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4/07/2021
白米/初六(利民济)
作者: 初六(利民济)

陋室霉墙,沙土坑洼,鸡鸣狗吠,湖畔野原。初入故乡,不和谐却浪漫的乡土味蓦然熏来,仿佛要把日子的平平无奇与刺鼻艰辛一语道尽。吃力地走在狭隘的廊子,跨越似有似无的水渠,并在杂树败叶里兜兜转转后,熟悉的院子引入眼帘。“我回来了!”

报复性的呐喊后,我吃力地将锈迹斑斑的铁门左右撑开,力气大得将墙缝上无辜的壁虎虫子通通吓了出来。

“回来了……”屋内传来老人呢喃般的欢迎词,小侄子更是兴奋地冲了出来,热情地替我将笨重的行李放好。浪子心的千斤担,也随旅箱卸下了。我大步入饭厅,不出所料,等待我的,是梦里牵绊萦绕令人垂涎欲滴的家传菜。两老早已为我准备碗筷。不愿多想,我立刻掀开饭锅,往碗中填上米粒。洁白的米是干净的乡,在蒸气升华下愈现美味。

电扇依旧咿呀呀的呻吟。我动起碗筷,将一大团饭塞入齿颊间,细细咀嚼着。在美味前,在平凡前,在寂静前,我竟然鼻尖一酸,泪雨欲坠!

有多久,没有家的感觉?

有多久,没闻到饭的香味?

盯着泛黄锅盖上未曾间断的炊烟袅袅,体会着口舌间米饭深刻的余温,细嗅着四周洋溢的熟食淡香,我猛然对幸福有了感应,有了质感!好久,没吃上口热腾腾的饭了……

都市的便利,生活的忙碌,使外卖意外地成了日常。也曾一回二回学着闲人到餐馆堂食,但送上的都是冰冷无情的米饭。吃盒饭时则更糟糕——连菜色都是凉的!

想到这儿,我狠狠地将暖饭塞入嘴里。舌心烫出了痛感,眼角泛起了泪花。小侄子惊讶地看着我,我却回避着,双眸只管流连在朴素的米粒中,心中渐渐有一分明白——不求满汉全席,但求餐餐温暖,不求华灯相伴,但求古人依旧。

有人说米要升糖低营养高,过去我是认同的,但如今浪迹天涯,放荡红尘后,却只希望一个老旧的鸡公碗,和一碗烫嘴的白米,不晓得是领悟来得太迟,还是回忆变得太珍贵。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