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1/07/2021
疫情难熬人民撑不下去了.向议员求助者日增
作者: 黄元珠
邱培栋的食物库位于双岛城,前来领取物资者必须先透过表格申请,工作人员在电话上核对之后,就会尽快联络派发物资。
邱培栋的食物库位于双岛城,前来领取物资者必须先透过表格申请,工作人员在电话上核对之后,就会尽快联络派发物资。

黄元珠报道

(马六甲11日讯)疫情不见好转,虽然之前许多地方设有食物库援助有需要者,但是国州议员接获求助的个案不减,上门申请领取物资者大大增加,可见没完没了的疫情,已令很多家庭难以支撑,唯有伸手求援。

我国目前进入国家复苏计划第一阶段,但疫情不见好转,经济也依然大受影响,越来越多人工作受到影响,以致上门求助要求物资的人士越来越多。国州议员服务每天都有很多人上门求助,一些更是之前从来不曾见过的陌生人。

受访的国州议员指出,虽然现在民间发起的食物库也越来越多,但是上门求助的人士却没有减少,反而却更加的多。

甲市区国会每日派物资

甲市区国会从去年的月开始成立有规模的食物库,当初是一个月发放一次物资。之后演变成每两周发放一次,再变成每周发放,如今因为每日有大约100人求助,为了不让申请者等得太久,因此已经改成每日发放物资。

由于人手不足,邱培栋在食物库发放物资的日子,也必须亲自下场抗物资。
由于人手不足,邱培栋在食物库发放物资的日子,也必须亲自下场抗物资。

邱培栋:上门求助者年轻化

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接受《古城》社区报访问时说,去年行管令之前,一般上会在佳节期间派发物资给有需要者。行管令1.0之后,有一些特定群体上门要求援助,尤其是征求食物,因此他意识到,最基本的需求就是食物。

他预计这场疫情或许需要3至4年才能恢复,也会有很多人受到影响。因此,在进行了数个月之后,就规划设立食物库,最后在去年的8月成立,派发干粮类的物资。

他指出,进入全面封锁之后,上门征求物资的人就越来越多,也年轻化,这代表很多人可能在苦撑了一年之后,就已经无法再支撑下去。

“以前会上门来征求物资的,属于一些比较年老的群体,或者孤老以及残障人士。但是最近,很多人因为收入大大的减少,受到打击。”

他表示,过去会进行家访审查,如今已经省略了这层工作,只有透过电话简单询问,就尽快发放物资。

他希望做到的是甲市区国会内,不会出现挨饿的人。

善士转交物资到食物库

至于物资方面,邱培栋表示,自从民间发起白旗运动之后,有更多的善翁人士主动将物资交到甲市区国会的食物库,以便帮助更多的人。

“我们的物资不限定物品,一切看当时的捐赠者赞助了些什么。除了政府给的3000份物资外,每份100令吉,其余的是由热心人士所赞助,因此物品有别。”

刘志俍:赞助者报效的物品多样化,如果不足的数量,他就会使用其他的物品代替。
刘志俍:赞助者报效的物品多样化,如果不足的数量,他就会使用其他的物品代替。

刘志俍:求助者大多是陌生面孔

哥打拉沙马那州议员刘志俍表示,去年行管令1.0开始,该服务中心是根据福利局的名单派发物资,但到了如今的国家复苏计划第一阶段,却有更多不在名单内的人士上门要求援助。从去年3月到今年的6月为止,该中心大约派发了25吨米,或相等于5000包5公斤的白米,给有需要的人士。

他说,从今年的全面封锁阶段开始接到很多陌生电话,主动要求援助。很多是因为失去工作,或者公司倒闭,而陷入了经济困境,就连三餐温饱也有问题。这个6月份,一共发出了550份的物资。

他指出,因为从去年开始就开始派发物资的行动,因此很多善心人士都会主动联络,并捐出物资。

“我的服务中心因为空间比较狭小,所以我也要求了附近的林镇潘酒家,借用场地,作为包装物资以及寄放物资的场地。”

每3个月发放一次物资

他表示,考虑到一些人在过去的一年都找不到工作,所以会每2到3个月就再发一份物资。过去为了确保申请者是真正需要,都会一一上门做家访。

他指出,目前去过的派发物资的地点有安妮卡组屋、帆加南拉马、甘榜拉班、甘榜森美兰、甘榜马打古精、敦斯里拉让组屋、雅佳美浪组屋、仙丹组屋、东圭那组屋等等。

至于上门寻求援助的人越来越多,是否面对物资不足的问题?刘志俍则指出,在进入全面封锁之时,相信是民众都预计会有更多人需要援助,所以赞助的物品也更加的多,这是让他感到欣慰的。

协助刘志俍派发物资的团队目前有大约15至20人,这些义工大部分都是有工作在身,经常会在空闲之余前来,协助载送物资以及包装物资。

过去,郭子毅也会亲自将物资派发到有需要者的住家。
过去,郭子毅也会亲自将物资派发到有需要者的住家。

郭子毅:很多人拉不下面子求助

爱极乐州议员郭子毅指出,今次的全面封锁之后,让他看到的是“惨的人更惨”,一些或许在行管令刚开始时还能支撑下去的,在一年多之后因为“坐吃山空”,无法找到工作,以致都必须要求物资过活。

他说,最近因为看民间设立了很多食物库,不过却不见上门求援的人士减少,而且食物库每日都被拿领走至少价值600至700令吉的物资,因此他相信,其实有很多人还是拉不下面子向州议员求助,就只能到食物库去领取一些物资。

他指出,据他所知,很多人在这一年半内为了生存,都必须去贷款,无论合法与否,而一旦疫情好转,他们也需要至少2至3年的时间去还清贷款。

食物库不问家庭情况

“我知道,一些人可能有车有屋,但家里其实真的过得很不好。这些人可能拉不下面子上门来讨物资,所以我们的食物库秉持不问、不调查、不记录的三大原则,只要认为自己有需要,就能从食物库拿物资。”

他说,目前在爱极乐设立了2个食物库,武吉波浪则有一个。很多人觉得或许有人会贪小便宜领取食物库的物资,但他认为,可以帮助到有需要者的意义,大于担心被骗。

哥打拉沙马那义工团队有大约15至20人,15个月下来已经派发了数千份的物资。左起陈劲源、刘志俍及李祥生。
哥打拉沙马那义工团队有大约15至20人,15个月下来已经派发了数千份的物资。左起陈劲源、刘志俍及李祥生。

刘志俍:每一分物资不同,就看当日的赞助品有哪些。
刘志俍:每一分物资不同,就看当日的赞助品有哪些。

刘志俍的服务中心因为空间有限,全堆满了物资。
刘志俍的服务中心因为空间有限,全堆满了物资。

食物库内满是热心人士所捐出的物资,由甲市区国会团队整理。
食物库内满是热心人士所捐出的物资,由甲市区国会团队整理。

 郭子毅在爱极乐及武吉波浪设立了食物库,秉持不问、不调查、不记录的原则,只要认为有需要者,都能够去领取物资。
郭子毅在爱极乐及武吉波浪设立了食物库,秉持不问、不调查、不记录的原则,只要认为有需要者,都能够去领取物资。

服务中心内,堆满了善心人士所捐献的物资。
服务中心内,堆满了善心人士所捐献的物资。

邱培栋在去年8月设立了食物库,从每月发放物资至如今的每日发放,上门寻求援助的人们越来越多。
邱培栋在去年8月设立了食物库,从每月发放物资至如今的每日发放,上门寻求援助的人们越来越多。

刘志俍征求林镇潘酒家借出场地,让义工包装物资。
刘志俍征求林镇潘酒家借出场地,让义工包装物资。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