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昔日专栏迷你相馆
7:50am 19/07/2021
Frank Wong/孤岛山头
作者: Frank Wong

(摄影:Frank Wong)
(摄影:Frank Wong)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独自留守在家,已经两个来月。先不要回来,我跟妻说。留在小镇上,那里安全得多。不就是一个,鸡蛋不要全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吗?屋里日夜都有音乐,那是时间的刻度。一天里面,总有几次就这样在椅上睡去,醒时眼睛如冷水浇过。又或是神经质地弹起,怀疑唱片是不是转完了。阳台日光猛烈时,我会去看看植物。它们有的枯死了,有的茂盛得莫名。譬如那开花到一半就死去的向日葵,疯长的马铃薯枝叶,还有那无论怎样看都没有什么存在意义,妻交代要照顾好的绿色植物。一天最暗的时刻,是黄昏。你可以察觉到光的逐渐消失。此时在教课的我,总需要很努力才能够看清计算机上的数字。待得工作结束,夜已经降临许久,室里反而明亮许多。于是将灯关去几盏,吃起了晚餐。一天过去,不埋怨,不哀伤,无悲无喜,活得如一台仿佛可以永远转动的机器,操作时无噪音,冷静平滑。夜里看剧,见靖安司内报时博士庞灵注视着水钟,双眼低垂,心无旁骛。看着看着就疗愈了。但又到底是治愈了什么呢?替我抱抱孩子们吧,我跟妻说。直到后来,儿子开始认得,这是爸爸的抱法,这是爸爸的亲吻,这是爸爸的思念。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室内】

里头有多首歌,它们都很难听。过于喧嚣的〈室内〉,我无法过电。不如,给我90分钟的栋笃笑。一支麦克风,一道光,认认真真地说些笑话。荧幕里的剪接如此精致,灯光色彩如此斑斓多变,那些脸部的大特写如此爱自己,我越看越分心,于是开始刷起手机来。有一幕,本汉哭了,镜头往前推进,再推进。一个人哭了,但是他还在操作着他的摄影机,我感到了无比的尴尬。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中学日子,社团活动总有一些那样的安排。众人围坐一圈,大家都得说些感性的话,最后总有人哭。那一刻你总盼望一切尽快结束,又或许你曾经也投入其中而如今不愿意再记得。〈室内〉的眼泪,就是那样的眼泪,它唤醒了远古的记忆。那些硬挤出来的情绪,总让你不知所措。又或是因为,一个孤寂的人,不容许他人诠释自己的孤寂。孤寂们河水不犯井水,各据一方山头。每座山上都有歌,但就都觉得对方的难听,都觉得对方是虚假的。你的室内,不是我的室内。而独处时的哀伤,它很安静,如冷刀无声刮过,不会是一部又唱又跳的音乐剧。

更多文章:

ADVERTISEMENT

Frank Wong/希治阁的后窗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