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昔日专栏迷你相馆
7:40am 26/04/2021
Frank Wong/往星空
作者: Frank Wong

2845CFL2021-04-2416192402490688587834.jpeg

在截稿那天的夜晚,你偷偷看了一部电影。与平时不同,你提早将工作完成,疲惫但精神,于是乎打开了电视机,从硬碟里搜出一部电影。也许是因为一向来都有一个“有一天要将影碟里的电影逐部看完”,所以你在这样一个夜晚(你已经有一年没有看戏),选择了一部A排头的电影。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太空人罗伊,孤身被派往海王星寻父。途经月球遇上“海盗”,在往火星路上杀死两头狂性大发的猩猩,再从火星下的下水道潜入发射中的火箭,登机后杀光了人。过程一切都如此安静,一切都已理所当然。在接下来的79日里,罗伊一个人在太空舱里,饮食,悬浮,看父亲的旧录影,回忆,做梦,无声。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孤独的罗伊,是吸引人的。那爬满皱纹,眼袋浮肿的一张脸,让人一边感慨一边赞叹。活到这个岁数,要有这样的一张狗脸,才是自然。观看如此中年男子,是满满的代入感。那不顾一切的专注是必须,世俗的面面俱圆才是让人起疑。罗伊心跳从来不过80,即使从太空站跌落地球时亦如此,这比什么人鱼线胸肌腹肌都来得更加遥不可及。想起自己已经到了半夜接个电话都心跳加速的年龄,罗伊既科幻又现实。寂寞,但有趣。火爆,但静。

只有无趣的人才需要领悟

我清楚记得,罗伊何时开始变得无趣。当罗伊见到了他的父亲,罗伊身上的魅力就逐渐褪去,他又变成了一个拖泥带水的小孩。父说:星空中必有其他文明,罗伊只敢顺着他的话去安抚,尽管罗伊已经知道,在那黑暗中其实什么都没有,就他们两个人。父亲最后并没有随罗伊回到地球,他将自己放逐,切断,沉入了漆黑中。而罗伊眼看着这一切发生。他知道这是解脱,对父亲,对他自己都是。此时的罗伊仿佛领悟了什么。但此时的罗伊是个无趣的人。只有无趣的人,才需要领悟什么。

罗伊回到了地球。有这么一幕,容光焕发,状似年轻了二十余年的罗伊沐浴在金光中,等着离异太太的赴约。他说最重要的,还是地球上的那个人,而不是什么亿万光年外的世界。此时我感到了某种背叛。在我心目中,冷科幻与热温馨,从来都是油和水,不可混作一滩。今晚我听了一整夜的Budd与Eno的音乐,想念着这部电影前半段的冷酷。在翻查 《珍珠》这张碟的史料时,始发现Budd早前因为冠病病毒,在2020年12月8日已然逝世的消息。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