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开门见山
7:00am 08/05/2021
黄泉安.报业集团不办媒体,能办什么?
作者: 黄泉安

近年来,报业存亡的关键词,大约能统合为推进融合、资本运作、转型重组、技术驱动、停刊休刊等类,是否真能救亡图存?今时今日,若以“报业寒冬”、“纸媒末日”来形容报业生态景观,会否太过悲观论调?

官媒机构新加坡报业控股(SPH)营业额与盈利长年下滑,酝酿重组多时,终于5月6日宣布重组媒体业务,把子公司SPH Media脱钩改为非营利机构,将以担保有限公司(Company Limited by Guarantee)的方式运营,今后可以通过从公共、私人或慈善领域获得的资金来支撑经营。

ADVERTISEMENT

关键字是“担保有限公司”(CLG),这个名堂通常被定义为“非营利性”或“慈善公司”,这是因为它和股份有限公司不同,股东不能从公司拿走利润,公司的任何利润都需要被重新用于企业的发展。

简单阐释,一旦改组程序完成,SPH旗下媒体业务将下市,今后将通过公共与私人资金来支撑经营,消除作为上市集团的财务压力。

至于SPH母公司的新名称与营业特性则须日后待定,它将继续上市但不再是媒体公司,转而成为房地产机构。基本上,母公司也不再受新国报章与印刷馆法的约束。

新加坡报业控股是新加坡最大报业集团,目前拥有11家报纸、16家杂志,掌上明珠包括《海峡时报》及《联合早报》旗舰报章,以及一条龙式的生产线实体设施、置地投资与知识产权。

根据公司财报透露,基于纸媒广告和订阅收入下跌影响,新加坡报业控股的营运收入过去五年已经减半。此外,纸媒广告收入预计将维持过去五年的下降幅度,预料冠病疫情结束,也很难反弹回到过去的水平,就算有数码收入的扶持,媒体业务的亏损预计将会持续与扩大。

难怪董事局的策略语句有提及,业务改组是要让其媒体业务能有“更可持续的财力来应对未来的媒体发展和挑战,进而能继续为大众提供优质的新闻服务,并对人才与新科技做重点投入”。

预料,这一连串调动,会在新闻业带来不少变数,也可能会在新加坡报社股权这敏感地带,施行稍微法令松宽的试验。

目前,在新加坡报章与印刷馆法令下,公众没得当局批准之前,不能认股并成为报业控股的显著股东(即股权超过5%);此外,公众人士也不能结群齐手收购、持有或行使合计超过5%股份的相关权利。

另一个待解的疑问是,重组之后,SPH Media也可以接受来自政府的资助,据知内阁也已批准通讯及新闻部对之拨款支持,到时新闻媒体将如何与政府保持距离,捍卫新闻的公平公正问题?

其实,近年来移动电信走向智能应用和宽频流体下载,直接冲击读者的新闻消费方式,使传统媒体风光不再,连中国这世界最大华文报市场也不能幸免,更何况是新加坡国民不及7百万的弹丸小国。

早在2014年8月,新华社新闻研究所主任编辑张宸发表《世界报业发展的七大趋势》;2019年8月,中国报业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胡线勤发表《中国报业现状与未来趋势探究》,两人间隔五年的论调有颇多共同点,对网媒颠覆传统媒体的潜危机,一起提早拉警报。

张宸提出报业面对的趋势难有一劳永逸的解危方案,危机持续之余,还要面对新闻编辑室呈不断转型的成本问题。此外,付费订阅、移动式消费新闻、报业多元融合发展,也是难以逃脱的趋势走向。

对于新闻编辑室的不断转型趋势范畴,张宸在7年前即有如下警示:一、随着可穿戴设备冲击市场,移动策略会再次更新;二、数据与分析在新闻编辑室,将扮演日益重要的角色;三、报业在线视频故事出现,成为广播公司的一个潜在挑战者; 四、全球新闻协作产生作用,它将打破国家间的壁垒;五、大型数据新闻报道,将产生更大吸睛效应;六、主编角色会不停演变,以应对报纸新业务新技术的挑战。

另一方面,胡线勤则特别突显中国报业“走进低谷却又奋力爬坡”的过程与现实,引据国家新闻出版署公布的中国报纸种数及发行量持续下滑数字,具体展现 “三减一增”的景观。

所谓“三减”是报纸种类逐量减少,包括停刊休刊、印刷量与发行量减少、订阅率减低;至于“一增”是指政府投入财政支助,扶持手段包括政府全额订阅。他借这“三减一增”穷局,为报业开解几个解危导向:

一、报纸读者急剧流失,成年国民报纸阅读率延续下降、中坚读者群日呈老化、阅读主流数字化并以手机为主,这个趋势无坚不摧,必须定神应对;

二、报纸广告深受新媒体影响,广告收入巨幅下跌,必须在读者群打开多元收入,抢食之余才能生存;

三、为求生机,报纸须在技术、内容、平台等方面,融合强劲发力,处理重大主题报道时采用移动直播形式,新闻移动直播逐渐常态化,也加快打通读者群最后一公里。

微妙的一点,中国报业朝向新媒体转型,早已锁定“两微一端”标配模式,报纸在新媒体领域已经发展成为“微博、微信、客户端”的长征伙伴,这些新媒体的用户数量远超报纸的读者数量,两者标配既继承了报纸原有的公信力,也具备了一定的传播力和影响力,因此就成为报业发展的重心了。

看来,SPH媒体集团的重组,也不外是抄师中国报业的心路历程吧!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