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8/06/2021
第一代国民新闻主播蒙润荣 一字一句雕琢语音的坚持
作者: ​林德成(记者) 黄玲玲(摄影)

他曾在马来西亚广播电台和电视台亮声、亮相,秉持严谨态度,用声音传递最重要的新闻资讯,一字皆不能错。1994年,他提早向电台请辞,完成人生下半场的梦想——开办“蒙叔叔语言艺术中心”,极力推广标准语音和语言艺术。所谓“三岁定八十”,他深信这句话,长年累月投入心思在从事儿童口才培训课程。他,是我国一代金牌新闻播报员蒙润荣。

退休后,蒙润荣也培养了唱歌的兴趣。不过,他声称,唱歌是为了练气,成为一种日常运动。
退休后,蒙润荣也培养了唱歌的兴趣。不过,他声称,唱歌是为了练气,成为一种日常运动。

犹记得在中学时期,每逢傍晚时分,父亲吃过晚膳一定会准时扭开电视收看RTM华语新闻。我坐在一旁,似懂非懂地看着蒙润荣在播报新闻。当时心生好奇,他究竟如何练成字正腔圆的语音。

遇到本尊,谈起我心中疑惑时,他倒是先叫我试念“我们知道他们回来了”这句话。听我念完,他便说,“其实‘我们’、‘知道’、‘他们’都是轻声。‘回来’也是轻声,而且还变韵,这里不念‘hui lai’,要念‘hui lei’。”

1966年,蒙润荣成为第一代华语电视新闻播报员。当时还是黑白电视的时代,直至70年代才有彩色的新闻画面。
1966年,蒙润荣成为第一代华语电视新闻播报员。当时还是黑白电视的时代,直至70年代才有彩色的新闻画面。

蒙润荣曾访问过台湾电影《欢颜》的女主角胡慧中,对方凭着这部电影走红,被媒体称为林青霞的接班人。那次访谈正好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他采访胡慧中时,对方突然转头叫了男主角张国柱。他还记得胡慧中对张国柱说,“你过来,你过来,我们的主持人,国语(华语)说得这么好,我不敢跟他说话了。”
蒙润荣曾访问过台湾电影《欢颜》的女主角胡慧中,对方凭着这部电影走红,被媒体称为林青霞的接班人。那次访谈正好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他采访胡慧中时,对方突然转头叫了男主角张国柱。他还记得胡慧中对张国柱说,“你过来,你过来,我们的主持人,国语(华语)说得这么好,我不敢跟他说话了。”

常有人问他,为什么语音如此“中国腔”?他不以为然地回应,这才是正式的普通话发音,有其规范和标准。“有人说北京话是标准的普通话,其实不对,比如说北京人把‘那个角落’叫做‘那个旮旯儿’,我们只会用角落。”当他受邀到八达岭长城主持节目时,有工作人员以为他是北京人,便询问他住在北京哪一个地方?“我说,我是马来西亚土产。对方睁大眼睛看着我,以为我在开玩笑。”

“很多人声称要说马来西亚本土华语,但,本土华语是出自何经何典?”他指出,学校所学习的语音标准规范,正是中国所推行的标准普通话,必须要有重读、轻读、连读、缓读、断句、轻声、儿韵、变韵。“比如‘马来西亚’这4个字是中轻中重,很多人把字读准了,声调却错了。”

因为讲故事,他变得外向

年幼时期家境贫困,蒙润荣家里一共有5个兄弟。父亲是文冬菜农,除了自供自给,收成之后会拿到菜市场销售。4位哥哥都要下菜园帮忙,唯独他不用。“我妈说,我力气不够就看家。”他肩负起照顾家人责任,学会煮饭烧菜、洗整家人的衣服。

他小时候个性胆怯内向,犹记得一次到菜档帮忙,一位来自英国的天主教修女走到了父亲菜档。“她用华语问一斤菜心的价格,我爸没受过教育,他是因卖猪仔的身世来到南洋,所以不谙华语。他用广西话对我说,‘孩子,你跟她讲3角钱。’我一看到这位修女赶紧躲到我爸身后去,最后靠旁边的水果档老板替我开口。修女点了点头,接着再对着我微笑。”

时隔七十多年,此事对蒙润荣影响甚深,“我当时给自己一个目标,决心学好语言,一定要有胆量跟人家交流说话。”小学四年级时,校内正好有一个讲故事比赛,他报名参加,凭着《包公审石头》的故事赢得冠军。这次获奖仿佛启动了他体内的潜能,赋予他胆量和自信。期间,他陆续代表学校比赛,频频有斩获,进而改造了他的个性,形塑成开朗外向的男孩。

5497LTS20216231154549613890.JPG

遇到恩师,打稳语音基础

蒙润荣热爱学习,中学时期更在两间学校上课。就读初中一,早上在文冬启文中学,放学后直奔回家,站着扒了几口饭又得骑脚车到美以美中学上课。他深感庆幸,恰好几位哥哥另辟商机,从事鱼档生意,收入尚不错,足以支付两所学校的学费。

也许渴望汲取知识,他也培养了收听广播节目的兴趣,“我大哥的收音机可以听到中国的广播节目,这样我每天定时下午3点收听。不过那个时期的播报员,声音是非常高亢激愤的。”基于长时间聆听中国广播节目,他模仿对方的语调,但是语音仍欠火候。“朋友听到我讲标准华语都会排斥,认为我矫揉造作。其实,我后来一直维持这样的语音声调,无论广播或说话都是一致。”

考到初中三的初级教育文凭(LCE),同桌同学要申请日间师训班,随即也问了他意愿。此时,蒙润荣一心向往大学,不愿停下求学脚步,便独自前往吉隆坡中华国中念书,接着在高二时转到中华独中。“我很幸运来到中华独中读书,因为遇到了王伦老师。”

这位老师特别照顾他,下课后会要求他到教务处给予语音指导。“她本身从事音韵对称说话法,深究语音的用法。她教我一些语音理论或实际应用的情况,我也深受她的影响。”不过,对方在学校执鞭的时间不长,仅仅两年就到马来亚大学担任教授。

王伦教授是蒙润荣的语音恩师,经过她悉心栽培,掌握了标准的语音。
王伦教授是蒙润荣的语音恩师,经过她悉心栽培,掌握了标准的语音。

患上急性肺炎,因祸得福

“王伦老师对我影响太大了,她是我去台湾成功大学深造的保送人。”原以为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先到台湾成功大学修读历史系,接着远赴美国夏威夷东西文化中心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然而,天意弄人,偏偏在关键时刻,蒙润荣突然患上急性肺炎,令他与海外求学的机遇失之交臂。

“我那时呼吸困难,简直不能呼吸。”他立即向一位胸腔专家求医,但对方没有发现问题。碍于情况没好转,加上在吉隆坡无处落脚,他只好回去文冬。蒙润荣说,一开始,文冬医院的一位外籍医生同样没有找出症结。病情拖了约两个星期,才意识情况不妙,赶紧推他进手术室,抽出肺部积水。面对生命危急,他依然心系大学,希望医生尽快治好,让他顺利出国。“医生看着我说,没有机会了,台湾是不会接受你(入境)的,最少要等两年。”他那时采信了医生的话,没有拨电到大学询问。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养病期间,幸运女神为他捎来了一份礼物。有一回,他要乘坐巴士来到吉隆坡医院拿药。不料,错过了巴士,必须乘搭最后一趟巴士回文冬。“我只好沿着巴生河走一走,思考未来方向,脑海里面就蹦出王伦老师曾提起的剧艺研究会。”

剧艺研究会(附属在《学生周报》社)当时位于半山芭星光戏院(现为E-Mart)对面,许多电台播音员、文化艺术界的人都会参与该研究会。当他上门拜访时,正好遇到有人排戏,他便坐在一旁观看。“当时周立良是戏剧导演,他一眼看上我,便问要不要试读几句剧本对白。我记得饰演一个书童角色,名字是小练子。后来,姚拓先生每次见到我都会喊我小练子。”这场演出不经意地为他叩开一扇门,有机会排演戏剧,更是通往电台的准证,成为一名电台播音员。

在大钟楼斜对面的联邦大厦(马来西亚广播电台原址),他碰到了时任电台主任黄兼博。对方曾看过他的演出,大为赞赏,还提供在电台工作的机会。“我记得原话是‘你愿意帮我演广播剧吗?’当时我心情很灰淡,有人提供工作,我就一口答应。”当天录制好音频样本,就回家等消息。一个星期后,蒙润荣收到一封通知信,“信里面只有8个字,‘蒙先生,请来隆一谈。’这封信还蛮传奇。哈哈!”自此,开启了他在翡翠广播网(马来西亚广播电台的前身,旧称为Rangkaian Hijau)的广播生涯,成为人们口中的广播王子。

成为第一代华语电视新闻播报员

“马来西亚广播电台翡翠广播网,现在蒙润荣报告新闻……”1965年4月6日,他把日期记得很清楚,那一天正式在电台上班,办公室就在联邦大厦。没想到,不到一年,他被人“哄”到电视台应征华语电视新闻的新闻播报员。两天招考日来了300名应征者,清一色是男性。“其实我是被逼来应试,那个人是郑清强先生。对方觉得我的华语很溜,表达能力很好,一直缠着我来考试。”他笑说,别人一身正装现身,他就穿着短袖来应试。“我当时依然要去读大学,志愿一直没有变,很想去念历史系。”

1965年,当时马来西亚广播电台的办公室在大钟楼斜对面的联邦大厦。蒙润荣在那里录制了不少广播节目。
1965年,当时马来西亚广播电台的办公室在大钟楼斜对面的联邦大厦。蒙润荣在那里录制了不少广播节目。

当时电视台只需要5个人,蒙润荣不知自己已成为首选,第一位上阵播报新闻。“我后来觉得第一次播报新闻很不过瘾,时间太快了,只有15分钟。”他内心舒坦了,对无法到海外留学一事释怀了,慢慢享受播报新闻的时光。

1966年1月1日,他正式成为第一代华语电视新闻播报员。难以想像的是,那年的播报员没有提示机,新闻画面很少,大部分时间,观众是盯着播报员的脸。“(记者:那么你真的很压力。)没有啊,我脸皮厚啊,哈哈!不久后延长到半小时。我可以说是经历了整个华语电视新闻呈现的历史。我经历过黑白、15分钟、半小时;70年代变成彩色画面,男女播报员同时播报新闻。变成彩色时,电视台还是安排一位男播报员当班,后期才有男女一起播报的制度,第一个出镜的女播报员就是王宝英。”

在蒙润荣的广播生涯,他访问过不少名人,其中一个是有“星马王子”之称的台湾歌手李茂山。
在蒙润荣的广播生涯,他访问过不少名人,其中一个是有“星马王子”之称的台湾歌手李茂山。

新闻报错了怎么办?

如果出错了,要怎么补救?蒙润荣一脸淡定,即场念了一段新闻示范如何补救。“凯里说,这个数据显示,对年长者来说是不安全(念错)……我再说,凯里说,这个数据显示,对年长者来说是安全和稳定。”他会用“我再说”这3个字来“改正”错误,有些播报员是重复整个句子,而他却认为需要用谨慎的形式去纠正。想当然耳,倘若出现严重失误就必须马上道歉,比如念错我国最高元首或首相的名字。

1994年,蒙润荣离开了电台,2004年12月31日才离开电视台。如今化身蒙叔叔,全神贯注在经营“蒙叔叔语言艺术中心”。同时,他与前新闻主播江宇凡(入室弟子)一起成立公司,推出儿童卡带和书籍。他说,一年一度的全国华语演讲比赛是华校的盛事,很多校方和老师重视这个比赛。不少学校特别邀请他来授课,让学生学习正确的语音。后来年事已高,他逐渐推掉这些工作。

5497LTS20216231154549613891.JPG

1994年,蒙润荣开办“蒙叔叔语言艺术中心”,极力推广标准语音和语言艺术。
1994年,蒙润荣开办“蒙叔叔语言艺术中心”,极力推广标准语音和语言艺术。

近年来,网络上出现了很多网络热词,例如用“车祸现场”来调侃歌手发挥失常的情况。再不然用谐音字来替代原有的词汇,比如“灰常稀饭”等于“非常喜欢。”世界上最权威的《牛津英语字典》也曾收录不少中国式英语,比如gelivable(给力)、niubility(超越常态的能力)、add oil(加油)等等。

蒙润荣认为播报新闻时还是得用正规中文,若加入新颖词汇,观众都听不懂,那该怎么办?“我认为有很多特创词都没有(实质)意义。”以“爆红”为例,现有的词汇如蹿红、走红都可以使用,换成“爆”字有比较好吗?

相关文章:

曾旭正/从社区营造到地方创生,号召更多人站出来为自己的社区贡献一份力

慕斯达法夫仄:除了培育未来的音乐家,也教他们成为更好的人

非常人物/丁春光登峰造极的70人生 我攀爬的是自己内心一座座的高山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