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8/07/2021
商业旺区车位难寻·研究收费制减停车时间
作者: 庄舜婷
雪州许多兴旺的商业区会出现泊车位不足问题,问题的症结是车辆没有流动。(档案照)
雪州许多兴旺的商业区会出现泊车位不足问题,问题的症结是车辆没有流动。(档案照)

“雪州是个发展先锋州,许多兴旺的商业区往往出现泊车位不足的问题,而在商业区周边的地段通常都已被‘物尽其用’,可以用来划车位的空间都已划上泊车位,能够兴建停车场的地段都已设有停车场,甚至是多层停车场。

雪州有10个地方政府(乌鲁雪兰莪和沙白安南县议会除外)推行泊车收费制,共计有26万4000个公共泊车位,但为什么泊车位总是不足?民众前往商业区还是苦找不着车位呢?

抱怨没有用,我们应该换个思维和方法去看待泊车这件事。

若民众以障碍物霸占车位,将泊车位“私有化”,将面对地方政府开出罚单,罚款250至1000令吉。(档案照)
若民众以障碍物霸占车位,将泊车位“私有化”,将面对地方政府开出罚单,罚款250至1000令吉。(档案照)

车位“私有化”民众没得停

有没有试过进入一些商业区绕了15分钟找不到车位?或好不容易找到空位,但趋向前看却有椅子、圆锥筒、箱子或水桶等障碍物,才无奈发现原来车位已被‘私有化’?

相信这是巴生河流域驾驶者都面对过的窘境,这或多或少促使大家会减少到难找车位的旺区消费,由此可见,商业区的车位也直接影响地方经济。

以梳邦再也市政厅为例,在较为兴旺的商区,譬如首邦市区SS15区有2500个车位,蒲种公主城第二区则有1635个车位。这些商业区面积不是太大却拥有上千个车位,但是在疫情爆发前,这些地方天天车水马龙,车位难求。

在旺区设立再多泊车位也不够,因为问题的症结是没有流动,商店的业者和员工从上班开始就占用车位直到放工,也有业者为了方便上下货,而用障碍物霸占车位,导致民众找不到车位。

可举报霸占车位

虽然没有明文规定泊车位只供顾客,但是要增加商业区的流动性,固定上下班时间的业者和员工可以采用公交或电召车前往,优先把车位让给外来者。

至于用障碍物霸占车位者,若快速上下货短暂使用还可以接受,但若是长时间霸占,民众可以向地方政府举报,事主可以被罚款250至1000令吉。

黄思汉(雪州行政议员)
黄思汉(雪州行政议员)

或可预定车位

除了人民的思维,州政府也着手研究泊车费制度和方法,其中包括计划从2022年1月起将全面停用泊车固本,以电子化缴付泊车费取而代之,同时在一些旺区设立泊车热区,以减低泊车时间的方式,增加商业区的流动性。

有在外国驾车经验的人都知道,一些商业区有几个不同的泊车收费,越是繁忙的街道泊车费越贵,此举主要是促进商业区的流动性。此外,越是靠近轻快铁站及公交站的泊车费也很贵,这是要鼓励民众摒弃轿车改用公交前往目的地。

这些收费制度及方法都值得我们参考和探讨,以在雪州一些商业旺区实行。或许我们可以在保持现有泊车费率下,调低泊车的时间,譬如在银行附近的泊车费保持60仙不变,但泊车时间从1小时减至半小时,同时最多可以泊两小时。地方政府已着手胥视每个商业区的情况来作探讨这些措施的可行性,最快可以在明年实行。

自从雪州政府推出“精明雪兰莪泊车”手机应用程式后,因为便捷,所以民众更乐意泊车付费和罚款,未来或会增加查看车位及预定车位的功能,我们希望通过科技能让泊车变成是一件容易的事。

泊车费可提升商区安全措施

在雪州,沙亚南市政厅拥有8万个收费泊车位,是州内拥有最多收费泊车位的地方政府;第二为梳邦再也市政厅,有4万5000个车位;第三则是巴生市议会,有3万6000个车位。各地方政府的泊车费不同,但都维持在可负担范围,这些收费也是地方政府的收入来源之一。

也许部分泊车费收入可以归纳作为商业区安全发展资金,地方政府可以胥视需求拨出一笔来提升商业区安全措施,例如安装闭路电视、街灯、有盖走道及路牌等,这样不但可以逐步提升商业区的安全,同时是对缴费泊车费者的一种回馈。”

柯鹏飞(巴生市议员)
柯鹏飞(巴生市议员)

柯鹏飞(巴生市议员):可善用后巷辟泊车位

“谈到泊车课题,可分为3个部分,即城市规划、地方政府的角色及使用者的态度,必须将这3个部分加强,以系统化进行重整。

我认为在城市规划上,可善用后巷开辟为泊车位,目前有许多后巷肮脏及不安全,民众宁愿在店前双重泊车,也不会把车子泊放在后巷。

多层停车场须明亮干净

市议会也应考虑在商业区兴建一座多层停车场,如今就算有多层停车场也会被荒废,因为没有保安人员看守,灯光阴暗及环境肮脏而令人却步,因此要提升多层停车场的基设,确保明亮及干净卫生。

我曾向执法组建议,把交通罚单与陆路交通局(JPJ)连接,只要没有缴付市议会罚单,就不能更新路税,我相信大家都不敢乱泊车及乖乖缴付罚单,否则许多人都不把罚单当一回事。

有许多自私的商家霸占泊车位,市议会必须充公障碍物及向业者开罚单,若业者之后屡犯,必须将业者提控上庭,采取严厉的行动,民众就不敢违法。市议会的执法组及法律组应多协调,在执法组开出罚单后,法律组跟进处理,将冥顽不灵者提控上庭。

可区分旺区收费

国人的公民意识必须加强,国人的心态是必须把车泊放在店前面,不愿停放较远地方,以致双重泊或随意泊车,导致交通阻塞。

我认为,可限时泊车一至两小时,区分繁忙及非繁忙地区的泊车费,在繁忙商业区提高泊车费,鼓励民众共车去工作。或是通过公共交通衔接,民众将车辆放在非繁忙区,乘搭公交至繁忙区工作,这是双赢的方式,还可以疏散繁忙地区的交通。”

陈瑞雯(安邦再也市议员)
陈瑞雯(安邦再也市议员)

陈瑞雯(安邦再也市议员):店家不愿租特别车位

“在主要的商业区,如班登柏兰岭、安邦太子园等,都面对泊车位严重不足问题。有些则是店屋,楼下是商店,楼上是住家,不管商家还是居民都需要泊车位。

许多商家不愿意向市议会租用特别泊车位(Sewa Khas),并将公共泊车位霸占为己用。常见的是修车厂、洗车中心、汽车饰品店、汽车隔热膜店等,他们只租店前面的一两个位,却把其他的泊车位也霸占,同时霸占了5至6个泊车位,有者甚至连一个位都没租。

他们以做生意为理由霸占车位,我们也曾劝告他们,但他们却反指我们阻碍他们做生意。有时我们也会很为难,当接到民众投诉后,我们给予劝告,结果却不欢而散。

市议会执法人员可对霸占泊车位的商家开罚,若发现泊车位上有障碍物,并确认是商家所有,可开出罚单或直接充公障碍物。

很多人觉得租用特别泊车位价格贵,因此不愿意租而宁愿霸占,一个特别泊车位每月240令吉,可能对需要租用多个车位的车厂来说是一个负担。

店屋居民有优惠

至于在店屋区,如班登柏兰岭商业区,市议会也给予居民优惠价格的泊车费,每个月费用约70令吉,必须用门牌税去申请,一个单位只限一辆,以解决综合发展地区的问题。”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