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昔日专栏迷你相馆
7:20am 10/05/2021
Frank Wong/沙发里的袜子
作者: Frank Wong
(摄影:Frank Wong)
(摄影:Frank Wong)

躺下来的那一刻,我的后腰被刺了一下。皮革沙发买回来有15年,中间磨破了一个洞。约莫直径2公分的洞口,底下那厚重的海绵,已被弹簧刺穿。伸根食指进入洞口,摸得到一支倒钩的弹簧锋利向上,人的重量往下一压,迟早会发生意外。于是寻来一只旧短袜,将其扭成螺旋状,一点一点往洞口内塞,沙发吞噬了它,而它填补了沙发的缺口。

“家是一个词,还是在你心中?”那是英国歌手莫里西的词。今晚重看《无依之地》,外头零星烟花爆破声陆续传来,戏里冰冻沙漠中圣诞快乐。这个独自留守家中的夜晚,我用了一个最土的方式,修补了沙发的一个洞。刚刚打开脸书,看见一个朋友一个人用餐的视频。她咬一口薯条,说这个是孤独的滋味。我咀嚼着我的晚餐,心中默念彼此彼此。大约每隔15分钟,我就会伸食指进去那洞里。那是一只起了毛球的黑色短袜,它安静地躺在里头。我已经暗暗打算,如果有一天它继续往下沉,最后消失在沙发里,我还有另一只可以待用。戏里的芬恩,正在听她白发苍苍的朋友述说往事。许多年前,在阿拉斯加某个河里撑独木舟时,他遇见了悬崖边挂着数百个燕子的巢。那时水里倒映着飞鸟,她仿佛与它们齐飞。刚孵化的雏鸟蛋壳掉落在河里,浮在水上。如果有一天我死了,请把一块石头投入火中,来纪念我。她说。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安抚不安灵魂和无止境探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白人男人们在脸书组群里争执爵士黑胶的版本。互道消息有时,炫耀有时,叹息有时。每次看见有人说,自己无法再负担多一片25美金的再版唱片时,我都会觉得不可思议。25美金,在美国只能够买两个巨无霸套餐。凌晨1点钟,我把灯熄灭。坐在漆黑的客厅里,播一张纽‧杨的演唱会。《无依之地》里没有电脑,也几乎不见手机(教人摒弃世俗回到自然的白胡子大叔倒是有YouTube频道)。只是既然纯粹的瓦尔登湖已不在,梭罗再世也是枉然。芬恩的姐姐说游牧就如拓荒,其精神同样让人嘉许。语气轻柔有礼,把话说好说圆了。深夜里纽‧杨轻飘飘的声音,可以传多远呢?我一直都没有听到过这座公寓里有音乐的声音(也许就只有那么一次两次)。是因为隔音太好?还是从头到尾都只是我一个人在听?芬恩的车里,也没有任何音乐。她的音乐都是在路上遇见。弹琴的老吉普赛,唱歌的牛仔,合奏的父子。芬恩的车里,最珍贵的是父亲留给他的一套碟子。它们叫做“秋叶”。而〈秋叶〉,它是一首许多人演奏过的爵士曲子。那些大雪之夜,困在车里的人,是如何度过,我想像着自己的焦虑。芬恩走入林中,赤裸浮在水上,她惆怅面对着大山大海。荒野的虫鸣声,惊涛骇浪的巨响,会好听吗?黑暗中的我,再次将手指探入沙发里,确认那只黑色袜子还在。站起身,换了一张唱片。

更多文章:

Frank Wong/往星空

Frank Wong/乐三帖

Frank Wong/致图力亚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