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0/07/2021
棉花岛旅游业零收入 业者大叹撑不下去了!

旅游业至今未获准开放,棉花岛的度假村无限期休业。
旅游业至今未获准开放,棉花岛的度假村无限期休业。

(瓜拉登嘉楼20日讯)冠病疫情肆虐超过一年,棉花岛旅游业者感叹政府继续全面封锁,禁止跨州跨县,他们再也撑不下去!

距离马江市只有10至15分钟船程的棉花岛是登州观光海岛之一,由于船程时间比较短,旅游配套也比较便宜,所以吸引不少国内外甚至登州本地游客前往游玩。

去年冠病疫情在我国爆发,政府实施行动管制令,6月份才允许旅游业重新开放,之后也允许跨县及跨州,棉花岛度假村迎来不少游客,业者尽量减低行管令不能营业所蒙受的损失。

不过,今年情况大不同,政府直到7月份依然禁止跨县跨州,也禁止开放旅游业,棉花岛旅游业者零收入,11名度假村业者苦苦支撑着生活,期盼在今年年杪雨季之前,政府可以开放旅游业,让他们有机会做生意。

尼古拉斯(左)和诺丽雅把积蓄全投资在棉花岛的度假村,不论再辛苦也会撑下去。
尼古拉斯(左)和诺丽雅把积蓄全投资在棉花岛的度假村,不论再辛苦也会撑下去。

尼古拉斯(度假村业者)

来马开度假村却遇疫情

·来自南非的尼古拉斯和妻子诺丽雅3年前离开南非,带着所有积蓄来到棉花岛经营度假村,没想到就遇到上冠病疫情,让他和太太深感无奈。

他说,去年他的度假村来得及开放约5个月,今年则完全不能开放,对他和岛上其他业者都是非常艰难的时刻。

“我们已把毕生积蓄投资在度假村,所以再辛苦我们也不会轻易放弃这里的生意,继续留在棉花岛等待转机。”

他说,为了维持生活,除了获得远在南非的家人救济外,他和妻子计划进行网络生意及线上教英语赚钱。

他说,棉花岛向来只是开放至10月,然后就进入年杪的雨季,直到隔年的3月才重新开放,所以希望接下来的8至10月政府可以微解封,允许跨县旅行,为海岛带来游客。

法立(潜水指导员)

暂到市区打工

·27岁的法立和家人在棉花岛经营潜水中心,当了5年的潜水指导员,今年第一次上岸另寻工作,以赚取生活费。

他说,棉花岛至今不能开放,潜水中心零收入,他和妹妹决定暂时到市区打工赚钱,他当送货员,妹妹则在餐饮店工作。

“去年还有游客到访,潜水中心有做到一些生意,今年完全没收入,我们撑不下去了,必须另寻出路赚钱,毕竟还要继续生活。”

他最大的心愿是政府可以尽快完成全民免疫计划,让生活可以恢复正常,各行各业尤其是旅游业重新开放。

莎丽娜:希望旅游业可以在年杪雨季前有条件开放,即使只是允许跨县旅游也好。
莎丽娜:希望旅游业可以在年杪雨季前有条件开放,即使只是允许跨县旅游也好。

莎丽娜(潜水中心业者)

7个月没收入

·在棉花岛经营潜水中心已20年的莎丽娜指出,虽然去年政府一度开放旅游业,不过到访的游客也不多,而且只是单靠国内游客,潜水中心的顾客少了50%。

“没想到今年整整7个月不能开放,情况比去年更凄惨,因为完全没有收入。”

她说,现在距离年杪雨季只有约3个月的时间,她希望政府可以开放旅游业,即使只是允许跨县旅游也可以,只要能够做生意就好。

“如果继续封锁到年杪,意味着我们今年一整年都没有做到生意,不晓得要如何生存下去?”

沙里夫阿巴斯:祈求疫情快结束,大家可以自由旅行,把游客带回来棉花岛。
沙里夫阿巴斯:祈求疫情快结束,大家可以自由旅行,把游客带回来棉花岛。

沙里夫阿巴斯(背包客栈业者)

靠积蓄维持生活

·70岁的沙里夫阿巴斯在棉花岛经营背包客栈已3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他大受打击,从来没有想到棉花岛有天会无法开放接待游客。

他说,虽然去年棉花岛曾短暂开放,不过由于他经营的是背包客栈,顾客是外国游客,去年边境不开放,没有外国游客到访,也做不到什么生意。

“我现在只靠积蓄维持生活,客栈有些地方破损了,我也没有钱维修,唯有走一步算一步吧!”

他表示自己不曾想过离开棉花岛,因为已在岛上生活了30年,对这个岛有深厚感情,只能祈求疫情快结束,大家可以自由旅行,把游客带回来棉花岛。

法立(右)和妹妹阿丽雅在海岛疫苗接种计划下接种疫苗,希望可以尽快达到全民免疫目标,让旅游业重开。
法立(右)和妹妹阿丽雅在海岛疫苗接种计划下接种疫苗,希望可以尽快达到全民免疫目标,让旅游业重开。

疫情严峻,棉花岛要重新开放遥遥无期。
疫情严峻,棉花岛要重新开放遥遥无期。

棉花岛的旅游活动都停摆了,如今冷冷清清。
棉花岛的旅游活动都停摆了,如今冷冷清清。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