播,他与郑韶雯签约成为平台的播客创作者,为期一年。他们平均每周上传一集,一年下来有52集。不知不觉,这个节目已维持两年,一共制作了102集,位居集数最多的榜首。第二是谈理财观念的《理财理得好,不用做到老》,一共94集,第三则是分享关于宠物知识的《猫狗ONAIR》,总共有88集。

过往广播电台和播客有很大区别,前者有固定节目表,听众须等特定时间才能听到自己喜爱的节目;后者却撇开了时间限制,听众兴致所至,随时在网页或应用上点开收听和重复播放。如今,本地广播电台亦跟随播客潮流,将音频节目上传到各自官网供听众重温。

若以中文播客节目为例,温智聪认为很少人主动接触播客,反观国外已形成一股风气和生活习惯。当“Ais Kacang”启动后,身边朋友才慢慢知道本地播客节目。“我觉得本地用户还未习惯播客模式,大家习惯把电台声音当成‘BGM’(背景音乐)。”他倒认为年轻一代会慢慢转移到播客应用上。如今市面上有太多播客应用,如Google Podcasts、Spotify、SoundOn、小宇宙、喜马拉雅、得到、荔枝播客等等。或许播客未来会成为新生代获取多元资讯的管道。

ADVERTISEMENT

温智聪说,早期“Ais Kacang”平台对播客新手而言是一个很好的平台,为初入播客领域的创作者打点一切,不用为任何技术难题操心,只需做好播客内容。
温智聪说,早期“Ais Kacang”平台对播客新手而言是一个很好的平台,为初入播客领域的创作者打点一切,不用为任何技术难题操心,只需做好播客内容。

不用露脸,施展声音魅力

声音带有温度,创作者运用语速、语调和音色可以表达内心的情感变化,播客变成是与听众最亲密的媒介。当听众独自在车内或房间聆听播客内容时,极为容易沉浸其中,投入在创作者所创造的声音世界里。

温智聪曾经爱听电台节目,当串流音乐平台Spotify崛起,他逐渐减少比重,掏钱付费订阅Spotify服务,收听音乐和播客节目。回想起成为播客创作者的经历,他笑说当初没做任何准备,纯粹因为兴趣,一头便栽进播客领域:“我觉得分享鬼故事内容,我还是可以胜任的。”

ADVERTISEMENT

进入播客的门槛很低,想要在电台献声,从新手成为独当一面的DJ不是一件易事。即使成为YouTuber,还得具备基本拍摄和剪辑能力,兼顾内容水准与唯美的画质。播客难度不高,试想一想,倘若制作视频又有多少人愿意上镜?“我早期敲嘉宾上来,他们绝大部分愿意分享,因为只需亮声,而不用露脸,这也是令大家很放心(上节目)的原因。”

温智聪和伙伴有计划推出新的播客节目,暂定名为《鬼才信你》。
温智聪和伙伴有计划推出新的播客节目,暂定名为《鬼才信你》。

播客有很大包容度

播客内容毫无限制,可以谈音乐故事、社会文化、时事议题、育婴知识或投资理财等等。“‘Ais Kacang’播客平台的宽容度很大,可以找到很多不能在电台上讲的题材,比如18禁内容,深入谈论男女关系。”以灵异故事或经历的内容更不多见,本地988电台曾制作相关的内容,吸引很多听众晚上留守听鬼故事。多年前有“豪哥讲古”,后期真的较少看到有平台制作灵异故事节目。

平台方会不会过滤内容?温智聪说没有。在分享灵异故事时,负责人仅交代不能透露明确的地点或建筑名字,以防业主或对方提告。“我们录制了百多集,对方没过滤或禁止任何内容,唯要懂得拿捏言论的尺度。”播客是没有时间限制,但依据平台设定,最好每集时长介于10至15分钟之间。制作节目时,他时常觉得很煎熬,要取舍内容,毕竟每一期嘉宾有无数精彩的故事,可以剪辑成4至5集。倘若嘉宾拥有灵异体质,故事更是说不完,4集对他们来说实在太少了。无奈他还是得忍痛割爱。

ADVERTISEMENT

在这个平台上,令他印象深刻的播客节目是《造梦者——黎明姨》,当时由金马影后杨雁雁采访国宝级艺人黎明姨。这个节目只有10集,可以倾听她诉说如何走出战乱梦魇,然后在1950年代踏进演艺圈,展开了漫长的演艺生涯。黎明姨是在2018年因病逝世,这档节目永远收录了她略带沙哑温润的声音。“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回忆,黎明姨的声音也一直保留在那里,令人很感动。”

令温智聪印象最深刻的播客节目是《造梦者——黎明姨》,可以听到和蔼可亲的黎明姨叙述她一生的故事,如何踏入演艺圈,成为家喻户晓的本地艺人。
令温智聪印象最深刻的播客节目是《造梦者——黎明姨》,可以听到和蔼可亲的黎明姨叙述她一生的故事,如何踏入演艺圈,成为家喻户晓的本地艺人。

播客可以流量变现?

“Ais Kacang”播客平台在2020年暂停更新,入驻的播客创作者随即停止制作节目。退出平台后,他和伙伴转战脸书直播,邀请嘉宾访谈。不过,他发现听众还是喜欢播客,操作界面简单有序,可以随时重听节目。如果要重看脸书直播,听众得逐个点击视频观看。

温智聪透露当初以兴趣为目的,没有经济层面的考量,更没思索如何把流量变现。对他而言,“Ais Kacang”平台反而为播客创作者提供强而有力的支援。成为签约作者后,每一集节目会有经费,同时让创作者使用录音室,有技术人员现场操控音响,再交给剪辑师剪辑音频、添加声效、开场音乐等。“换个角度,如果今天必须达到某个收听率才有收入,我们会倍感压力。因此,未来如果制作新节目,我们就要面对流量的挑战。”

ADVERTISEMENT

不过他说,这个节目曾有一笔广告收入。当时一家电影公司来马宣传《切小金家的旅馆》的恐怖喜剧,并在节目上投放广告。温智聪和搭档便制作一集专属的播客内容,两人来一场竞赛,分享各种关于旅馆的恐怖鬼故事。

如今,播客创作者人数是越来越多,然而终究无法构建一个商业盈利的模式。温智聪直言,制作播客节目仅仅是业余爱好,可以提高个人知名度,但无法流量变现。纵使有广告合作机会,也是一笔额外之财,无法保障创作者每个月有固定收入。

声音经济是一个未来趋势,相较于中国、香港、台湾,本地中文播客市场依然很小。“当初我加入播客领域是为了兴趣,接下来还是一样以兴趣为出发点,没有想过把播客当成全职工作。”

播客文化日趋成熟,本地Astro电台也在2019年7月份推出SYOK应用程式,民众除了可收听25家电台频道内容,还有“SYOKcast”播客节目,观看小视频和参加有奖游戏。
播客文化日趋成熟,本地Astro电台也在2019年7月份推出SYOK应用程式,民众除了可收听25家电台频道内容,还有“SYOKcast”播客节目,观看小视频和参加有奖游戏。

延伸阅读:

【Podcast实录/02】抓紧潮流 次文化也能发光发热

ADVERTISEMENT

相关稿件:

【注册商标大小事/01】注册商标  做好细节很重要

【音乐.视频版权不可不知的事/01】网络翻唱会侵权?音乐不是免费的……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