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6/05/2021
陈嵩杰 老街红豆糖水

知交谢上才退休校长的大姐谢桂芳,上周与世长辞,处在疫情的非常时期, 尽管受到叮咛,不必登门祭拜,但念及谢家兄弟多年的交情,我仍然与友好相约来到治丧处吊唁。

谢校长把拟好的追思稿,通过电脑在灵堂屏风上放映,用朴实的文字悼念其姐在世时的感性生活点滴,如何在母亲逝世后,姐代母职,发挥客家妹坚韧苦干的持家精神。

追思文提起谢大姐在芙蓉中华小学求学时,与上才、华才两名弟弟,参加校内各级讲故事比赛,谢家三姐弟皆荣获冠军,每人各获两罐炼乳和饼乾的奖励,这是文中值得细细品味六罐炼乳的感人小故事。

在现代人眼中不值一提的六罐炼乳,对当年在谭扬老街,居住在环境窘迫老店屋楼上,只是一家六口普通不过的家庭来说,却是毕生难以忘怀的大事。

上才、华才两兄弟当年在芙中都是学业优秀的清寒生,大学毕业后在教育事业,各有精彩的成就; 追思文特别提起这是大姐的牺牲,尽管她学业优异,但为了成全两位弟弟能在独中求学,大姐放弃学业出来社会工作。

我步入社会工作的早期,在华才牵扯下参加圣约翰救伤队,常到谢家串门子,与他们交往甚密,在一楼简陋狭窄的老店宅房,走在楼板上会有吱吱声响,还真有点担心,这个老店会否发生塌楼事件。

谢家已故慈母, 夜晚在老店前摆卖的经济米粉和糖水小食摊,虽然谢母经营只是小本生意,她当年热情洋溢招待我这位小辈,喝上热腾腾的红豆糖水,香浓的红豆糖水是我至今还在寻找的老街味道,更不用说已消失难觅的人情味。

那时谢父是在老街区打铁干活,当年一天工资只有区区数令吉,就养活整家人;很期望上才以后上母校芙中演讲时,不仅主讲独中一师难求的物理学问,也应该分享他在老街区励志的生活典故,这可是教科书所没有的生活教育篇章。

今天生活条件和居住环境更舒心的现代人,谁还会去感受这原本就是老街区三两代芙蓉人,曾经的出生地和家园,那些年不堪回首的社会生存条件。

一般学校和华团领导人,都犯下名利和权力的游戏,很多时候也只会发发文告,以示对社会议题的关心,不要说不关心上一两代老芙蓉成长和奋斗的历程,有者连具历史价值的老会所都不懂得珍惜和维护,任它自生自灭,情何以堪。

往者已矣,来者可追,谢桂芳只是老街区一个世代的普遍人物,但她对家庭的付出,燃烧自己照亮家人的前程,让弟弟们终生缅怀过去的生活,这可是一部励志人生的芙蓉老街坊故事。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