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2/07/2021
​【疫苗接种/02】从出生开始 接种的疫苗知多少?
作者: 白慧琪(副刊记者)
罗姿塔说,校园接种计划方便聚集孩童,让医护人员一次集中大规模施打疫苗。而冠病疫情导致校园关闭,但临接种年纪,家长仍可带孩子到邻近政府诊所接种疫苗。
罗姿塔说,校园接种计划方便聚集孩童,让医护人员一次集中大规模施打疫苗。而冠病疫情导致校园关闭,但临接种年纪,家长仍可带孩子到邻近政府诊所接种疫苗。


全国冠病疫苗接种计划正如火如荼,说起来,我们与疫苗并不陌生。

在国家免疫计划(Program Imunisasi Kebangsaan)下,从出生到15岁得施打11种疫苗,以预防13种传染病。你记得接种过哪些疫苗,预防什么疾病吗?手臂没有“火针”伤疤,大可判定是90后以降世代。这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疫苗, 什么时候、为什么取消了?

●报道:本刊 白慧琪
●图:受访者提供
●影音:本刊 林芷桑

“接种”一词极富画面感,从一方“接”过“种”在另一方。古代人对抗天花(Smallpox)使用“人痘接种法”(variolation),便是在受种者手臂划伤口,抹上天花患者的痘痂脓液。但这种做法等于直接感染天花病毒,很容易造成死亡。

世界上第一支疫苗是英国医生爱德华.詹纳(Edward Jenner)于1796年发明的天花疫苗“种牛痘”。他观察到挤奶姑娘虽患有牛痘,却不会感染天花。于是,从挤奶姑娘莎拉.内尔姆斯(Sarah Nelmes)手上刮下牛痘脓液,接种在园丁儿子詹姆士.菲普斯(James Phipps)的手臂上。

几个月后,詹纳再让费普斯感染天花病毒,果然没有出现症状。他把这个方法称为“vaccination”,字源来自拉丁文“vacca”(牛)。牛痘接种后来取代人痘接种。1803年至1806年,西班牙展开“包密斯远征计划”(Balmis Expedition),航程中22名孤儿轮流接种牛痘,以人力接力把“疫苗”传到中南美洲属地。

天花是古老的疾病,至少有3000年历史。考古学家在埃及法老拉姆西斯五世的木乃伊头部就曾发现疤痕。1967年世界卫生组织在全球展开“强化根除天花计划”,直到1980年宣布成功扑灭天花。

国家免疫计划始于1950年代

说回马来西亚,国家免疫计划始于英殖民时期1950年代,当时规定施打的便是天花疫苗。随1980年被扑灭,天花疫苗从计划中剔除了。

卫生部疾病管制组的艾达医生(Dr Jamiatul Aida Md Sani)说,免疫计划旨在防止疫苗可预防疾病(vaccine preventable diseases)传播,并降低5岁以下孩童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在此计划下,15岁以下的本国孩童都可免费接种疫苗,非公民儿童则需自费。

艾达认为,若再无新病例或病毒踪迹,我国极有可能在8月重列“无小儿麻痺症”国家。
艾达认为,若再无新病例或病毒踪迹,我国极有可能在8月重列“无小儿麻痺症”国家。

几十年来,纳入国家免疫计划的疫苗逐渐增加,也因应各种因素有所调整。例如,2020年,原本的5合1疫苗(DTaP-IPV/Hib,白喉、破伤风、小儿麻痹症、百日咳、B型流感嗜血杆菌)被6合1疫苗取代,新增预防B型肝炎(Hepatitis B)。2020年12月,新纳入肺炎链球菌疫苗(Pneumococcal)。

MMR疫苗(麻疹、腮腺炎、德国麻疹,Measles, Mumps, Rubella),两剂原本定于12个月大和7岁时施打,2016年调整为9个月和12个月大。艾达解释,当局观察到12个月大以下的病例较多,因此提早施打。“我们不只看病例,也看发生在哪些年龄层,从中调整。”

沙砂两州疫苗计划与半岛微差

国家免疫计划由国家免疫政策与执行委员会(JDAIK)制定。每个国家的疫苗可防治疾病流行情况各异,施打的疫苗未尽相同。就连在国内,沙巴和砂拉越的疫苗计划也与半岛微差。

沙巴的婴儿在6个月大时就比其他州属早一个月施打多一剂麻疹疫苗(Measles)。艾达解释,沙巴有很多非公民不愿意施打疫苗,造成麻疹传播率较高。待婴儿9个月大时,再和其他州属一样接种MMR疫苗。

另外,砂拉越曾发生日本脑炎(Japanese Encephalitis, JE)地方性流行(endemic)。因此,只有砂拉越的婴儿需接种日本脑炎疫苗。

艾达透露,是否纳入新疫苗,委员会需考量该疾病的国内流行情况、疫苗绩效和安全程度,同时参考世卫组织、美国CDC、本地专家意见及国外经验。当委员会认为有必要引进,新疫苗还需经国家药剂监管机构(NPRA)审核批准。

除了免疫计划内的疫苗,卫生部也鼓励家长带孩子到私人健康中心自费接种轮状病毒(Rotavirus)、水痘(Varicella)和A型肝炎(Hepatitis A)疫苗。艾达解释,这些疾病还没严重到需要涵盖全国孩童都施打,“不过如果未来病例增加,当局觉得有必要加强免疫就会纳入计划。”

至于成人,在以下几种情况也需注射疫苗:

要战胜小儿麻痺症,归列“polio-free”国家

世卫组织资料显示,小儿麻痺症(脊髓灰质炎,Polio)是继天花即将扑灭的第二种疾病,目前仅剩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还有地方性流行。然而,我国于2019年至2020年再发现4起病例。

艾达透露,3名患者是非公民儿童,另一名公民发病时才3个月大,只注射过1剂疫苗,效力不足。她坦言,沙巴有30%的孩童是非公民,虽然免疫计划开放给所有儿童,但不少非公民家长因需自费接种而却步,导致接种率较低。

发现病例后至2021年1月份,卫生部在沙巴展开小儿麻痺症免疫运动,为州内所有13岁以下孩童提供疫苗。分别是2剂双价口服脊髓灰质炎疫苗(防治1型和3型)以及2剂单价口服脊髓灰质炎疫苗(防治2型)。

超过90%的孩童完整服用疫苗。此外,当局监视急性无力肢体麻痺(Acute Flaccid Paralysis)病例,儿童突然四肢无力,即采集样本检测,所幸都没有发现小儿麻痺病毒。

罗姿塔指出,冠病肆虐,但不能忽略其他疾病,尽管遇上行动管制,父母也应带孩子接种其他疫苗。
罗姿塔指出,冠病肆虐,但不能忽略其他疾病,尽管遇上行动管制,父母也应带孩子接种其他疫苗。

我国曾于2000年与其他西太平洋国家共同宣布为无小儿麻痺症国家。2019年发现病例后,要如何才能归列“polio-free”国家?

“在最后一次发生病例或发现病毒算起,连续13个月再无病例和病毒踪迹。”艾达回答,而且得通过国际卫生专家评估我国的防疫措施和免疫计划,才有机会重新宣告“polio-free”。

“我们最后一次在环境中发现病毒是2020年7月。13个月后,也就是下个月8月,若无意外我们可以再次宣告polio-free。”所谓环境监测是在全国各州的排污系统抽取样本化验有无小儿麻痺病毒。她呼吁,要战胜小儿麻痺症,不只是沙巴的孩童要接种疫苗,全马各州都应完整接种3剂疫苗和一剂加强剂。

乡区接种率比城市更高

国家免疫计划的目标是超过95%的儿童都接种疫苗。卫生部家庭健康发展计划组(婴儿与儿童健康)罗姿塔医生(Dr Rozita Ab Rahman)指出,近10年来主要疫苗接种率都超标。她打包票,就连最小的乡区诊所都一定会有疫苗供应,父母务必带孩子前来接种,防患于未然。

她坦言,城市地区的接种率比乡区低,而且多是延迟接种或接种不完整。“城市穷困群体工作忙碌,没时间带孩子去接种,或者距离诊所太远。”罗姿塔说,“当然,也有少部分家长害怕副作用而不让孩子接种。”

相反的,乡区接种率更高,因为医护人员几乎认识整个甘榜的居民。他们甚至记得哪家孩子到时间接种疫苗,在路上偶遇还会提醒。罗姿塔说,医护人员很“鸡婆”,能够认出新搬来的居民。“妇女产后,医护人员登门探访,若注意到隔壁家突然晾晒尿布,也会关心一下。”

【知多一点】

种牛痘和卡介疫苗(BCG,俗称火针)都会在手臂上留下伤疤,前者周围呈锯齿状,后者较为圆满凸出。1980年世卫宣布扑灭天花,孩童就不必接种牛痘。卡介疫苗则于1961年纳入国家免疫计划,是我们出生后接种的第一支疫苗。当年,15岁以下还未施打的孩童都需接种。

1975年,卫生部规定12岁至20岁的青少年必须施打加强剂(booster),到2002年7月,宣布停止。因为研究显示,加强剂并没有带来额外保护。自此,90后以降的小六生告别“火针”。

卡介疫苗令一代代小六生闻风丧胆,灼痛难耐。艾达解释,很多疫苗采肌肉注射(Intramuscular injection),卡介疫苗则是“皮内注射”(intradermal injection)。疫苗在皮层发挥作用,人体产生发炎反应,待伤口愈合自会产生抗体,“但并不表示伤口越大,保护力越强。”

卡介苗疤痕圆满凸起,天花疫苗则锯齿状下凹。(图片来源:https://vaxopedia.org/)
卡介苗疤痕圆满凸起,天花疫苗则锯齿状下凹。(图片来源:https://vaxopedia.org/)

延伸阅读:

【疫苗接种/01】现场直击报道.疫苗接种中心最前线

相关稿件:

冠病儿童隔离记

【防疫減塑/02】疫情下的环保商机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