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2/07/2021
医疗系统不胜负荷·谢守钦:政府应公布真相

谢守钦
谢守钦

(马六甲22日讯)民主行动党格西当州议员谢守钦指出,冠病疫情继续加重,卫生部医护人员工作量已不胜负荷,前线人员被冻结假期,工作得身心疲累,然而医院加护病床和隔离中心爆满的问题,还是越来越严重。

他指出,据向政府医院人员了解得知,甲州是全国医疗系统不足最严重的州属之一,譬如马六甲国贸中心(MITC)冠病治疗及低风险隔离中心的第一和第二级床位已经满额,而中央医院加护病床不足,卫生部职员也已体力透支。

他说,这名人员表示,执法单位应该严厉取缔不遵守标准作业程序的人士,包括乡村、甘榜及外劳群体,人民必须要自律,否则问题越来越严重。

谢守钦今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医疗空间不足是甲州目前最严重的问题,包括医院和隔离中心,人们也不知道甲州有多少种德尔塔(Delta)变种病毒确诊案例,然而甲州首席部长日前还谈及要马六甲迈入复苏计划第二阶段。

他认为,在当局关闭社区诊所以调动医护人员到冠病相关的单位值勤后,医疗服务依然面对人手不足的情况,那州政府下一步措施又在哪里?

他表示,一些州属的医生和护士,必须抉择将氧气设备安排给哪一些病人。

“政府是否应该公开医疗系统的真实情况,透明化公开资讯,是否我国已恶化至第二个印度?借此警惕全民疫情的严重性,谨记时时刻刻都遵守SOP。”

确诊者求助未获安排

谢守钦表示,近日接获一些确诊者的求助,充分显示病床不足和医疗系统无法负担的窘境,譬如一对华裔夫妻确诊后致电到冠病风险评估中心(CAC)询问,被告知没有工作人员和医院可收,无法对他俩进行评估,先生只好自行驱车载太太到中央医院。

他指出,69岁的太太患有糖尿病,确诊后开始不能进食及有呕吐症状,72岁的先生则有心脏病和血压相关病症,但两人的孩子皆在外州无法回来,

“两人周三傍晚5时到中央医院求诊,医护人员替他们抽血后就没有进一步指示,孩子在早上凌晨6时联络父母才知道父母亲一直坐着等到现在,不禁担心父亲的心脏和身体情况不能负荷,便打电话联络我。”

他说,今早8时联络中央医院负责人,才有人在8时30分左右替该名太太吊水,但先生就继续坐着,已经超过15个小时没有睡觉,孩子非常担心遂要求医院让他俩回家,但必须等到医院文件才能决定。

为父者确诊未获安排 传染家中4成员

他再举第二个例子,一家十二口的巫裔家庭中,30多岁的父亲因职场感染而确诊,等待卫生局的进一步安排等了四、五天,结果传染给家中的4个成员,包括年幼的婴孩。

此外,谢守钦说,日前单亲妈妈确诊留在家中隔离,却遇到住家火灾一事,他协助联络各隔离中心时被告知,大部分都已经爆满,甚至还有数百人在“排队”等待进入。

“我试过打给CAC询问,他们不能做决定,又推给冠病行动室,后者无人接听。就像上述单亲妈妈的例子,当时乡委会、警方和消拯局都无法做决定,该如何安排这名确诊者。”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