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02/07/2021
你永远不知道,它们在繁殖场的日子有多凄惨
作者: 本刊 张露华
离开繁殖场重生的它们,重展笑容,成为日历模特儿。
离开繁殖场重生的它们,重展笑容,成为日历模特儿。


乖巧可爱、萌态无敌的名种犬/猫,是很多人养宠物的首选,我们看到的永远是在亮丽的宠物店厨窗里的它们,却没有看过背后制造它们的工厂,还有它们一辈子都囚禁在繁殖场,不断繁殖直至没有价值后被遗弃的母亲。

曾经捣破多个非法繁殖场的麻坡爱心流浪狗协会创办人郑秀华,最痛恨非法繁殖场,她甚至说:“给我知道一个就弄(捣破)一个!”

郑秀华表示,促使她做动物救援义工的其中一个动力,就是推动“领养取代购买”,因为在她的救援生涯中,繁殖场的狗是最惨不忍睹的。

她第一次救狗是在2016年,在商场外看到一只被丢弃的西施,下体流脓,出血,瘫痪。她马上把狗送到兽医诊所,医生马上为它动手术才救活它。随后兽医说估计这只西施已经有10岁了,刚生产完就被丢出来。

事隔3个月后,她又在同样地点救了一只雄性宠物犬,生殖器突出,瘫痪,被割喉,兽医检查后结论也是一样,一只被遗弃的老犬,建议把它与一只母狗放在一起看它是否有反应,果然一直做出要交配的动作,证明与第一次拯救的西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叫她留意附近是否有繁殖场。

“当时我还很新(救狗),不明白为什么繁殖场的人要这样对待这些狗!”

她形容,这些繁殖场的狗比流浪狗凄惨百倍,一辈子都住在狗笼不断交配生产,所以很多从繁殖场救出来的狗都是瘫痪,被割喉,全身沾满粪便,失明。

自从救了两只繁殖场丢弃的宠物犬之后,郑秀华就很留意繁殖场的问题。2018年有朋友告诉她,有人出售名种狗,50令吉就可以买到,她叫朋友做“卧底”,买了两只回来,都是老狗,并说繁殖场里面还有二三十只老狗要出售。

当下气昏头的她,忘记投报兽医局就与朋友直捣繁殖场,发现里面囚禁的狗都伤痕累累,打开狗笼也不敢出来,但还是有很多人愿意花50令吉买回家,因为可以二度繁殖,直至无法再生产为止。

“我把所有的狗都买下来,休养好之后全部结扎,然后再慢慢为它们找主人。”

故事还没有结束,她之后调查该繁殖场,发现原来是一间宠物店业者经营。随后她把这事件上传到社交媒体,负责人看到后马上联络她,说是他们的狗要领回,还找中间人与她交涉,语带恐吓,最后甚至愿意出钱买回去。

“虽然事后我向兽医局举报,也有派人来调查,但已经是3个月后的事,救出来的狗已经康复,看不到伤痕,找不到被虐待的证据,繁殖场也已经清空,事后官员还教我下次马上举报才能人赃并获。”

从繁殖场被救出来的狗,情况比流浪狗凄惨百倍。
从繁殖场被救出来的狗,情况比流浪狗凄惨百倍。

被关生病挨饿,情况悲惨

跟繁殖场“结缘”之后,郑秀华陆续揭发了多个繁殖场,包括一个在麻坡的大型繁殖场。

她表示,那是2019年8月的事,业主也是宠物店老板,在店后面租了一间楼上店屋做繁殖场,已经有几十年之久,但一直没人举报。某天有人告诉她,繁殖场关闭了,留下很多狗在屋里,没人喂养,不断的哭泣。

“我辗转下拿到业者的联络,他告诉我不再经营繁殖场,目前还有二十多只狗留在那里,但每天都有回去喂养。不久后有人发现他竟然在社交媒体上以一只500令吉的价格售卖这些老狗,我才知道原来他骗我。”

“我马上赶到他的店大骂,让他立刻带我去繁殖场,看到里面的糟糕情况,狗被关起来,很多已经生病,不应该售卖。他还自夸训狗有术,示范如何让狗一秒吃完一碗饭。她把狗粮泡软放在地上,放出来的狗真的秒杀,因为实在是太饿了,这一餐吃了不知下一餐是几时!”

她气得立刻救走3只情况最糟的狗和一只猫。因事情曝光,对方也同意让她把所有狗猫带走,条件是必须删贴,所以她用了两天时间把22只瘦骨嶙峋狗猫救出。

它是宽宽,郑秀华说“宽宽是我的骄傲”,因为它曾经被领养,却受到二度伤害,但它没有因此而对人失去信心,最终找到对的主人。
它是宽宽,郑秀华说“宽宽是我的骄傲”,因为它曾经被领养,却受到二度伤害,但它没有因此而对人失去信心,最终找到对的主人。

领养后养不来,请把它退回来

她花了一年时间治好及结扎被救出的狗猫后,开放让人领养,并跟领养人声明,若养不来可以把它退回来,不可丢弃,以免它们受到二度伤害。

“当中有两只哈士奇,其中一只的主人拿着出生纸来找我认错,说孩子不懂事受骗,不知道是被拿去交配,沟通多次后我让他们带回去,另外一只就被人领养了。”

“有6只贵宾犬的情况太糟糕,难以找人领养。其中3只母的有人领养,但公狗就太难了,其中一只被领养后没照顾好,我就把它带回来,给它取名宽宽(宽恕人类),所幸现在已经找到好人家。剩下的4只就自己养,10只猫就交给爱猫协会处理。”

经过这两起事件后,她更痛恨非法繁殖场,也不断宣导领养取代购买,这些宠物背后的代价,就是它们的父母在繁殖场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所以没有买就没有伤害,不要做伤害动物的帮凶。

她表示,以前对繁殖场没有概念,直至救了第一只西施(取名Peggy)才知道它们怎么生活。它不敢抬头,聋、哑、瞎、瘫痪,长期要吃心脏药。虽然得到照顾,却受尽痛苦,养了4年就离世。

“我救它后送去诊所,医生说从没有看过这么惨的狗,所以只收我一块钱治疗费。虽然Peggy已经是10岁的老狗,但它还是很美的,只是不能生产才被丢出来。”

因为“第三眼睑腺体脱出”眼疾而双目失明,郑秀华把它收归门下,取名Cherry眼。
因为“第三眼睑腺体脱出”眼疾而双目失明,郑秀华把它收归门下,取名Cherry眼。

郑秀华强调,从繁殖场救出来的毛孩很难找人领养,经常会被退回,必须要有足够的大爱才能接受它们。它们都有很多共同点,如:

☉超级怕人,难以接近

☉长期被关而不会走路,要重新教它们走路

☉长久营养不良,需要调理肠胃

☉生活在暗无天日的环境,出现“樱桃眼”(Cherry Eye)眼疾/“第三眼睑腺体脱出”或瞎眼

☉皮肤病,手脚长期粘粪便

郑秀华最大的希望,就是更多人以领养取代购买,但不需要感到压力,领养后觉得照顾不来或不适合,她都接受退养,希望大家给它们一个机会。

目前在照顾600只狗的她,米粮是最大开销,因此她发动捐米活动,每个人捐助一包米(20令吉)就够了,获得很好的回响。但去年因疫情关系,无法办活动筹款,所以就印制了爱心日历,当中90%的模特儿都是从非法繁殖场救出重生的狗,展现它们的“新生命”。

阿公是只单眼芝娃娃,郑秀华把它留在身边照顾。
阿公是只单眼芝娃娃,郑秀华把它留在身边照顾。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