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昔日专栏迷你相馆
7:50am 24/05/2021
Frank Wong/第三波
作者: Frank Wong

(攝影:Frank Wong)
(攝影:Frank Wong)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浮点】

将灯全关上,可以更清楚地听见那从右漂至左的琴声。大键琴、合成器、钢片琴交错形成琶音延长行进。在每一口气的末端,可以聼见牧羊人桑姆放开踏板时的声响。法老的萨斯风居中,每个乐句都近乎带点迟疑,沙哑。法老80岁了。他在访问里说:我很久没有听音乐了。我听水波的声音,火车到站的声音,飞机起飞的声音。我在黑暗中尝试触摸那皮革沙发座位上的洞口。那是第二只袜子。在它下方,还有某一天晚上割出来填好空隙的两小块海绵。第一只袜子已然不知所终,想是永远出不来了。弦乐在第六乐章涌入,拉出了如歌的长句。空旷,一望无际。那是串流播放软件里头最多人聆听的乐章。那是时代的声音。我再次起身,这次将灯全开,拿出剪刀,将左右两边音箱的喇叭线拔出,修剪起来。

【家务】

不急不躁,如同解一题烂熟的数学。偶尔闭上眼睛,只用手指去感受。眼前一盏橘黄灯管亮着,心中数:3个。2个。1个。将水槽边缘擦干。结束。10分钟过去。夜尚浅,但睡意来袭。在昏暗灯光中阅读(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我总开最少的灯)川本三郎的书,读他写的食物。又或是纯粹看那目录:喜欢相扑的拉面店/德国阿姨的与猫饭/清晨的豆腐店/O先生与秋刀鱼/多线鱼与流泪老人/甲州的海豚肉,竟也有点感慨起来。空室里哔一声响,是洗衣机。逐件取出挂上,阳台外可看见对面的医院宿舍公寓挂满的七彩灯饰,一整夜都在闪耀着。

【大逃杀】

过于无聊的周末下午,重看的一部电影。不,应该说是为了确认自己是否看完过这部电影而看的。见网红互相厮杀,于是看《大逃杀》,只是应景而生的决定。电影剧情老套,一切的不着边际都在预料之中。全片最精彩的一刻,应该是其中一位同学瞎起哄,北野武飞出一刀的那一瞬间。皆因我也不大喜欢太吵闹的人,对杂声有厌恶,时常会为了车子里的神秘声响抓狂。可能是一个硬币,又或只是拐弯时一支滚动的笔,总之是誓要找到声音的根源为止否则不罢休。乡下夜里的蛙鸣,海边无止境的浪声,偶而听听无妨,如果永不间断,那是一种折磨了。

于是我住在城市里,日夜紧闭着门,怀念过去乡镇里看见的椰树,听过的海,还有孩子们在海滩上推起沙时发出的微妙声音。

更多文章:

Frank Wong/沙发里的袜子

Frank Wong/往星空

Frank Wong/乐三帖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