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开门见山
9:00pm 11/06/2021
黄泉安.马来统治者会议后,首相如何读茶叶?
作者: 黄泉安

5个月前(1月12日),首相取得国家元首允肯,政府遂以专注抗疫为名,实施非军政、无戒严的“公众卫生紧急状态”,截止日期是8月1日,相关指令现已步入黄昏阶段,最后50天倒数已开始!

开斋节前,在野党请求觐见元首禀报疫情肆虐下的民情民声,同时要求提早撤除国会停摆的规定。节庆过了,元首坐言起行兑诺,把政治领袖逐个召进皇宫禀述,但政客不忘消费危机、借题兴风作浪本色,政治时空因而顿时风起云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臣民觐见元首原是平铺直述的君臣交汇,平日风平浪静无甚政治色彩,但此刻疫情恶化,国家受逼实施全面封锁,岂料中央政府在标准作业程序上反复无常,给商家与人民带来困惑和麻烦,哀声四起。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最令人沮丧的,是数名处理全封抗疫的关键部长,竟然表现无能,短短一周的全封执法就已发生“灾难性”部门对杠和重点错失,直接受影响受打击的,不外是最高统帅慕尤丁首相本身。

网络流行关键词“#KerajaanGagal”红透半边天,就是直打慕尤丁领导的国盟政府,责无旁贷。人民细数不满的范围,包括疫苗接种计划与时间表脱节,确诊和死亡人数攀高不下,新变种与活跃病例逐日增加,“全封不紧锁”怪象造成条例混淆、市面萧条,国民看不到暗长隧道尽头的曙光。

其实,人民疾苦最大声的吆喝,是来自全民的B40及M40阶层,不单只局限于马来友族的困境而已。

ADVERTISEMENT

人民的怨怼,是对准财政部长报喜不报忧的伪形态,这轮全封只搬动50亿令吉资金来济民,杯水车薪;此外,银行借贷又不获自动暂缓摊还期,疫情一日不消除,手停口停穷境下恐将爆发全民叛逆现象,若无对症下药的济民良策,怒气缺堤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就在此种复杂氛围下,国家元首决定从6月9日至14日召见各路政治领袖,针对疫情、紧急状态、经济及何时大选还政于民的话题,听取民众代表的意见。

无独有偶,5月底各路部落格开始出现投石问路的话题,认为紧急状态既然难以达臻抗疫指标,“非常时期就极需非常措施”,应该考量成立类似1969年紧急状态时期为保局势稳定的国家行动理事会(Majlis Gerakan Negara),简称MAGERAN,取代现任政府,直至疫灾完全受控。

跟着,我在朝野政治朋友与各语文媒体人日常交流的短信私聊组也闻歌起舞,对MAGERAN选项热腾讨论起来。

随后,有心人开始广传,政坛冤家马哈迪与安华两人觐见元首前,曾于5月28日私下通电话,但内容不详。

5月30日,MAGERAN谣言开始水落石出,希盟执政中央时期首相经济顾问、前国库研究组总监莫哈末阿都卡立博士突发马来专文,为效仿1969年MAGERAN的用心提出新论述,引人注目。

ADVERTISEMENT

记得2013年,莫哈末卡立出版名为“不平等的色彩”(Colours of Inequality)的畅销书,主要论述是,即使国家收入日益增长,但贫富鸿沟却出现令人担忧的高企失调现象。因此,有必要摈弃国民收入选项,改以国民拥有的财富资产作为衡量国家财富分布失均的替代辩论。

6月10日,马哈迪觐见元首后即刻召开网络直播, 证实个人已向元首建议成立类似1969年MAGERAN的机制以接管政府, 并自我推荐由他本人来领导此国家行动理事会。由此,我们可以推测马哈迪倡议成立MAGERAN的灵感来自何方。

就是因为成立MAGERAN的提议人身分曝光,也令MAGERAN的合法性及可行性,即刻见光死。理由很简单,这与去年2月马哈迪在元首面前辞卸首相,后又自荐担任过渡首相的贪妄邪念,有何分别?

说实在,成立MAGERAN以取代时任政府,首当其冲的枪靶又是慕尤丁。事情是这样,元首接见政党领袖议程尚未完毕,国家皇宫总管即刻发表文告说,元首将于6月16日召开马来统治者特别会议,并由元首亲自主持。

最受关注的要点,是总管文告也补充616召开的马来统治者特别会议,将是类似国家元首于2020年10月25日召开的马来统治者特别会议,意即统治者将私自会议和达致议决,无需各州州务大臣陪同知事。

为何说2020年10月25日的语境非常抢眼?原因是,就在去年当日召开的马来统治者特别会议,慕尤丁正值国会政权风雨飘摇时刻,首次请求批准实施紧急状态却被元首断然拒绝,这实例的意义是非常彰显:“宪法虽规定朕须听取首相谏言,但若事关颁布紧急状态选项,宪章下亦须顾及国民利益而有所定夺。”

ADVERTISEMENT

英式成语有道:明君贤相必须懂得“读茶叶”,从纤小征兆预测未来。此刻,成立MAGERAN取代现任政府,项庄舞剑志在沛公,为求自保,慕尤丁读茶叶的功夫是否到家?

让我做个魔鬼的代言人,1969年MAGERAN用意是要逼走促成大选时马来政权式微的代罪羔羊东姑阿都拉曼,MAGERAN领头羊人选是其副首相敦拉萨。现今慕尤丁似有先见之明,上台后从未委任任何人为副手或继承人,去掉毛遂自荐的老马,主催MAGERAN的心水领袖人选,会是谁?

当今内阁过分臃肿,正副部长近百人,而且多数滥竽充数,成立MAGERAN即能解除所有部长官职,替纳税人省钱抗疫,再暂把执政大权交予约10人组成的政治寡头(oligarchy)掌管,不算好事吗?

1969年MAGERAN掌权21个月又7日(1969年5月16日至1971年2月23日),过后国家重归正轨,实施逾30年的新经济政策到头来也无疾而终。同样期限,到时我国疫情也该落幕,但能庆幸保住江山和无辜的庶民吧?今年初,元首既然恩准实施紧急状态,现又回到解铃还须系铃人的路口了!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