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6/07/2021
玛丽安莫达.阿末扎希是自救,还是救巫统?
作者: 玛丽安莫达(Mariam Mokhtar)

7月13日,阿末扎希革除了该党的选举主任职务,即有争议的巫统最高理事会成员达祖丁;由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取代,并立即生效。

很多人可能会想,如若阿末扎希是在试图清除党内(对他)不忠的人,是不是做得“太少,太晚”了。还是他最终可以成功“改善”巫统的形象?

大马人惊恐地回忆起达祖丁对轻快铁严重事故的糟糕处理,他告诉记者,情况是正常的,两辆列车只是互相亲吻,并为没有造访事故现场或探望住院的受害者提出了借口。

达祖丁是一块吸引批评和嘲笑的磁铁。阿末扎希摆脱达祖丁是正确的。

当阿末扎希在与慕尤丁的国盟争权夺利的关键时刻中需要所有议员的支持时,谁知道达祖丁会忠于谁?

阿末扎希已将公开支持慕尤丁的巫统国会议员撤职。今年1月,阿末扎希解除了国阵总秘书安努亚慕沙的职务,他是联邦直辖区部长,也是格底里国会议员。安努亚还说,还有8名反对党议员将叛变并支持国盟。

在3月,安努亚声称,国会议员被国盟吸引的原因是因为其良好的表现,并说:“理由是政府现在的工作是专注于履行职责,包括抗疫、经济复苏、种族团结及政治稳定。”

在国盟未能控制疫情、经济下滑、国家政治动荡、外国投资者警告说他们将迁往其他国家的情况下,安努亚现在的看法是什么?

4月,阿末扎希革除了沙希旦的玻璃市巫统主席职。沙希旦在支持阿末扎希和慕尤丁之间摇摆不定。

那么,阿末扎希什么时候才会革除决定避开内讧、人在巴黎的纳兹里?纳兹里通过身在巴黎这个安全地点,以及其妻子的社交媒体上发射炮弹,无论是否得到她的默许。

阿末扎希是为巫统在第15届大选中争取机会,还是只是在拯救自己?他面临着许多贪污、洗钱和失信的法庭控状。

还是说阿末扎希会成为领导巫统的人?该党已经失去了它的权力、它的声音、它的可信度和它支配条件的能力。它是自然死亡,还是在可预见的未来继续维持其生命?

阿末扎希可能已经获得了一些喘息的空间,但他必须加快行动。随着疫情对生命、经济和人民生活的影响,人民将开始寻找负责人。尽管国盟执政,但人们也会认为巫统是国家乱局的共同制造者。

作为大马新副首相,巫统的沙比利自然会成为他们的目标。他领导国家安全理事会,在紧急状态下负责许多决策。也许,慕尤丁故意提名沙比利,以转移一些责任,让巫统来承担。

像凯里和希山慕丁这样的巫统政治人物如今已经与国盟牢牢联系在一起。他们试图低调行事,保持低调,因为他们知道事情在改善之前会变得更糟。

凯里和希山慕丁和所有国盟的政治人物一样,都在考虑自己的未来。他们不想被卷入战火之中,并希望在不断恶化的土团党和巫统的血战中全身而退。他们希望能在这场厮杀中幸存下来,并在未来继续执政。

今天,政治人物相互争吵,争权夺利,推进自己的目标。许多公司已经停止运作,外国投资者可能会转移,但土团党、伊党和巫统对这些视而不见。

阿末扎希可能无法拯救自己,但也许,更多背景清白且有能力的人(如果在基层还有的话),可以拯救剩下的东西,建立一个可靠的政党,即巫统3.0?

无论如何,执政党都需要一个有效率的反对党来保持警惕。

Mariam Mokhtar: Umno-Baru is ripe for culling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