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08/06/2021
全面封锁影响资源回收商操作 • 回收箱爆满沦垃圾堆
作者: 黄翠娴
肉眼可见,回收箱外有不少物品并非可环保物,而是保丽龙和木块等。
肉眼可见,回收箱外有不少物品并非可环保物,而是保丽龙和木块等。

(芙蓉8日讯)全面封锁导致资源回收中心无法如常操作,路边的资源回收箱不只大爆满,还因为垃圾虫乱丢垃圾而沦为垃圾堆。

其中,日前就有网友把芙蓉新城Green Street Home外头,靠近交通圈处的一个资源回收箱“垃圾四散”的照片,贴到脸书吹水站引起讨论,不少人都在留言处责骂垃圾虫的行为可耻,有者也批评那些把可回收物随地乱放的人不负责任,认为这些人士在看到回收箱满了后,就应该先把物品带走,而不是随意放着。

据了解,有关资源回收箱会爆满的其中一个原因是,资源回收商并没有被列入必须行业内,因此在申请国际贸易及工业部(MITI)批准营业信时遭到拒绝,以致资源回收商无法如常运作,才导致有关的资源回收箱多日不获处理。

无论如何,爱心资源回收负责人余国雄受询时直言,为了不让情况继续恶化,今日还是“冒险”前去清理了有关回收箱的回收物及垃圾,并在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建议下,将向警方申请“通行”信函,让回收中心恢复操作,解决回收箱的回收物及垃圾成堆的问题。

余国雄:爱心资源回收的箱子在芙蓉县内有约20个,以往几乎每天都会去处理这些回收箱。
余国雄:爱心资源回收的箱子在芙蓉县内有约20个,以往几乎每天都会去处理这些回收箱。

余国雄指出,爱心资源回收的箱子在芙蓉县内有约20个,根据以往,几乎每天都会有人到这些回收箱去把回收物及垃圾收走,再进行处理。

他说,第一和第二轮的行动管制令落实后,他向政府申请运作都获得批准,唯独这次遭到拒绝。

“之前我们有获得一个3天的宽限期,所以在6月3日,我们最后一次处理了这些回收箱。但3日至今已有5天之久,出现大量回收物及垃圾是预料中事;只是在没有获得当局批准的情况下,我们不敢贸然操作,因为怕被罚款。”

在回收箱旁边还有一大袋不在回收物品列表里的玻璃酒瓶。
在回收箱旁边还有一大袋不在回收物品列表里的玻璃酒瓶。

根据记者观察,Green Street Home外头被指沦为垃圾堆的回收箱外,有不少物品都不属于可环保的回收物,如大量的玻璃酒瓶、破损的木椅子、保丽龙和玻璃灯罩等。

此外,一些装有衣服的塑料袋已经被撕破,经过一场雨后,衣物布料都已经湿透。

不愿具名的小贩受询时指出,有关的资源回收箱是在开斋节后,忽然多了很多的回收物参杂着垃圾,但有关的负责人几乎每天都会去收拾,所以之前的情况还算可以,惟近几日相信是因为全面封锁的影响,才会导致没有人前去收拾“残局”。

余国雄直言,以上所提的乱丢垃圾情况已是“常态”,但经过10多年,现在的回收物与垃圾混杂的情况已有所改善。

“大概是80%的回收物对比20%的垃圾,不过我们都是把回收物和垃圾一起带走的,我们有申请滚动式垃圾槽(Tong Roro),那些不能回收的物品就丢掉。”

位于亚沙金马扬住宅区入口处的资源回收箱外也有不少垃圾。
位于亚沙金马扬住宅区入口处的资源回收箱外也有不少垃圾。

他说,确实有部分人会把资源回收箱当作“大垃圾桶”,最恶劣的情况还曾在回收箱里发现大便、死鸡和腐烂的鸡内脏等,而这种情况一般都会损坏回收箱里不少的回收物。

“里面的衣服鞋子或者纸皮塑料都是蛆冲在蠕动,还发出恶心的臭味,我们也只能把这些清理掉,否则回收箱用不了。”

余国雄对于这些恶劣现象已司空见惯,惟他认为人们都在成长,在环保意识上都有越来越好的现象,至少相对10多年前,现在会有不少人主动联络他拿取回收物。

“可能在100个人当中,会有一个把回收箱当垃圾桶的,没有环保和卫生意识的,我觉得情况不至于太糟。”

他说,全国封锁让资源回收中心操作停顿,除了打乱了回收资源的节奏,导致不少回收箱出现垃圾遍地,还有不少回收物遭拾荒者从箱内翻出的情况,同时影响了资源回收中心的收入。

为了不让垃圾情况继续“恶化”,余国雄安排人员先清理Green Street Home外头的回收箱。
为了不让垃圾情况继续“恶化”,余国雄安排人员先清理Green Street Home外头的回收箱。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