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开门见山
7:00am 19/06/2021
黄泉安.奈何反慕派反应,尽是绣花枕头
作者: 黄泉安

马来统治者特别会议结束了,反对党和众多政论学者都把国家元首与各州统治者的劝谕列为戏胆,认为“紧急法令无需延长、国会必须重开”是皇室将军慕尤丁的撤手锏,首相从此后无退路,必须惟命是从。是吗?

我国政治体制效仿英联邦宪制,奉行君主立宪、国会民主,将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列为三权分立,国家元首地位则属于政治超然。独立建国以来,除了马哈迪掌相时期(1981-2003)皇室与行政权屡屡曾有过节和摩擦,大体上,皇室与当朝政府的君臣关系,还可算相安无事。

ADVERTISEMENT

这次马来统治者特别会议显得有点秋风秋雨,是从元首采取主动,6月9日起召见各政党领袖,针对疫情、紧急状态、国会停摆、经济冲击的高调处理,大家仿如在8K高清视頻下,察顏观色。

若以616马来统治者特别会议的议决做转捩点,最为可取之处应是皇室与行政权两造“过招”,双方都能秉承联邦宪法精神,各不跨越宪制雷池一步。但最令人叹为观止的环节,反而是这次君臣交汇过程,竟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

过程如下:

一、609元首召见各政党领袖尚未结束前即发文告,为人民代表觐见元首的举动,立下显明议程;

二、615首相网络直播宣布4阶段國家復甦计划的时间表,可被视为首相婉转但坚决前哨攻势(preemptive strike);

三、616皇室通过国家皇宫总管大臣及掌玺大臣连发两篇公告,焦点是紧急法令801后无需延长、国会必须尽快重开、政府必须强稳和受人民信任;

四、617首相办公室快刀斩乱麻,发表三段简练文告,表示尊重元首劝喻,并将根据联邦宪法和国家法令,采取后续行动。

随即,反慕派(包括下议院前任议长、国盟伙伴之巫统党魁、学府与媒体政论家)虽马上发表应时应景的激昂言论,声讨紧急状态须在8月1日结束、国会须在8月重开;但另一边厢,对皇室与行政权来说,一切早已回归平淡正常,继续吹皱一池春水的,只剩大权旁落的反对党。

庶民所见的,是皇宫公告的措辞尽显皇室的英明,当初允准首相吁请而颁布(公众卫生)紧急状态的系铃人是国家元首,岂知紧急状态实施5个月后疫情竟然转劣乃至必须同步实行全国封锁。今次的解铃人,当然又是国家元首。

面临这种政策分界线,皇室文告的措辞与讯息,向来稳守马来皇室的优雅含蓄、但君意不得亵渎的威凛传统,这是每个马来人都懂的礼教。

我们不妨先了解马来文化精粹,以及国家元首、马来统治者在联邦宪法下的超然地位与角色,才来推敲慕尤丁的读茶叶心得。

马来统治者的公告虽以传统宫廷语言撰写,但事实上仍是遵从“君主立宪、国会民主”联邦宪法氛围下才公召于世,功效是与《马来纪年》时代大不相同。

马来纪年是著名的马来文献,原名Sulalatus Salatin或Sejarah Melayu,相传是1612年由柔佛苏丹靡下丞相Tun Sri Lanang奉命编修。

本书内容叙述关于马六甲王朝的族谱和历代苏丹的世系传说,涵盖数百年的历史流程,道尽马六甲马来王朝立国后的兴衰,弘扬伊斯兰的贡献,也勾画出马来王朝的行政层次。

从史学视角来看,此书内容带有史实、传说、神话,可谓真伪混杂,但它毕竟也被视为马来文献中仅有的非正史史书。2001年,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卫世界记忆名录。

个人負笈大学时曾以比较文学手法参读此书,书中含有摘录自其他马来文献的部分,足以代表马来民族文化思想的精粹,觉得非马来人政治工作者若要深研友族的思想框架,须以此书作为根底。

综合元首与各州马来统治者特别会议的共识、议决和谕令,共有7大要点:一、人民生命与生计,凌驾其他考量;二、疫苗接种是唯一的退场策略,务须减除官僚主义,尽速展开接种行动;三、抗疫计划,不能存有背后政治套路的指控;四、抗疫方式必须摈弃老套做法,以赢取人民的信任与配合;五、尽速平息日益升温的政治纷争;六、801后再无必要延续紧急状态、国会也必须尽快重开;七、国家现时亟需一个稳定且获得大多数人民支持的政府。

详读之下,马来统治者的谕令不应是只针对行政者,其实,反对党在此非常时期也须肩负连心抗疫的重任(见统治者共识第一、第五、第七项)。与此同时,相关部长、医护机构与公务员也必须痛改繁文缛节、官僚主义的前非(见统治者共识第二、三、四项)。

总结来说,马来统治者已对朝野政治争端,进而分化国民团结、连累国家经济的糟糕处境,表示极度关注和不满,对最受疫情蹂躏的无辜人民被政治纷争拉去陪葬,更是关怀备至。

反对党老耆林吉祥好像接收到元首的讯号,认为除非有任何领袖能在国会掌握绝对多数议席,否则各党派应暂时休战一两年,优先专注抗疫。相比之下,反对党领袖安华反而显得迟钝和模棱两可。

回到慕尤丁的弈棋部署,让我们重看他于615发表的4阶段国家经济复苏计划,以及617对皇室谕令的回应。坦白说,他发牌手法可说非常单刀直入和异常简练,距离万众期待的一场宪政危机,还很遥远。

无可否认,宪制下,慕尤丁虽无人和条件,但天时与地利的优势仍未消失。现时,他手中掌握任免权及法治机构与管道,看来他会坚持615经济复苏计划的时间表,而反方只能对他闻歌起舞,被动而已。

紧急状态是否依时届满或延长,联邦宪法第40条文仍让行政权大有游走的空间,律师或宪法专家不能一厢情愿,任凭个人立场而断言。

国会能否重开,主动权全在首相手中,也须经历一番程序的折腾:先由首相建议元首国会复会的时间点,然后下议院议长才能传召首相署属下的国会秘书处,制定开会时间表及议程,再对国会议员发布28日通知书。

想劝劝反对党,这次别又忙着凭空点算议员人头而忘记宪法精神和国会程序才是。记住:人民生命与生计,是凌驾你们所有的政治考量。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