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01/05/2021
远程医疗咨询 筹购制氧机 ‧ 海外印裔 千里救同胞

住在悉尼的印度裔医生雅都辛忙着通过WhatsApp、电话和视频来帮助求助的印度同胞和亲友解决一系列紧急问题,包括安排入院、提供医疗咨询等。(法新社照片)
住在悉尼的印度裔医生雅都辛忙着通过WhatsApp、电话和视频来帮助求助的印度同胞和亲友解决一系列紧急问题,包括安排入院、提供医疗咨询等。(法新社照片)

(悉尼/新加坡30日法新电)印度每天超过30万人染冠病的严峻疫情,让移居海外各地的印度裔社群倍感焦虑,纷纷试图从千里之外想方设法提供帮助,解救故乡的亲友和同胞。其中,澳洲悉尼医生雅都辛就通过电话、贴文讯息和视频通话,提供远程联络印度国内的医生救急、给予非正式的医疗咨询等,为水深火热的印度同胞尽一己绵力。

这位心脏科医生在澳洲时间凌晨4时终于为其侄女的丈夫找到一张病床,但患者必须驾8小时的车程离开疫情严峻的德里才能得到救命的氧气。

雅都辛:电话联系寻医生病床

雅都辛在悉尼郊区的办公室里告诉法新社,“过去四五天,他们非常的困难,情况极具挑战性。实际上,在1万公里之外的地方,我们实在做不了什么。”当地的印度社群曾考虑过向医疗机构运送诸如制氧机等,但雅都辛知道他们将很难获得,而且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到达印度,对病例快速激增的当地可谓无济于事。

过去两周,雅都辛一直在使用电话通过联系人来帮助在印度的亲友和网上的熟人。他设法在社媒WhatsApp联络到一名呼吸道专家同学,要求后者向印度当地的医生提供更有效的治疗咨询。他也提供关于发烧、氧气饱和水平、何时需要就医或服用退烧药等非正式咨询。有一次,他在凌晨3时30分在推特接到一名住在加州的友人的讯息,要求他为生病的亲人看病。他在推特上把那名患病妇人的资料传给德里一名议员让后者帮忙,后来雅都辛收到该名妇女的亲戚的讯息,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但有时候,给予指导和希望仍是不够的。他的侄女的家婆染疫病情严重,他要求在印度一家医院的前同事帮忙,但因为没有重症监护病房,病人一个小时后去世了。雅都辛说,他失去了3名亲人,其中一人才在他受访的前一晚去世。他担心印度政府管理不善,使印度的疫情继续恶化下去。

茜玛德甘:远程抢购药物氧气

住在新加坡的茜玛德甘放弃了工作,每天在社媒平台WhatsApp上为身在印度水深火热的同胞解决他们发送来的各种求救讯息。她致电给供应商,抢购亟需的药物和氧气。

面对眼前巨大的任务,忍住泪水的她告诉法新社:“真是太难了,我们将失去很多的生命。”

不管筹集了多少钱,空的药店货架上也不可能神奇地重新列满药物。必须要先物色到制氧设备和制氧机,下订单然后发货,才有可能开始挽救生命。但一个破碎的医疗保健系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重建。

过去两年住在新加坡的荷兰籍印度裔企业家德文感叹,“这是前所未有的情况,不是你想做出贡献,就会有人受惠。”

纳雷什:被求救讯息淹没

拥有1.5万用户、新加坡印度社区女性论坛“Ask Abu Dhabi”脸书网页的经营者纳雷什告诉法新社,来自孟买的她已被寻求帮助的讯息所淹没,论坛的许多成员都失去了父母和亲人,有的在医院里苟延残喘,有的亟需药物和氧气,而她感到很无助,甚至不敢看WhatsApp讯息。

她说,她的团队正在协调帮助购买在印度被广泛用于治疗冠病的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一般注射一剂瑞德西韦的费用为12美元,上周升至120美元,两天前涨至600美元,现在她的团队根本找不到任何瑞德西韦。

当地建联系网络调动物资

德甘的WhatsApp志愿者小组已增加到257人,绝大部分为在新加坡的印度裔。他们筹集了10万新元,并至少运送了60台制氧机到印度,也已另外订购了200台制氧机,其中大部分来自中国。

在德里的一个非政府组织的帮助下,他们建立了一个联系网络,以联络血浆捐赠者,并让民众可获得瑞德西韦、食品、冠病检测剂、医院病床、医生和救护车。 

在新加坡的印度裔德甘放下手头日常的工作,投入远程拯救印度同胞的行列中,在家中通过社媒和连络网为印度提供紧急药物等。(法新社照片)
在新加坡的印度裔德甘放下手头日常的工作,投入远程拯救印度同胞的行列中,在家中通过社媒和连络网为印度提供紧急药物等。(法新社照片)

为印度冠病灾难筹募救援基金的组织者之一的印度裔帕特在伦敦的一座印度庙前留影。他与数百万海外印度裔一样,对印度的疫情深感忧虑。(法新社照片)
为印度冠病灾难筹募救援基金的组织者之一的印度裔帕特在伦敦的一座印度庙前留影。他与数百万海外印度裔一样,对印度的疫情深感忧虑。(法新社照片)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