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3/07/2021
东京奥运成吐槽奥运·中国乾脆自买洗衣机
选手村仅有3个洗衣点,使张蓓雯在早上花了1个小时,才取得洗好的衣物。(张蓓雯IG截图)
选手村仅有3个洗衣点,使张蓓雯在早上花了1个小时,才取得洗好的衣物。(张蓓雯IG截图)

(东京23日综合电)东京奥运会的选手村至今已正式开放10天,内部诸多“槽点”也随着各国选手和教练在社媒或向媒体申诉,而逐渐浮出水面。

美国羽球名将张蓓雯日前在社媒上抱怨道,“为了收洗好的衣服,从早上7点排(队)到8点,等了1个小时。16栋楼却只有3个洗衣点。”

仅3个洗衣点严重不足

而据中国媒体报道指出,洗衣点虽可免费使用,但该设施数量显然不够,也不对工作人员开放,因此中国代表团在周四买了几个洗衣机自用。

曾被谣传为“防止运动员亲密接触”的纸板床,虽获奥运村负责人保证能承受200公斤的重量,仍未能取得运动员的信心。中国女子举重选手李雯雯日前便通过视频透露,自己目前直接睡在地上。

奥运村纸板床让选手不放心,中国举重选手李雯雯更直接“打地铺”。(李雯雯微博视频截图)
奥运村纸板床让选手不放心,中国举重选手李雯雯更直接“打地铺”。(李雯雯微博视频截图)

4间双人房仅2间浴室

另外香港羽球混双名将谢影雪日前透露,自己与队友入住的是4间双人房(共8人)的宿舍,但只有2间浴室兼洗手间,而感到“不太够用”。

自1988年以选手身份参战汉城奥运起,已连续参与9届奥运的俄罗斯击剑队教练马梅多夫在视察东奥的奥运村后直言,自己从未见过如此糟糕的选手村。

马梅多夫说,“我们(俄罗斯)的选手真的很可怜。这里简直不是21世纪的日本,而是中世纪。”

东奥选手村厕所天花板太矮,让人高马大的排球员沃尔维切需低头才能入内。(沃尔维切IG截图)
东奥选手村厕所天花板太矮,让人高马大的排球员沃尔维切需低头才能入内。(沃尔维切IG截图)

浴室天花板太低

俄罗斯排球男将沃尔维切也曾发布自己头快碰到浴室天花板的视频,同胞女网选手维斯妮娜则抱怨称“连肥皂都没有”,另有一名俄国手球选手则吐槽选手村没有电视、冰箱和简易厨房。

询及俄罗斯选手和教练抱怨选手村设施,东京奥组委发言人高谷正哲回应道,“奥运村内的冰箱、电视等电器都是有偿租赁的,各国奥运代表团下单后,组委会便会提供相应服务。很显然,他们(俄罗斯)并没有提交订单。”

东京奥组委首席执行员武藤敏郎则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第一次听说。选手村必须成为全体运动员能够舒心居住的地方。”

新闻中心餐饮售价贵得离谱

除此之外,东奥新闻中心的餐饮售价也为人诟病,其中餐厅内的汉堡套餐1份高达1600日元(约61.30令吉),自动贩卖机中500毫升的可乐售价为280元(约10.72令吉),据称外面仅需160日元(约6.13令吉)。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