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5/07/2021
父亲病危挣扎出征东奥·孙一文剑下念亲落泪
孙一文在女子个人重剑决赛在骤死战一剑绝杀,以11比10力挫波佩斯楚摘金。图为孙一文胜出后被教练奥布里兴奋抱起庆祝。其教练激动庆祝的程度,也成了当天话题 。(美联社照片)
孙一文在女子个人重剑决赛在骤死战一剑绝杀,以11比10力挫波佩斯楚摘金。图为孙一文胜出后被教练奥布里兴奋抱起庆祝。其教练激动庆祝的程度,也成了当天话题 。(美联社照片)

(东京25日综合电)中国连续3届奥运女子个人重剑皆夺铜后,孙一文周六在东京奥运会终于为中国摘获该赛项金牌,但其实孙一文是在得知父亲病危下参赛……

孙一文当天赛后受访时含泪透露,“就是(出征)前1个月,已下(父亲的)病危通知书了,我就很难选择。因为医生说,快的话也就10天,慢的话可能也就是这几个月。

虽父亲病危,肩负使命的孙一文仍决定出战东奥,最终也达成摘金目标。图为孙一文提及父亲时神色悲伤。(视频截图)
虽父亲病危,肩负使命的孙一文仍决定出战东奥,最终也达成摘金目标。图为孙一文提及父亲时神色悲伤。(视频截图)

为国家使命而决定出战

孙一文坦言,“(当时)我马上要比赛了,我就很害怕,回国后可能就再也看不到他了。但是我没办法,我必须得为国出战,我有自己的使命。”

最终孙一文不负使命,成功击落中国此前未曾夺得的女子个人重剑金牌,也是中国击剑队在奥运的第5枚金牌。

孙一文说,“目前来说,(父亲)状况还不错,命是保住了,我们一家人还比较乐观。父亲也是一直支持我出国比赛,来参加奥运会,因为这是大家所有人的希望。”

孙一文于女子重剑个人决赛勇夺金牌,为连续3届奥运在该赛项夺铜的中国取得重大突破。图为孙一文咬金庆祝。(美联社照片)
孙一文于女子重剑个人决赛勇夺金牌,为连续3届奥运在该赛项夺铜的中国取得重大突破。图为孙一文咬金庆祝。(美联社照片)

母亲激动流泪

而在孙一文的家乡—山东栖霞市庄园街道王格庄村,当孙一文摘金时刻到来,亲戚邻里雀跃欢呼时,孙一文的母亲则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孙一文的母亲受访时直言,“女儿(孙一文)圆了上届奥运的梦,这块金牌得来不易!”

孙一文备战东奥期间也曾历经低潮,中国击剑队在2019年12月出国集训,没想到因冠病疫情肆虐中国,使原本只是2个月的集训期无限延长。当时孙一文与队友皆因思乡而焦虑不已,也开始小毛病缠身。

因疫情曾经流浪国外

后来终于买到归国机票时,孙一文坦言,“我们真的感动得哭了。终于回国了,之前就感觉自己是在国外流浪,能回国觉得一身病都好了。”

在前3届奥运自己与前辈李娜和孙玉洁皆未能杀入决赛,只能满足于铜牌的女子个人重剑,孙一文此番在东京赛场终于成功为中国突破半决赛的考验,最终也在决赛一举将自己的里约奥运铜牌“镀”金。

孙一文(右)在决赛骤死战后击出致胜分后,兴奋握拳庆祝,与高举双手“认输”的波佩斯楚形成鲜明对比。(新华社照片)
孙一文(右)在决赛骤死战后击出致胜分后,兴奋握拳庆祝,与高举双手“认输”的波佩斯楚形成鲜明对比。(新华社照片)

骤死战一剑夺金

孙一文在决赛则是3局战罢后不分胜负下,最终于骤死战闪避后反击绝杀,以11比10力挫罗马尼亚选手波佩斯楚摘金。波佩斯楚屈居银牌,铜牌则由爱沙尼亚选手卡特里娜夺得。

孙一文认为,“我能拿到冠军对于中国击剑对是提升,这说明我们在击剑技战术方面也是很强的队伍,更加坚定我们肯定能越走越远。”

而匈牙利选手斯兹拉吉伊则称霸男子佩剑,他在决赛以15比7战胜意大利选手路易吉摘金,路易吉收获银牌,铜牌归属韩国选手金政焕。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