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5/07/2021
脸书言论监督之必要
作者: 考特尼·拉德施(Courtney C. Radsch)

十多年来,我一直是言论自由的专业倡导者。因此,我支持脸书(Facebook)监督委员会继续在该平台封禁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账号的决定,我也支持脸书规定在国家内乱期间,公众人物账号可能面临上限两年封禁的新协议。事实上,脸书应该更加大刀阔斧一些。

特朗普曾利用他社交媒体上的天字第一号讲坛攻击和骚扰新闻机构、政敌和前政治盟友。他也曾利用这一手段在2020总统大选中扰乱民心,尽管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选举存在大规模的违规欺诈行为,仍有相当大一部分的美国人一直质疑选举结果。此外,他还曾在冠病疫情期间利用这一手段向人们灌输不实信息。

换句话说,在社交媒体的助力下,特朗普破坏了支撑代议制政府运作的规范和制度,同时也使美国更多人因新冠疫情丧生。此外,他的骚扰行为和仇恨言论也正好踩在社交媒体平台规则雷区。

然而,在长达4年的时间里,特朗普此番行为被开了绿灯,因为社交平台都相信为他发表言论提供渠道是为公众利益着想,无论他的言论多么错误或危险。2016年总统大选前不久,脸书便推出了这种所谓的新闻价值豁免权。

但这样一来就出现了一个循环逻辑:因为世界各国领导人的发言“具有新闻价值”,因此他们获准不必遵守社区规范,但他们的发言之所以能成为新闻,正是因为他们违反规范的帖子具有煽动性。无论如何,领导人们——尤其是美国总统——随时都可以上新闻,只需举行个新闻发布会或发个新闻稿。

在特朗普煽动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暴乱后,他的社交媒体账户被暂时封禁,这显然是朝正确方向的一步。自那以后,推特(Twitter) 已永久封禁了特朗普的账号。 但脸书的大门仍然敞开,特朗普仍可重新登场。

脸书的监管委员会延续了最初的封禁决定,但对其模糊的性质提出了疑义。脸书认为,公司不应匆忙修订规则,而必须制定“明确、必要、适度的政策,以维护公共安全,尊重言论自由。” 至关重要的是,脸书的应对措施必须“与适用于平台其他用户的规则一致”。

这一点监管委员会就搞错了。的确,规则一致应该是一个目标,但各国领导人与普通用户不同,我们应该用更高的标准来要求他们。毕竟,他们若要煽动暴力,可比张三李四这些平民百姓容易得多。此外,社交媒体上发生的许多事情都挑战了现有的规范。特殊情况必须特殊对待。

脸书的最新政策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认识到了这一点。其政策规定:如果公众人物在持续发生的社会动荡和暴力活动期间违规发帖,我们的限制标准可能与其违规行为不相称,也可能不足以降低造成进一步伤害的风险。

但这一逻辑必须应用得更广泛。特朗普并不是唯一一个利用社交媒体平台,借助计算式宣传和买水军等工具煽动、操纵公共舆论的领导人。虽然脸书在美国、韩国和波兰等国家针对此类行为采取了措施,但迄今为止,它在伊拉克、洪都拉斯和阿塞拜疆等国家应对措施较少,或根本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这种差别对待并非无心之过。最近,数据科学家苏菲·张(Sophie Zhang)透露,在为脸书工作的两年半里,她发现有数十个政府“公然企图”滥用该平台,试图“误导自己的公民”。然而,脸书一再拒绝采取行动。据她所说,“我们不够在意,才没有阻止他们。”

除了漠不关心外,脸书也可能一直力图保护自己的商业利益,这可能也解释了为什么有报道称,该公司高管保护印度执政党人民党的成员,使他们免受违反平台仇恨言论政策的惩罚。甚至,一些禁止本国民众访问脸书的政权(包括中国、伊朗和乌干达)也被允许利用该平台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脸书不愿对这些政府采取行动,已经酿成了可怕的后果。脸书产品政策经理亚历克斯·瓦洛夫卡(Alex Warofka)在一份声明中指出,该公司在缅甸“改进了针对仇恨言论的主动检测机制”,并开始对那些“误导他人身份或行为”的账户采取“更严厉的措施”。但到那时,脸书已经协助了针对缅甸罗兴亚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大规模暴行。同样,虽然脸书曾在二月以“煽动暴力”为由移除了缅甸军方的官方主页,但那已经是军方推翻民选政府之后了。

不管你喜不喜欢,脸书的力量相当强大。在许多国家,它是政府支持的那些主导国家媒介生态系统的媒体外为数不多的备选媒体之一。而对于用户来说,它几乎成了互联网的代名词。这正是政府当局投入如此多资源来操纵它的原因,也是为什么脸书必须负责阻止他们。

当然,监管机构也要发挥作用。但到目前为止,他们采取的方法存在严重缺陷。包括美国佛罗里达州、德克萨斯州和波兰在内的一些国家或地方一直在开倒车,试图禁止社交媒体平台删除本不违法的内容或帐户。美国和欧盟的监管机构正在考虑,是否应该在本质上,将互联网的某些部分视为公用事业或“公共运营商”。但总体而言,监管机构需要少关注发布内容,多关注平台设计、广告技术和垄断力量。

与此同时,脸书应该清理掉那些实施种族灭绝的军队,攻击、操纵民众的政府和屏蔽用户的领导人的账号。由私人营利性平台设计的、旨在最大限度提高参与度、激化两极分化的公共领域算法绝对不利于解放。相反,对于许多人来说,它是致命的。如果政府、公职人员和政党违反平台的服务条款并利用平台侵犯人民权利,他们必须被迅速制裁、严肃对待。

————————————————————————————

考特尼·拉德施,保护记者委员会前宣传主任,著有《埃及的网络激进主义和公民新闻:数字异议和政治变革》

© Project Syndicate 1995–2021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