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2/07/2021
配备不足多间医院求助 支援队:能力有限 尽力援助

陈彦妮在脸书撰文表示,海星基金会的支援,让他们的生产线可继续,这也意味着越来越多医院会得到帮助。
陈彦妮在脸书撰文表示,海星基金会的支援,让他们的生产线可继续,这也意味着越来越多医院会得到帮助。

(八打灵再也22日讯)面对医疗配备不足应付日增冠病患者,很多医院已对外求助,包括巴生中央医院PPE支援部队。

该支援队总协调陈彦妮说,很多医院私下向她求助,可是她们的能力有限,无法承担更多。

“很多人知道我们私下筹款难免会给压力,说政府不可能没有钱,医院不可能缺乏物资等等,还叫我和我的团队不要再做了。”

也是社区志工的陈彦妮在脸书撰文说,她是媒体出身,了解一个腐烂的体制要瞬间改变并不容易;若政客为了争权而听不到前线的呼救,他们这群志工就要义无反顾冲上前补位。

她说,有人认为医院志工的加入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等同在为病人做“人工呼吸”而已。但她和她的团队坚守初心不退却,她说:“救得一个是一个。”

陈彦妮也是双溪毛糯麻疯病院参议员兼希望之谷故事馆馆长。她说,为了舒缓医院面对的困境,她和志工团队选择私下筹款,低调完成能力范围的事。

她透露及感谢兴海星基金会及时给予协助,不但抛砖引玉挪出20万令吉来支援PPE计划,还登高一呼鼓励更多良心企业和商家进场,希望在一个月内筹到100万元令吉。

“这可让PPE计划生产线可以火力全开,并相信接下来会有跟多医院会得到帮助。”

“巴生中央医院所需的4500套PPE也已经到位了。”

另外,陈彦妮时常在脸书分享疫情时期在医院上演的悲欢离合。她近日就分享了《守护生命、守护爱》的真实故事。

她说,有一位朋友全家确诊了,14岁儿子比较严重。“那位朋友即使发着高烧也强迫自己开车把孩子送到双溪毛糯医院,目送儿子下车走进医院。现在朋友跟孩子失联了,忧心如焚。”

另一个实例是一位老板得知司机病重,马上派2位同事上门载他入院,可是2位同事抵达后发现该名司机无力开门,最后唯有穿上PPE破门而入,把浑身乏力的司机抬上车送往医院。

“当这名老板告知已把该名司机送到我们的急诊室时,我这边厢才松了一口气,另边厢却接到一位医生来电告知说:“太迟了(sudah terlamba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