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5/05/2021
​陈驹腾 从“华中”朝向国中之路

整理书桌下的旧报刊,掉下了一本旧刊物。那是孙儿三年前在芙蓉振中的高中毕业刊。我翻开一看,便将它掩上,内心难免唏嘘一叹!

振中改制为国民型中学已超过一甲子,我还记得当年改制之初,我高中毕业离开该校时,手上还拿着一本以华文编写的毕业刊,如今拿起孙儿的毕业刊时,由封面到封底,内容图文并茂,但印刷不算精美。

振中校方与董事部应感兴奋,他们已成功的将80%的图文印在特刊上,教育当局更感满意,由华文独中改制成国民型,已取得成果。

一本毕业特刊,仅有数页华文内容。我们不能怪振中校方与董事部,像一所每周仅5节共200分钟华文课的振中,有这样的成绩已算不错了。只不过我内心一直在嘀咕,振中也像其他全国改制国民型中学一般,被列为“华文中学”(简称华中),这个名堂就已值得我们商榷,它是否适宜称作“华中”?

我在振中经历过由华文独中改制为所谓“国民型华文中学”的历程。1957年,“振中李鸿章”、已故董事长叶茂达与教育部签约改制时,后者同意让改制的独中拥有更多的华文地位(并非似今日的仅剩每周5节共200分钟的华文课),这个承诺去了哪里?

2012年7月5日,由森华堂办的“森董联会与行动党交流会”,森州行动党主席陆兆福国会议员在谈到芙蓉振华中学与教育部所签署的那份“改制契约”时表示,此份契约在国会获得承认。

原来他的所谓国会承认契约的存在,只是“将给予国内国民型中学”拨款而已。陆氏对当年契约内给国民型中学更多时间授华文课的问题却未有提到,但这才是华教的切身问题。

无论如何,我倒很赞赏森董联会署理主席张志开在当时的讲话。自1957年叶茂达率全国之先,将芙蓉振中宣布为国民型中学,同时接受政府全津后,短短的十几年间,全国便有70余间华文独中尾随振中之后,宣布接受政府全津而将学校改制。

张志开指当时的马华曾声称,改制学校的费用由政府承担,而且三分之一的课程需要以华语作为教学媒介语,可是,如今很多改制中学已经变质。

所谓改制中学已经变质,莫非是将国民型中学变为原型,返回独中时代?非也,而是进一步将国民型改为国民中学!

张志开的谈话并非无的放矢,2003年12月28日,振中家教主席兼分校筹建会副主席邱亚来率团拜访吉打吉华二校进行交流,他向报界发表他此行是在振中获得分校准证后,想像吉华二校般,申请将振中分校改为振中二校。

邱亚来的解释,改为二校后“可以拥有独立行政管理层”,换言之,一旦成为二校,可以拥有本身的董事部,可以处理二校的政府拨款及民间捐款,让两校各自为政。

但是,振中二校由分校转为二校,本身也诚如张志超所形容“变型了”。根据副教长马汉顺解释,政府所发出的准证,振中二校是“政府资助国中(SMK)”,换言之,国内又增多了一所国民中学。

不过,振中二校可聊堪自慰的是,该校被允许以国民型学校模式操作,可以享有国民型中学的特征,但政府还是将它视为“SMK”。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