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开门见山
10:00pm 02/07/2021
黄泉安.慕尤丁孤注一掷的豪赌
作者: 黄泉安

先叫政客住嘴好吗?重开国会的事情吵够了,现在应该把它带入内部协商,让我们稍有空间和专注力,来好好处理大家面对生活生计升白旗的穷境!

走完6月迎接新一天,全国冠病确诊人数再次飙高至6988宗,翻看去年7月1日的数据,当天确诊只得1病例,你有什么感想?我国陷入各级行动管制至今已近500天,没得任何教训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说到违反抗疫SOP和执法行动,我国竟也出现变异,不像澳洲、新加坡防疫执法机构采取“休克治疗”手法,直接指名道姓,把违规的商家和地点全报出来,好让贩商和民众有所警惕。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去年8月,政府高调处理吉打“西瓦甘加”扁担饭店感染群,甚至把持有永久居留证的印裔东主控上法庭,将他告到破产,杀一儆百。现在呢?仁慈之后,是否引来马骝骑到头上了?

首相慕尤丁新推动4阶段“国家复苏计划”,把逐步放松封锁线的理论根基,强与每日确诊病例、ICU入住率及疫苗接种百分比三大指标捆绑在一起,从医学基础、数据科学视角来看,不知能站得住脚吗?

6月全国全封锁期间,我和数同僚开始数据作业,私下对照政府发出的资讯,发觉政府应该全然知晓内部规划出现太多盲点,焉何又对民众大施障眼术,把疫情重点低调处理,难道现代人仍无解读数据的能力吗?

ADVERTISEMENT

一、每日确诊病例,不是精准的疫情指数,更不是对症下药的神奇秘方。

从连串防疫抗疫的实况经验中,我们看到无数先进国已采取不同的应对策略,同步对人民释出明确政策的讯号,意即在疫苗接种加快、本土病例稳定趋缓后,便开始不再追踪确诊病例。

主因是尤以Delta为甚的病毒迅速变异,我们只能认命与冠病共存,寻求零确诊已是无谓无果的做法,相对的,反而应采纳冠病实时监测系统,积极筛检,扩大病例追踪范围,火力追溯病例源头,随时提高警戒。

从6月的疫情数据,我们可做数项解读:一、6月全国封锁措施全盘失败,30天死亡人数共达2374宗,无论死因如何复杂,既然全被归类为冠病病例,就能就此断定每日冠病死亡率平均79宗,即每小时有3人死亡。

二、筛检报告因不是即时滚动汇报,它与每日确诊数据存有一定的时差,需从全国各地的加护病房入住率和呼吸器使用率对照才能完整核对,整个流程因时间延误,会引发巨幅反应迟缓的复倍反效。

三、卫生部强辩每日筛检百分比完全符合世界卫生组织的指标,但筛检人数却在每日确诊病例中频频出现“政治性阐释”的异常对比,再与饱和度持续高企的加护病人、呼吸器依赖者及至终死亡人数核对,明显缺乏相关性解释,难逃黑箱作业的猜臆。

ADVERTISEMENT

二、各州疫苗分配参差不齐,是否含有政治议程,令人猜疑。

以下是各州疫苗配给与接种的数据,我们将各州总人口及登记接种疫苗的人数做简单比例,展示民众的积极反应水平,接着再对照确实接受疫苗接种的实据人数及百分比,然后核对各州民众被安排先后接种的接待差异。

我们可从数据推断到一些令人纳闷的议题:一、砂拉越的疫苗配给获得优厚款待,是否为国盟要赢取砂拉越政党联盟(GRS)持续支持中央而付出的政治交换?

看!砂拉越的疫苗接种率为何能凌驾全国人口最多的雪兰莪?基本上,砂拉越总人口只是雪兰莪的三分一,但两州的疫苗配给却几乎相等,难怪雪州苏丹殿下也表不满。

ADVERTISEMENT

二、政府积极调高每日接种人数,以期在7月中旬达致10%打完2剂疫苗的指标,但与此同时,政府鼓吹登记疫苗接种运动推展至今已5个月,对登记接种响应率偏慢的州属,又采取怎样的步骤来提高接种登记率?

到时,若疫苗存量供过于求而又面对疫苗逾期风险,我们也学美国日本施舍友邦,大打疫苗外交吗?

目前,登记率低过人口半数的州属是沙巴22.52%、吉兰丹33.39%、登嘉楼39.0%、吉打43.87%、霹雳46.74%。当地的州务大臣/首席部长、国州议员,必须快马加鞭,不得延误国家议程。

三、国家复苏计划下的1500亿令吉PEMULIH复苏配套,看得出经济崩溃的征兆。

我们如何解读Pemulih配套的支助方式?仔细去看,Pemulih复苏配套的政府直接注资共100亿令吉,组项可分为冠病特别支助金共50亿令吉、工资补贴计划4.0共40亿令吉、关怀特别补助金4.0共10亿令吉、其他项目10亿令吉。

大家可以看到国库捉襟见肘,只能把整体数字膨胀化、再把直接注资的数字缩小隐藏,所以人民才必须提用原属自己的未来钱、银行必须暂缓追贷半年,但杯水车薪,人民真能苟延残喘吗?至于那些没有所得税或公积金存款的自雇人士,政府是否能搬动大数据来直接搭救他们?

ADVERTISEMENT

持平来说,过去16个月,政府的确也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来推展7项大小振兴经济配套,这不是希盟、马哈迪或纳吉尖酸刻薄语句就能说了算。

屈指一算,首阶段Prihatin配套共计2500亿令吉、后续也有Penjana配套450亿令吉、Kita Prihatin配套100亿令吉、Permai配套150亿令吉、Pemerkasa配套200亿令吉、Pemerkasa+配套400亿令吉,再加这次Pemulih配套1500亿令吉,合共是5300亿令吉(即非政府注资4470亿令吉、政府直接注资830亿令吉)。

可见,疫情带来的经济浩劫,足以扫光整年的财政预算案。

大家立场怎样?继续怨天尤人,还是另有打算?对首相慕尤丁来说,这该是他最后一铺的孤注一掷了,不成功就成仁,就是这么简单。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