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2/07/2021
瞄准数字 亚航再战未来

亚航集团去年进军送餐业务,东尼亲自骑脚车送外卖。
亚航集团去年进军送餐业务,东尼亲自骑脚车送外卖。

著名哲学家尼采说过:“那些杀不死你的,终将使你更强大(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这句话套用在亚航集团(AIRASIA,5099,主板消费产品服务组)首席执行员丹斯里东尼费南达斯身上,再适合不过。

因疫情严重打击,该公司旗下多个航空业务皆处于生死存亡边缘,包括已宣布破产的日本亚航,另外也逐渐退出印度市场,且巨大的亏损还引发破产传言,为求存只得展开一系列筹资活动。

正当市场仍聚焦亚航筹资进展时,东尼早已相中数字业务,为打赢这场翻身仗布局,在他看来:“不变通就只能等死(Evolve or die)。”

“Gojek看懂亚航构建的未来”

亚航集团最新出炉的2021财年首季财报,净亏损逾7.6亿令吉,前景遭券商看跌,普遍维持“售出”和“减持”建议,更直言当前的存亡还得仰赖能否顺利取得融资,以继续维持核心的航空业务。

虽然早几年已开始布局数字业务,但还是被分析员以这项业务尚不成气候,无法弥补航空业务亏损为由,泼了好大一桶冷水,不过这并没有浇息东尼对数字业务的热情与热血,更在上周宣布了与印尼“独角兽”Gojek合作的事宜。

“你知道吗,这件事(与Gojek合作)已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想,大家好像才惊醒,惊叹于亚洲最大的‘独角兽’公司,就是那个最成功、开创电召摩托车服务,及每个月配送100万份食物订单的公司,已经投资在亚航集团。”

所谓独角兽公司,是用以形容那些估值10亿美元(约41亿5700万令吉)或以上的私人初创企业。

下一步瞄准新菲数字业务

东尼也是亚航集团的联合创办人,他接受《星洲日报》线上联访时笑言:“Gojek看懂了亚航正在构建的未来,而这些是分析员或本地媒体还未曾察觉的,他们(Gojek)也想作为其中的一分子,所以我们就展开了合作。”

询及在以换股的方式收购Gojek的泰国业务后,下一步又是甚么呢?

他直言,以泰国数字业务为起点,除了继续拓展泰国版图,下一步瞄准新加坡及菲律宾市场,说罢还转了一下头上鲜红的帽子,印著的“让亚航集团再起飞”(Make AirAsia FlyAgain)字眼更显得神采奕奕。

“我们想要成为东盟领先的超级应用程序。我们有BigPay,一直都在静悄悄、低调且缓慢打造自身的核心,BigPay现在约有120万个会员,汇款业务每个月都能增长10%,也有自己的产品,同时也赶在6月底申请了数字银行执照。”

数字业务是长期策略

亚航集团就这样一步一脚印按照自己的步伐,转而布局数字业务,这项业务的核心主要有亚航超级程序(AirAsia SuperApp)、BigPay及物流臂膀Teleport。

不过,航空业务始终是根本,市场难免质疑数字业务只是亚航集团为了渡过这次疫情冲击的“过渡工具”。

对此,东尼直言,数字业务是亚航长期策略,这并不是疫情后才突然冒出来的想法,更不是应对这波冲击的工具。

早在疫情前已有想法

“发展亚航超级程序是长期策略,早在疫情未发生前我们就有发展金融科技的想法。”

该公司早在几年前就有计划性的扩张数字业务,东尼更曾在3月时披露,可用于购物、订机票与及订餐等服务的亚航超级程序,今年料可录得2亿5000万美元(约10亿3900万令吉)营业额,放眼数字业务可在5年内贡献50%收入。

争取成东盟领先超级程序

东尼强调,亚航不再只是一家航空公司,相反还有餐厅和饮食集团,及3个数字业务臂膀,而业务多元化的想法早在打工时期就已萌芽,疫情的到来加速这个发展,目前更专注集中其他业务。

亚航集团去年10月份宣布以全新身份——东盟超级应用程序继续奋斗,公司标语更从“人人都能飞”(Everyone can fly)摇身一变成了“一切为你,人人共享”(For Everyone)。

因此,他相信与Gojek达成合作后,绝对能动摇整个市场。

长远目标分拆数字业务

“完成Gojek泰国业务收购后,我们就会马力全开,争取短时间成为东盟领先的超级程序。我们的长远目标,是将数字业务分拆出来,成为独立的个体。”

亚航集团目前已有完善的数字业务体系,借助在大马的数字电子商务平台,已推出超过15种非航空产品及生活化服务。

亚航超级程序不会停下步伐

当问到亚航超级程序会成长得多巨大时,东尼笑道:“这是个从我当年成立亚航时,人人都一直问我的问题,像是作为航空公司,亚航能成长到甚么规模,又或是3个月后你会进军那个市场开拓新航线。”

他直言,这是个很艰巨的问题,因为没有人能准确预测未来,唯一确定的是,亚航超级程序会尽其所能的快速壮大,并且不会停下步伐。

“就好像你问我,会否相信自己在19年后的今天,拥有245架飞机,答案是否定的,但我们确实做到了,所以关键是如何执行。(数字业务)市场已经有了,端看我们去执行和打造产品,吸引用户来找我们。”

亚航集团现阶段专注数字业务发展,也计划透过特别用途并购公司(SPAC)在今年内到美国上市,预期至少可筹资3亿美元(约12亿4700万令吉)。

对在美上市绝对认真

东尼先前接受外电线上访问时指出,现在还不确定让亚航数字(AirAsia Digital)还是亚航超级程序上市,不过不阻碍SPACs和公司接洽。

“有好几个专注科技的SPACs和我们联系了,为让整个过程顺利,我们已聘请会计师跟著美国市场的标准调整账目,(上市)我们绝对是认真的。”

他补充,除了SPACs,公司也与其他“追求者”展开洽商,包括大马及印尼的私募基金。

“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已著手准备,上市很可能在5个月内成事。”

Teleport是未雕璞玉

除了积极拓展数字业务,同时专注核心航空业务,亚航集团也看好航空物流服务前景,相信电子商务热火朝天的发展,也能带动另一数字业务臂膀Teleport的潜能。

东尼直言,疫情让我们看到了亚航在物流的发展潜能,我们订购的首架货运飞机将在9月送抵。

“物流领域已经成熟,是时候重新洗牌。我们可以成为货运代理,我们可以是DHL快递服务。

Teleport就是个未经雕琢的璞玉(diamond in therough)。”

询及是否有计划将更多客机转换成货机(cargo),他指出,这是肯定的。

坐拥宝石不自知

“这么多年来,我们坐拥宝石却不自知,只一味专注在客运服务,而货运对我们而言,只是顺便善用空间,我们一直以来都滥用了这个才能。但现在不一样了,我们才惊觉,在电子商务带动下,货运才是真正的大生意。”

将公布物流发展大计

但问到更多细节时,东尼却不愿再细说,只说很快会公布物流发展大计,包括5年货运物流大蓝图。

“我们相信,这个业务会良好贡献收入,同时也会是其中一个(收入)主要来源。”

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上月中宣布国家复苏计划,将取决于疫情发展,分为4个阶段逐步解除社交限制并重新开放各经济领域。

东尼认为,只要疫苗接种进展顺利,国家各经济领域包括航空业在内也能全面恢复营运,并看好东南亚航空旅游可在今年9月或10月重启。

“我们比欧洲落后大概4个月,我可以想象到了9月,就能再次看见东南亚恢复航空旅游,届时亚航将优先专注国内航空市场,接下来才是国际航班。”

他相信,一旦第三季能重新开放航空,亚航能在明年次季重返疫情前的飞机使用水平。

泰国亚航4个月内可完成上市

谈及泰国亚航(Thai AirAsia)上市进展,东尼指出,大概再多3至4个月即可完成上市。

泰国亚航的大股东今年4月底,为其在泰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亚洲航空公司(Asia Aviation),提呈清盘及退市重组计划,当中包括让泰国亚航取代上市地位。

亚洲航空持有泰国亚航55%股权,余下持股由亚航集团独资子公司亚航投资持有。

媒体早前报道,泰国亚航重组上市的大计,还包括以股抵债,及偿还主要债权人亚航投资约39亿泰铢(约5亿令吉)的债务。

BigPay外国伙伴短期公开

BigPay已就数字银行执照一事,向国家银行提呈申请,为强化自身优势更引进外国合作伙伴。

东尼透露:“我们很快就会宣布这个外国伙伴。”

亚航集团独资子公司BigPay资本,成功赶在6月30日大限正式提交数字银行执照的申请书给国行;国行共接获29份申请计划书,预期明年首季公布5张执照的得标者。

由B i g Pay资本领头的财团,其他策略伙伴包括MIDF、Ikhlas资本,以及一个拥有金融科技专长的外国综合集团,不过亚航集团并未公布这个外国综合集团。

询及BigPay在竞标数字银行执照时有何优势,东尼认为,国行放宽金融领域,开放数字银行执照应该是为了打散整个行业链重新洗牌,好让整个金融业更有兼容性。

兼容性就是BigPay优势

“我认为这(兼容性)就是BigPay的优势,我们的强项在于创造价值。”

他直言,所谓的兼容性并不是如同银行一般收取利息,这也违反了亚航“廉价且可负担”的理念。

“我们虽不是金融领域的背景,但有著许多有经验的伙伴,包括主攻中小型企业的MIDF。另外,无论是在餐厅或物流服务使用我们的亚航超级程序,这些用户也能向我们获取银行服务,这也是我们一直在打造的业务体系。”

谈到用户体系,东尼深入分享,凭借在航空业扎根近20年,亚航集团最珍贵的资产就是用户数据。

“这些曾经搭乘我们航班的搭客,也都需要银行服务,BigPay已经存在市场,并准备好迎接这个新时代。

我们耕耘19、20年,金融业者都未必察觉我们竟然有如此珍贵的资产。”

改变员工思维最具挑战

疫情改变全世界,也让亚航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做出了许多“大动作”,东尼直呼,当中最挑战的部份是改变员工的思维。

“这绝对是大转移,打个比方,报纸顺应时代发展数字化的网络平台,但本质上还是需要写新闻,而我们(亚航)本来是以搭客为主,有数字平台是因为我们有做电子商务服务,但现在我却要让全体员工转向思考数字业务和物流用的货机。”

他笑言:“当员工向我展示航空业务的计划时,我就会问物流货机的计划在哪?以前,他们要做的只是记录客机和货机的比例,但现在却要深入了解整个物流货机的市场,这就是整个思维的转变。”

谈到业务模式大转移,东尼一句概括:“不变通就只能等死。”

像维珍老板般爱探索新领域

他也像维珍老板理查布兰森(Richard Branson)一般,喜欢探索新领域,而求变的思维早已融入在生活中。

“我也是这样告诉我的员工,改变或等死。时代一直在变,以前的诺基亚(Nokia)、黑莓手机(Blackberry)、柯达(Kodak)等现在都已经作古或被时代淘汰了。”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