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昔日专栏迷你相馆
7:50am 21/06/2021
Frank Wong/酒与舒伯特
作者: Frank Wong

(摄影:Frank Wong)
(摄影:Frank Wong)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柔光中的伏特加酒杯腰身丰满,冰镇过的杯子,表面凝了一层水气。朋友说喝吧马丁。放松些。大胡子提起:有位哲学家说,血液里酒精含量若低于0.05%,人就会变得沮丧,所以人得要不断饮酒以保持镇定、有趣和大胆。马丁终于咽下一口。眼神涣散,若有所思。再灌下一杯,低垂着眼。眼中有泪光。我没有地方想要去,也没有人想要见。马丁哽咽了嗓子。昨晚他问妻子:我是不是以前那个我了?早上,马丁从冰箱取出碎冰,为自己斟了半杯伏特加,到房里边听柴可夫斯基版本的《暴风雨》黑胶边备课。他半仰着脸,法国号及长管的声音包围着他。那天的历史课,马丁仿如变了另一个人。又或者是说,他变回了年轻时的他。他问同学啊,你们会选哪一个人呢?一个身患残疾,对妻子不忠的烟鬼,一个肥胖,酗酒至深夜,连输3场竞选的失败者,还是一个爱小动物,尊重女性,不烟不酒的战争英雄?当然是第三个。同学们异口同声。马丁将照片一一贴上。罗斯福,丘吉尔,而第三人,是希特勒。这个世界从来跟你们期待的不一样。马丁说。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最先留意到的,是每个空间都充满着音乐。书房里一扇大玻璃窗,窗外正午的阳光温柔地拥抱那一大片的树木。马丁坐在房里发呆,背对着你,桌上有一组喇叭,右墙一幅巨大的画;在音乐教师朋友的工作室里,大胡子又提起了一位喜欢在清醒与半醉之间演奏的钢琴家,说来首他的舒伯特吧,之后就听见了那首F小调幻想曲。镜头划过众人安静的脸,停留,马丁嘴角扬起,角落是个迷你音箱;某个下午,萨泽拉克鸡尾酒杯里的冰球晶莹剔透,尽是一片琥珀色。黑胶唱针落下,众人随歌起舞。大胡子将胆机的声量又再扭大了一些。他们说的,我都懂。一个血液里容不下0.05% 酒精的人,看懂了这电影里的一切。音乐跟酒一样,都是不求甚解只求美好的事物。酒国里的乌托邦,音乐里也有。仔细去看,那些把血液灌满音乐的人,眼珠子变得像颗玻璃弹珠,蒙着一层亮晶晶的物资,像喝醉了的人。Another Round。再来。深夜里深陷的眼圈说。

紧张的年轻人喝口水。你必须接受自己会犯错,会失败,才能更好地接受他人。可以举例吗?口试老师问道。我啊,我就失败过。已经留级一年的学生说。他真的不能再待下去了,他跟老师倾诉。北欧的天空,如此遥远而又触手可及。我时常跟身边的人说:阳光晒在每件衣服上,不管是谁把它挂出去的。后来,单身的体育老师带着他那已经行动不便,连尿尿都要人帮忙的老狗坐上了小船,在夕阳中自杀了。此时舒伯特那首幻想曲再次响起。马丁在车里红了眼。那是1828年的作品,舒伯特于该年离世,死时孑然一身。朋友丧礼的那天早晨,3人在光里与毕业生们饮杯。妻子发来短信:我想念你。非常。马丁终于迈起舞步。在那蔚蓝的海水边上,他闭上眼睛奔跑了一圈又一圈。青春是什么?是一场梦。爱是什么?是梦里的一切,齐克果说。

更多文章:

ADVERTISEMENT

Frank Wong/触摸鳄鱼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