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2/07/2021
书画家王嘉堃/书法不只是写字,书法线条组合的变化可以无限大
作者: 郭慧筠(记者) 陈启基(摄影)、部分图由受访者提供

书法被形容为“无言的诗,无行的舞;无图的画,无声的乐”,书法家用毛笔勾勒出的撇、捺、横、竖,表面上或许看似平淡无奇,里头却蕴藏着其深厚功力及艺术底蕴。

在书画家王嘉堃的书法世界里,书法不只是纯粹写字,同时是情感抒发的管道,而书法的线条组合更像数字组合一样拥有无限的可能。

5448KHJ20217810119888125.JPG

王嘉堃在采访结束后,当场挥毫写了“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王嘉堃在采访结束后,当场挥毫写了“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踏入王嘉堃屋里,不到10步的距离,就摆放着一张大的长形桌子,占了客厅的大部分空间,凌乱的黑色桌面上放有各种毛笔、墨、砚、宣纸、书籍等,客厅剩余的部分则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茶具,这里是他的家,同时也是工作室。

王嘉堃的屋里摆放着一张大的长形桌子,占了客厅的大部分空间。
王嘉堃的屋里摆放着一张大的长形桌子,占了客厅的大部分空间。

王嘉堃从小生长于父母希望他能写得一手好字的家庭,中学时,他到一家茶坊做兼职,因常接触文人雅士,耳濡目染之下,渐渐对书法产生兴趣,中六开始研习书法,后来还到马来西亚艺术学院主修含有书法科目的水墨画系。

在学院求学的那段时期,可以说为他的书法创作奠定了良好基础,“学院提供的虽然是文凭课程,但我们需要写论文,对学生的要求是硕士水准,讲师会鼓励学生要有创作理念,不能单纯为画而画,为写而写,就连刻印章也要有创作理念。讲师会抛出很多问题,要是不清楚本身的创作理念,真的是会被问到哑口无言。”

在学院求学的时期,为王嘉堃的书法创作奠定了良好基础。
在学院求学的时期,为王嘉堃的书法创作奠定了良好基础。

学院毕业后,他并未投入书法创作,反而前后投身舞台幕后工作、电影幕后工作、书法教学,甚至曾到新加坡从事广告制作,直到11年前,才决定当全职书画工作者。

“之前耗费太多时间在其他工作上,造成很难全心投入创作,尤其是做电影幕后和舞台幕后时,完全没办法兼顾,工作回来都累垮了,哪里还会想创作的事情。”

借书法记录事物、抒发情感

对他而言,书法不是纯粹写字而已,除了可用来记录事物,同时是情感抒发的管道,而表面看似简单的书法,其实蕴藏着无限可能。

“书法作品和画作是一样的,只是两者传达讯息的媒介不同,书法家用的是文字、墨和纸,画家用的则是图像、色彩等等。”

王嘉堃的书法作品别具一格,字体并不工整,也不像过去所看过的书法字体。他说,书法字体其实不断随着时代变化,从甲骨文和金文演变成大篆、小篆、隶书、行书、草书、楷书等字体。

“书法字体是与时并进的,来到今天,我不可能跟回王羲之的风格,因为这是封建或守旧,人家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做?所以我要以旧有的书法字体为基础,发展出别的风格。”

他说,从古至今,书法讲究的是线条、空间和视觉,以西方的美学来比喻,就是所谓的点线面,以这样的元素来对待书法创作,会更加科学。

“用毛笔画出来的线条和线条的组合,就像数字组合一样,是无穷无尽的,因此只要理念正确,书法的变化其实无限大,相反要是认为书法只是写字,就会变得局限。我可以写得粗犷,也可以整齐到令人不可置信,我的风格至今仍在转变,因为还没探索完所有书法字体。”

灵感多来自生活,喜欢富思考有想像的文字

王嘉堃的创作灵感通常来自生活,包括他看过的书、欣赏过的影剧、听过的音乐等,书写的都是台词、歌词和诗词,也有本身创作的诗词在内。

“我偏向于书写会促使人们深入思考和想像的文字,而不只是述说着一种现象,就好像唐诗会让人幻想,思想上有所延伸,这样的文字比较值得书写。”

跟本地茶行古意斋合作的作品。
跟本地茶行古意斋合作的作品。

除此之外,他也曾用书法跟文学、音乐和舞蹈领域跨界合作,比如两年前,他跟木炎在台湾合作举办过展览,至于舞蹈和音乐表演,他会在现场演出中随着演出氛围,即兴挥毫。

他和学弟之前曾经跟能吹出噪音的萨克斯风手,以及会发出不同声音的声乐家合作,四人的称号为四不像,“老实说,我们事先并没有讨论好演出内容,都是现场各自发挥,其实当进入状态,在同一个环境底下创作出来的作品,都会有共同性质,不会南辕北辙。”

王嘉堃(后排左)跟学弟、能吹出噪音的萨克斯风手,以及会发出不同声音的声乐家合作,四人的称号为四不像。
王嘉堃(后排左)跟学弟、能吹出噪音的萨克斯风手,以及会发出不同声音的声乐家合作,四人的称号为四不像。

基于喜欢音乐和舞蹈,对他来说,不同领域跨界合作是可行的,当两个不同的可能碰撞在一起,迸发出来的火花会更大,甚至平时不会做的事情,也会在跨界合作时挖掘出来,因此他来者不拒,期待能从中发现更多可能。

5448KHJ202178100569888113.jpg

5448KHJ202178100569888111.jpg

王嘉堃跟手集团合作表演。
王嘉堃跟手集团合作表演。

书法表达手法新颖,不受传统框架束缚

在本地当全职书画家的困境是生存不易,所以他也有卖茶具和茶叶,还有接企业的工作来维持生活,“马来西亚市场小,多数人不认为书法是艺术,没有购买书法作品的习惯,我用一年策划的展览,作品也许能卖四五万令吉,但那是一年的薪资,其实并不赚钱。”

王嘉堃发现,购买他书法作品的人大多不受中文教育,并觉得他的书法作品新颖,相反受华文教育的人,对他作品的接受度较低,甚至会反问他写的是什么。

他曾担任书艺协会理事,了解华社部分人士执着于维护传统书法,“练过书法的人容易被当中的规矩框住,为什么我能跳出来?就是因为我没有从小练起,所以这些条条框框限制不了我,通常会限制自己的人是不理解书法史的,要是清楚书法史,就会知道书法的可能性有多大。”

2021年作品:木心俳句
2021年作品:木心俳句

2021年作品:范俊奇短文
2021年作品:范俊奇短文

2021年作品:黄奇斌词〈这款自作多情〉
2021年作品:黄奇斌词〈这款自作多情〉

就算没人欣赏他的作品,王嘉堃依然会坚持走在书法创作的路上,“我不做的话,应该没有人会做了,我并没有那么伟大,为了整个华社而做,单纯是想实现自己的理想,给自己一个交代。只要能遇到一个知音便已足够,更何况我有遇到好几个。”

身为书画家,他的另一个考验是由于现实的限制,无法在创作上为所欲为,就像两年前,他有想过策划关于《诗经》的展览,问题是《诗经》有三百多篇,这么多幅作品要在哪里展出,框架的成本也昂贵等,所以至今仍没办法执行。

2021年作品:台湾诗人林思彤诗作《剩人》
2021年作品:台湾诗人林思彤诗作《剩人》

学习好书法,创作理念、基本功技巧不可少

接触书法近三十载,书法已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如同呼吸般稀松平常,但又不能失去它。至于如何写好一手字,除了要有良好基础和一定的技巧,也要对工具有所认识,更重要的是要有创作理念。

“以墨和砚为例,砚就如同磨刀石一样,若得到好的砚台,磨出来的墨的质感会不一样,还有不同长度的毛笔,像短毫和长毫的书写效果也大不相同。”

2021年作品:自作诗
2021年作品:自作诗

他说,临摹是为了要学会控制手、毛笔、墨和纸,原因是写书法时,宣纸会胀起来,所以需要注意墨的使用量、毛笔的掌控等,只有通过不断练习,才能掌握其中窍门,再来写书法不能单凭感觉,技术和感觉是相互配合的,要是没有技术支撑,是无法表达出内心感觉。

“要写好一手字是需要长时间不停地锻炼,单单写好一副春联,就需要3个月,若想什么字都能写,至少要10年的功力,好像现在给我什么字,我都可以写,就算是我从来没写过的字,我一看就大概知道要怎样处理字体的结构、线条的分割和空间。”

他并不排除未来会收徒授艺,不过他强调,风格是传承不了的,因为每个人都有属于本身的风格,更重要是理念的传承。

“正所谓因材施教,一般上拜师,都要求徒弟跟随师父风格,但每个人的性格不一,怎么可能跟随得到,变成只有形,却失去了神,我要的是从无到有,这才是困难之处。”

2021年作品:自作诗
2021年作品:自作诗

相关文章:

拿督萧光麟/他是萧医生,也是闲不下来的“兼职”发明家

第一代国民新闻主播蒙润荣 一字一句雕琢语音的坚持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