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5/06/2021
病毒起源八卦满天飞 · 石正丽:泄漏说词毫无根据
石正丽:“我确信我没有做错什么,所以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石正丽:“我确信我没有做错什么,所以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华盛顿15日综合电)武汉病毒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科学家石正丽驳斥了实验室泄漏说,形容这是“毫无根据”的。

石正丽罕见地接受《纽约时报》专访时补充:“我确信我没有做错什么,所以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罕见以电邮方式接受访问

根据《纽约时报》,石正丽罕见的以电子邮件的方式接受访问,谴责实验室泄漏相关怀疑是毫无根据的,包括她的几名同事可能在冠病疫情爆发前就已经生病的指控。

冠病病毒在武汉首次出现不久后,武汉病毒实验室成为病毒溯源的一个方向,石正丽也因此成为焦点。对于许多美国政治人物和科学家来说,她是确认病毒起源的关键,而站在中国政府的立场来看,她是对抗病毒的英雄,也是“阴谋论受害者”

报道说,两周前通过手机联系到石正丽时,她回应称,由于研究所相关政策,不愿直接与记者交谈。

石正丽当时表示,“我怎么能为没有证据的事情提供证据?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向一个无辜的科学家持续泼脏水。”

报道称,她在那次短暂的、事先没有安排的谈话中的声音因愤怒而提高。

针对有报道引用美国情报称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三名员工在2019年11月就出现类似冠病的症状到医院寻求治疗,石正丽在随后的电子邮件中回应表示,没有这回事,并说:“如果可能的话,你能提供这三人的名字来帮助我们调查吗?”

她还表示,她的实验与功能获得研究不同,因为她的目的不是让病毒变得更危险,而是了解病毒如何跨物种传播。

她说:“我的实验室从未进行或合作进行过增强病毒毒性的GOF实验。”

报道指出,石正丽曾带领探险队进入洞穴,从蝙蝠和鸟粪中采集样本,以了解病毒如何从动物传染给人类。2019年,由于在该领域的贡献,她成为美国微生物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Microbiology) 109名科学家之一。

指特朗普应向她道歉

石正丽去年7月在接受《科学》(Science)杂志采访时表示,特朗普应该向她道歉,因为他声称病毒来自她的实验室。

她在社交媒体上说,提出类似问题的人应该“闭上你的臭嘴”。

石正丽还指出,问题政治化削弱了她调查病毒起源的热情。她转而专注于冠病疫苗和新病毒的特征,并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已经平静下来。

许多病毒学家坚持认为,冠状病毒很可能是在实验室以外的环境中从动物传染给人类的。但由于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这是自然溢出,更多的科学家和政治家呼吁对实验室泄漏理论进行全面调查。

支持这种理论的人认为,石正丽所在的研究所研究人员可能从野外收集或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比如在蝙蝠洞里。也有可能是科学家偶然或刻意设计创造了它。无论哪种情况,病毒都有可能从实验室泄漏出来并感染了工作人员。

北京此前允许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个专家团队访问中国,但对他们的准入范围进行了限制。当世卫组织团队在3月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实验室发生泄漏的可能性极小时,该结论受到美国质疑。

美国总统拜登上月27日下令美国情报机构要在90天内厘清病毒起源究竟比较可能是动物传播还是实验室泄漏。

刚落幕的G7峰会领导人则在会议上敦促中国参与对冠病病毒起源进行新的调查,拜登称,他们讨论到了进入中国实验室的问题。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