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3/06/2021
【爱华文(十)】“老师,會爆炸吗?”(刘桂心 篇)
作者: 刘桂心(居林)
学生们做科学实验,快乐中学习。
学生们做科学实验,快乐中学习。
学生们做科学实验,快乐中学习。
学生们做科学实验,快乐中学习。
学生们做科学实验,快乐中学习。
学生们做科学实验,快乐中学习。

“老师,这是你儿子啊?”

“老师,你买鱼啊,我挑新鲜的给你……”

身边的儿子拉着我衣角:“妈咪,安哥怎么唤你老师啊?你教过他吗?”

这就是大众对老师的敬重,走到哪儿,人人都这般称呼你,异族朋友也是cikgu前cikgu后地跟你打招呼,学生对老师更要恭敬有礼;但这不是当老师最令人羡慕的原因。“铁饭碗,半天工,假期多”,是一般人对教书这行的轻描淡写,至少我那个年代是这样。铁饭碗没错,但老师上半天“放工”后,有多少人知晓他们的下半天、周末、学校假期都没有闲着(目前很多学校已实行全日制),拟考题、批改试卷、课外活动、大大小小的会议、集训、带队,还有日常的备课,准备教具、教材,检查学生作业及繁琐的文书工作等等。对于还要兼顾家庭的老师来说,老师的生活,以“一根蜡烛两头烧”来形容也不为过。

然而忙碌也好,辛苦也罢,如今回首来时路,搭上了执教这班列车,终归是我人生最富意义的使命。我毕业后报到的第一间学校是霹雳州的亚罗邦须国中(位于峇眼色海10公里外的小村庄),两年后来到大山脚的武拉必国中,不知不觉竟在武中度过了26年的岁月,学校成了我的第二个家。感恩教学路上有无数个志同道合的兄弟姐妹共事,彼此建立了长久的友情,更有数不尽的师生情缘,滋润了我的生命。

课堂可以是剧场

刘老师(按:作者自称)主科高中化学,目标群为十六七岁的理科生,回想当年初出茅庐时资历浅,庆幸没有被刁难。后来学校来了另一位化学老师,她(许老师)是我大学学姐,从此与我亦师亦友,教学路上相互切磋,加速提升我教学的自信。这二十多年来我值守执教的岗位,不去想自己所不能为,凡事以尽心尽力的信念为本。满腔的热忱,同事间的互助及上司的提点,都是我前进的动力。你说年复年从事同一份差使会感觉厌倦吗?于我而言,我挺享受教学授课过程的。只要用心备课,课堂可以是剧场,让学生随着剧情的高潮迭起参演其中,课堂也可以是电脑游戏的场景,学生边学习边战斗、一关关突破自己。另外,教理科化学比其他科目多一分难度,老师必须时刻自我提升,天天超越自己,因此工作还来不及厌倦,就这样一年过了又一年。

半哄半逼学生多说“化学语”

教化学为何比教其他科目多一分难度呢?(或者该说,是不一般的难度吧。)虽然化学跟我们日常吃的用的都息息相关,但化学科的基础少不了看不见的(抽象的)粒子、原子、元素等,物质名称往往也跟日常名称有所出入,例如食盐称氯化钠,铅笔里的物质并非“铅”而是碳。煤炭又有别于木炭,“加热”与“燃烧”须清楚辨认等等。加上大部分的化学词汇在日常里都很少听见,因此化学除了是科学,也是一门“外语”。为此刘老师上课时经常把重点及关键词,重复说上好几遍(想必是啰嗦之极)加上半哄半逼,要学生多多说“化学语”。另外,把“化学作用”写成“化学方程式”也是须多多磨练的技巧,这时我会让学生以战斗的方式,过关斩将,闯关升级。刘老师也把学生分成小组,让同学轮流当小老师。当学生们展露自信的笑容时,你知道他们已经上轨了。

高中的化学课程活动纲要里,做实验的次数还真多。学生们都很爱做实验,对化学变化好奇不已,我也尽可能满足他们的渴望。刘老师有时也会“变魔术”,让学生们一起围观,当中总有学生爱问:“老师,会爆炸吗?”别以为他们害怕,那可是他们最期待的。虽然实验最终没引起什么爆炸,但观察化学变化始终能让学习更锦上添花。中四有一个研究碱金属特性的实验,可在老师的严格监督下来个小爆炸,学生看乐了总会顽皮地嚷着:“老师老师,再来一次更炸的!”不过话说回来,化学老师年复年与化学制品为伍,虽存在健康风险,但因职责所在,唯有步步为营,也同时教导学生辨认有毒的化学物及正确的处理方式。

给SPM考生“炖补”

在课堂上与学生开心互动虽然乐趣无穷,但学生爱上你的课,只是成功的一半,校方和家长终究要的是成绩。回想过去的教学经历,把中四生带上中五,背负着一批接一批的SPM应考生,当中的艰苦和辛酸也许只有同行能体会。还记得当年为了能掌握及指导学生精准的SPM作答技巧,多年来我不惜牺牲年底的长假,加入批改SPM试卷的行列,可谓既劳心又劳力。平日除了正规授课,刘老师还会不定时给“弱学生”“炖补”(学校假期免费加课),让他们赶上进度。教育局、校方、家长都把学生成绩的重任托付予老师,但很多时候真实情况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因此老师们除了给予学业上的辅助,还要想方设法激发考生的斗志,教他们时间的规划,读书(学习)的技巧,甚至驱除懒虫的法门……这实际上是一个过程,需要长期监督,不是三言两语就可奏效。总的来说,中五的学生只要一天未步入考场,老师们则一天不得松懈啊。

英语授课,挑战可真不小

刘老师的执教生涯,上半段是以马来语授课,渐渐练得一口还算流利的马来语,下半段则因英语教数理政策(PPSMI)而改以英语授课,一个突然的转变,着实教人措手不及。由于平日鲜少用英语交谈,对我们这一代从中学到大学都以马来语为媒介语的生力军,英语授课这挑战可真不小啊。除此之外,我多年来收集的血汗(教材)也全被打入了冷宫,唯有再次从零出发,披星戴月重新制作英语版教材,还得把已经烙印在脑海的马来词汇一一以英语取代。那时除了忙于备课,还得埋首自修英语,及参与培训课程。庆幸的是,当部分学校于十多年后又转为国语教数理时,我的学校在双语政策下(DLP),依然保留了英语授课。想想若再一次转变,刘老师恐怕心力早已耗尽,不胜负荷了。

刘老师除了教化学,也教过其他科目如物理、普通科学、数学及体育等。老师除了在学术上须不断精进,在塑造学生品格方面也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每个学生都有他独特的背景和习性,品学兼优者自然是人见人爱,功课差一点的也不难应对,但总有一小部分令人头痛的“问题学生”让你没好日子过。生性怠慢无心向学者有之。终日忙于课外活动或半工读无暇顾及学业者,有之。逃课的、不交功课的,有之。经常缺席,被追功课时跟你玩躲猫猫的,有之。更甚的还有目无尊长冥顽不灵的小阿飞。这些都是老师们长期必须面对的考验与磨练,菜鸟老师执教几年后才明白所谓的“教书”,授的不只是学识,难怪老师被称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高帽子刘老师不敢戴,但求教育路上与学生共同学习,他们学当好学生,我学当个好老师。值得一提的是,学生们即便曾被罚被骂,不只没怀恨在心,还会在若干年后对老师表达谢意。

老师的孩子很会读书?

常听说老师的孩子都“很会读书”,也许吧!但很惭愧在我家这句话没应验呢。唯能让我欣慰的是,在孩子们的成长过程中,一直有这老师妈妈的陪伴。打从老大上托儿所开始,一直到老幺中学毕业,他们都与我共车往返学校,上学路上有妈妈的唠叨,放学路上便是他们急不及待“报告新闻”的时刻。多年后才发现,原来每趟约20分钟的车程,竟是我们母子最美好的亲子时光。不管是自家的孩子,还是学校里的孩子,我觉得学习的重点在于自己是否曾经竭尽所能奋斗过,而不能单以学业成绩来评定他们的前途。教育是一个过程,父母和老师都应该成为孩子的伯乐。如果他是鱼,就引导他游向大海。如果是鸟,就带领他展翅吧。

学校虽是学生学习的地方,但也是老师成长的家园。这一段教学心路历程,虽说是本着一片赤子之心陪伴学生成长,慕然回首,原来也是学生陪我成长呢。挥别杏坛,没有家财万贯,心却是富足的。感恩。

2018年告别杏坛。
2018年告别杏坛。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