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昔日专栏迷你相馆
7:20am 07/06/2021
Frank Wong/触摸鳄鱼
作者: Frank Wong

(攝影:Frank Wong)
(攝影:Frank Wong)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香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为何不可以香蕉作早餐?我问。心目之中,香蕉作为野餐的象征,代表着某种自由,甚至有点潇洒。沙滩上,旅途中,球场边,某人将香蕉的皮逐瓣剥开,露出纯白的果肉,三两口解决果腹,洒脱至极。在热带,香蕉垂手可得。熟透了的香蕉,总有吃不完的忧虑。家里挂着的一排香蕉,看着它一根一根消失,一股满足感涌起,像完成了一件了不起的事。这个时代,不浪费,是多么了不起。所以香蕉当早餐,不是因为营养,而是因为你知道,晨早起身,就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而你想起了沙滩上,旅途中,球场边的潇洒。这些地方总不断有股热风吹来。吃香蕉时,你仿佛感到了那阵风。它包裹着身体,有点不舒服,但你愿意承受。因为那是一种必然,因为你知道,香蕉不是终点,香蕉只是带你到某一个终点的方法。

【意大利】

做意大利面的那一天,我身体承受着巨大的疲倦。在眼睛只能半开的情况下,我将教学视频反复观看。视频不见脸,只是一把亮丽、爽朗、自信的女人声音。把水煮开,放入面条时将面条束一段扭紧,面条即会自动散开呈太阳光的状态。当然,“呈太阳光的状态”是我自己的想像。加入盐及油,面条就不会糊成团。炒蒜粒时我终于知道那是蒜燃烧的味道,加入大葱,又是另一个层次的气息了。人站在火的前方的时候,思考多了起来。一切电光石火,脑子里却是缓慢的,仿如平行时空。炉火前三分钟,世间已百年。一盘面,一道菜,即是亲情与爱情的桃花源。我边为自己的无知忏悔,边将肉酱倒入面中。当熟悉的味道涌起,你知道你做对了一切,也同时知道自己错了。

ADVERTISEMENT

【世界】

深秋。上野公园前的大街。女子张望着窗外,若有所思。回看这张照片时,才想起了自己也曾经坐在这个位子。只是没有这样注视过对面的街。那天晚上,我在窗前翻弄着Arnold Newman的过期展刊。那是从谷中路边买到的二手书。那天天阴,我路过复又回头。隔年重返东京,再到谷中,又回到同一个地点晚餐。这次坐得较远些,于是我看见了对面的街。昨夜我将照片放大,复又看见了街上的车,还有路过的人,他们被秋风吹起的衣襟。距离与时间一直在拉扯。有些事物,你因为时间而看得清楚了些;有些事物,你反而因为时间而印象模煳了。本以为是刻骨铭心的,没几年就忘光,无论如何都再想不起来。一些轻飘飘的事物,反而会不时反复咀嚼,后头才知道那是冥冥之中影响了一切的关键。遗忘是诗意般的存在,很多时候,回忆才是最残酷。有些地方你永远不愿意再到,纯粹是因为故人不再。有些地方你不介意一去再去,可是你只愿意跟某一个固定的人同往。仿佛另一个人的存在会沾污了这一切似的。

世界很大,我们的心很小。小得只能够容下那么少的人。而我们都渴望挤进去,固定那几个人的心里。亲爱的,有一天我们会一起再出游,像Iggy Pop缓缓在歌里念出:“终有一日,我们会到那个随心所欲的地方。在那里,我们可以触摸鳄鱼。”

更多文章:

Frank Wong/第三波

Frank Wong/沙发里的袜子

ADVERTISEMENT

Frank Wong/往星空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