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2/07/2021
梁光辉 消失的盒饭

上个周末到市内的银行使用现金存款机,入口处看见两名乞丐,一名是身材略胖的华裔女子,另一名则看似是罗兴亚男子,两人都神态自若盘坐走廊,向往来的人们伸手讨钱。

在我踏入银行大门之前,就刚巧看到一名骑著摩哆车到来,年龄大约三十出头的华裔青年,他拿出两包盒饭,分别递给了大门外的乞丐,并礼貌地示意是送给他们吃的,然后就匆匆离开,看似继续往其他地点派发盒饭给乞丐及街友。

看来这青年也是响应最近网民发起的竖白旗运动下,主动加入援助行列的个人吧?

我为他的热心助人感到欣慰,并庆幸关丹还有许多民众,即使各自都受到疫情冲击,却乐意在本身能力范围内,向其他陷入困难的人提供食物援助,这不就是爱心社会的体现吗?

然而当我在银行内完成提款及付款后,刚步出大门,这名女乞丐就向我讨钱了。“老板,可以给我一点用钱吗?我已经很多天没有饭吃了。”

我感到讶异,“刚刚5分钟前,不是有个男子派饭给你们吗?”女乞丐看著我,顿了一下才回应说:“我没有(吃),给他了(指著另一名乞丐)。”我看看男乞丐,也没看到盒饭。

显然,善心人士派给他们的盒饭,可能已经被丢弃或藏起来了,以便继续向来往民众博取同情心,讨取钱财。

我有点小失望,告诉他们,这附近有数个食物库,都可以去拿免费食物吃,然后就快步 离开了。

其实,关丹市内有数家银行外的走廊,经常成为乞丐盘踞乞讨的地点,他们不会向你要求食物或物资,只要讨钱。

过去数次,我也看到银行保安一次又一次驱赶他们,即使在周末,也必定回来巡视,防止乞丐闯入自动出纳机处蹭空调纳谅。银行保安有一次和我聊天说,在疫情猖獗下,随处游走乞讨的乞丐对民众及银行本身的操作可能带来一定程度的感染风险。

不过有关当局对于乞丐活动却束手无策,虽然曾经大力取缔,但不久又见他们出来活动。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