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开门见山
9:00pm 25/06/2021
黄泉安.快500天了,看看别人也照照镜子
作者: 黄泉安

让我们虚心面对残酷的事实:冠病肆虐不分国度贫富悬殊,灾难性疫情开始引爆人类浩劫,各国备受人命损失和经济摧残,这是一场漫长的消耗战,复苏还很遥远。

冠病疫情爆发以来,医药界及时推出各品牌疫苗抗战,同时绕越惯常的临床实验严峻考证程序,火速取得世界卫生组织批准紧急使用授权书(EUA),但变化远比计划快,正当疫苗严重供不应求时,各类变种病毒株竟已蔓延世界各角落,杀伤力比原种病毒株更凶悍,世界文明顿时拥堵在十字街头,显得彷徨无助。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问题是:马来西亚是否具备足够能力和条件,去打这场消耗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长期抗疫需要源源不绝的资源,才能支付火速实践疫苗接种行动、持续深入民间进行职场筛检、科学追踪活跃感染群源头、增强公众卫生设施的种种开销。

同时,财政部也不能让国民在生活线上自生自灭,应紧随每一阶段管制令推展及时的扶弱济贫计划。

这些步骤,过去的一年半,我们做得怎样?

ADVERTISEMENT

别忘记,抗疫失败,从来不是国家的选项。我们除了要应对强国抢购疫苗的竞争压力,同时更须借鉴外国抗疫神话破灭的败点,警惕自己。

周四,新加坡《海峡时报》刊登该国贸工部长颜金勇、财政部长黄循财、卫生部长王乙康三人联署的评论文章,阐明人类必须学习如何与冠病共存,通过疫苗接种、广泛筛检、医药治疗与社交自律手法,今后若再听到有人受冠病感染,应对方式将会分外不同。

新加坡因忽略外劳综合宿舍区的感染力,早期疫情及每日确诊率原比我国严重,但政府被迫咬紧子弹对症下药后,疫情深受控制,也开始对外研讨开启边境绿道的安排。

持平而论,新加坡是东盟国家成功抗疫的典范,关键是部长各司其职但能以团队精神出发,疫灾当前,无人能充当天王天后。

最近,我也用些时间去浏览台湾媒体,收看台湾新闻和名嘴开讲的直播节目,从中规中矩的台视、TVBS新闻台到有时擦枪出火的东森,再看善借火爆蹭热度的中天、民视蓝绿对垒,发现台湾有个有趣的病态,竟与我国朝野的冠病口水战,非常相识。

过去,台湾也被视为成功防疫的模范生,最后竟突然爆发多宗本土社区感染,台湾人曾引以为傲的防治措施,究竟哪里出了破口?

ADVERTISEMENT

外媒多数“事前是智者,事后是诸葛”,把责任全算在蔡英文总统的错乱意识形态上。台湾现被当地民众视为“疫苗乞丐”,必须紧靠美国日本赠送及时雨疫苗才能应急,窘境毕现,看来事出有因。

综合舆论观点,台湾抗疫功夫之中途栽落,先是蔡英文绿营的造神运动作祟,把中央疫情指挥中心的指挥官卫福部长陈时中捧上青天如神助,高喊台湾是以超前部署为胜,实质上却出现安全错觉,外紧内松,同时毫不忌嫌地私撑利益集团营造短期内可能不获EUA考量的国产疫苗,这一连串滚动式因果,造成国民没积极响应疫苗接种的号召。

听起来,外媒好像也在影射我们马来西亚,不是吗?去年3月18日实施不同级别行管令以来,国家疫情与经济状况不见好转,要问谁负责?

国盟内阁臃肿,政府是由32部长、38副部长组成,但抗疫期间的主要角色,除了首相慕尤丁,似乎只见高级部长(国防)依斯迈沙比利、疫苗计划协调部长凯里两人每天比手画脚,间中也发表策略性声明。

至于卫生部长阿汉峇峇,角色形同新闻报报看广播员,照稿背书绝无惊艳,有时还会出洋相。

经济导向方面,财长东姑赛夫鲁嘴含银汤匙出世,言论策略不接民间地气,理财须听取上头指示才能发表决策,因而惯性报喜不报忧来刷存在感,救市规划不但杯水车薪,流程也一路慢半拍,去年底说好的学生电脑计划,到今天还在跳票。

ADVERTISEMENT

我国近500天管制令,SOP频频大U转,引来半生不熟恶评,病态像极了台湾的外紧内松,许多舆论都归罪于国际贸工部长阿兹敏的干预手段:

一、MITI部门揽权乱批非必需服务行业的运作准证,被内政部长亲自率队当众检举,后由媒体写真报道,备受奚落;

二、全封锁阶段必需服务行业运作准证的一站式安排,隔日即被贸工部颠覆,相传国防部长被逼上贴“关掉前门”推文来遮羞;

三、疫苗计划协调部长排妥各阶层接种程序表,贸工部竟中途推展“公私合作工业免疫计划”(PIKAS)变相插队抢疫苗,并比凯里的原定民众接种时间表提前于6月16日启动,直叫早在今年2月就登记接种的听话民众,讥羞自己为次等公民,必须等到花儿也谢了。

这里要问,我国抗疫的科学安全栓,摆在哪里了?

卫生总监诺希山讲话太官僚而不似钟南山的同温层,但可取之处在于言论仍引述医学科学根基,只是职位寄人篱下,讲话重点通常只能低调处理。

ADVERTISEMENT

举个例,诺希山最新汇报,我国已受冠病变异毒株病例侵袭,包括Beta及Delta变种毒株病例。至今,共已累计189宗冠病变异毒株病例,其中173宗被列为关切变异毒株(VOC),其余16宗列为观察变异毒株(VOI)。

截至6月23日午夜前,吉隆坡疫苗接种率为全国最高,总人口144万4557人,登记接种率100%,第1剂接种率高达46.51%(82万5010人)。

对比之下,雪州疫情最炙热,累计感染病例高达23万5120宗(等于71万6847宗全国累计总病例的32.79%,登记接种率是81.69%(387万8567人),第1剂接种率却只达11.19%(73万1294人)。

如果不是厚此薄彼,为何雪州苏丹也要跳脚,表示不满雪州疫苗分配不足?凯里避重就轻,不答就是不答。

更惊人的是,6月24日诺希山指出,吉隆坡虽是第1剂接种率全国最高,却被侦查到感染病例已在高尚社区并发,感染区域包括班台谷属下的国际山庄、班台丽雅区域,以及TTDI商业社区,累计筛检人数717,累计确诊病例221,感染率高达30.82%。

想问:有谁替诺希山按了警钟?疫情行管令快500天了,老兄!

ADVERTISEMENT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