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大牌档编采手记
9:05am 28/06/2021
梁慧颖/时间感
作者: 梁慧颖(副刊【新教育】记者)

今年3月行管令比较松懈的时候,副刊几位记者难得在办公室聚首,聊起大家近期的工作心得。其中有一点我们颇有同感——访问时间好像都变长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点发现不是没有根据,录音档的时间长度就是最好的证明。以我为例,以前的访问通常一小时结束,很少有访问超过一小时半,超出两小时的访问更是少之又少。可是打从今年初以来,已经有好几场的面对面访问都长达两小时以上,而这现象不只发生在我身上,有些同事也遇到相同情况。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我们也不确定,猜想可能是疫情都把大家给憋坏了,所以当好不容易有个人坐在面前专心与你说话,大家就会越聊越起劲,仿佛话匣子关得太久了,一打开便很难盖回去。又或者疫情期间大家比较有时间可以慢慢聊,不知不觉就把访问给拉长了。

访问越长就越好吗?我觉得这要看个别情况,如果我和受访者都不用赶行程,那么多花一些时间当然无所谓,毕竟受访者愿意知无不言其实是我的荣幸。不过,如果时间拉长却无法让访问内容更充实,那则另当别论,谁也不希望访问变成一场考验专注力的极限挑战吧?

我没有戴手表的习惯,往往只能靠直觉来判断访问是不是应该收尾了。所谓直觉不是时间知觉,我的时间感并无过人之处,所以主要是依据访问所收集到的信息是否充足来判断该不该结束。至于何谓充足、何谓不充足?这点我可提不出什么理论,只能说靠经验和感觉,就好像我们准备考试,准备得充不充足大概心里有数吧。

ADVERTISEMENT

无论如何,有些情况确实需要抓紧时间,比如受访者如果是大忙人,他们都会事先说明他们只有多少时间做访问,言下之意是时间一到我不想结束也得结束。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我当然不好纠缠不放,只好时不时偷瞄录音笔显示的时间,再决定需不需要调整访问的节奏。

做访问总会碰到各种各样的情况,过去我也有不少访问短短半小时就结束,所幸受访者条理清晰言之有物,所以还是能写成两三千字的报道。我想,访问的价值就跟生命的价值一样——不在于长度,而在于深度。

访问时间变长的现象只发生在面对面的访问,线上访问并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形。相反的,在线上隔着屏幕做访问,可能真的因为缺乏温度,所以有时会很想要速战速决。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亲自去到受访者的面前听他细诉,哪怕我需要为此付出更多时间。

更多文章:

黄琬焮/爸,您继续写诗吧!

白慧琪/同理,而非同情

ADVERTISEMENT

陈愐壮/副刊摄制队,太难了!

郭慧筠/善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