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31/07/2021
【风乡墨苑】与鱼为乐的陈锡泉(下篇)

左起为陈礼忠,笔者薛君毅,陈礼扬一起展示陈锡泉书法。
左起为陈礼忠,笔者薛君毅,陈礼扬一起展示陈锡泉书法。

文/薛君毅

半生商海多操劳 临老挥毫兴致高

自创鱼书成众爱 一枝独秀领风骚

鱼对中国人而言,向来有很好的寓意,鱼和余的读音相同,象征着繁荣和盈余。 也寓意一个人非常有才华,有着“藏龙”和“卧虎”的寓意。鲤鱼跃龙门,寓意前途光明,晋升高职,飞黄腾达。常常就和鱼联系在一起的有莲花和牡丹,则象征着富贵吉祥。

陈锡泉在山打根书艺协会雅集中现场挥毫。
陈锡泉在山打根书艺协会雅集中现场挥毫。

陈锡泉喜欢鱼,可以说喜欢到极致。这肯定与他祖籍地潮州家乡以及后来在二河口捕鱼为生的经历有关,可以说是一种思乡与怀旧的情意结吧。他写鱼画鱼,以鱼入书,最终自创了别具个人面目的“鱼书”,广受大家的欢迎。

陈锡泉的“鱼书”,乍看是鱼,细看有字,贯穿是诗。

不管任何一个方形的汉字,只要一经陈锡泉的大脑“扫描”,再经过他的毛笔一挥,一尾尾“鱼书”便跃然纸上。从笔画最单一的“一”字,到笔画繁杂的“礼”、“学”等字;从结构独体的“山”字,到内外左右上下结构的汉字,可以说没有一个字是可以难倒他的。

曾经有人提出质疑,陈锡泉所创作的“鱼书”诗词书法作品,乃是经过在家中长时间闭关一一设计,再经过“美工”手法慢慢绘制而成,绝不能现场进行即席表演,因而提出即席命题,想让他出洋相。没想到陈锡泉接过命题以后,不假思索,提笔便挥,不一会功夫就把共十四字的七言对联当场示众,在场者无不瞠目结舌,喝彩连连。

大马书艺协会山打根联委会每每举行“书友雅集”,到了陈锡泉挥毫环节总是能掀起一阵高潮。他总喜欢露一手独一无二的“鱼书”娱乐与会者。每当一幅“鱼书”产生,现场必定鸦雀无声,每个围观者都陷入沉思当中,暗自揣测每一尾鱼的“真实身份”。一旦有人全然答对,陈锡泉便将该幅“鱼书”赠与,此时又是一片掌声。

难道这位在人前风光的陈锡泉天生异禀,与生俱来就有此超强创造力,一以“鱼书”笑傲书坛?当我采访过陈锡泉的两位孙辈陈礼忠及陈礼扬后,答案显然不是。

陈锡泉独创一格的“鱼书”。
陈锡泉独创一格的“鱼书”。

在礼忠、礼扬兄弟俩耗费许多精力和时间所整理出其祖父的书法遗物中,有大部分作品并不是“鱼书”。他们称其祖父一有空便揣摸各种曾经看过的书法字体,即便手上没有笔墨,他都可以以指头书空,念念有词,似有所得。我一一看了老先生的遗作,在没有半点正规书法指引的年代,一位出身艰苦而一辈子在商场打拚的商人能有如此大量的书法习作,实在令人汗颜。

陈礼忠告诉我,他祖父是在70岁以后才开始练习书法。尽管生活宽裕,他依然坚持以最简约的方式练字,那便是以旧报纸和加了水的淡墨。往往一写就是好几个小时。有时风吹纸飘,难免墨滴处处留痕,再加上重复加水的宿墨,其味尤其难闻,经常受到家人的抗议。然而这些都没有让陈锡泉打退堂鼓,反而愈战愈勇,发奋图强,遍临楷行隶篆诸体,采集各家精华,最后开创出别具一格的“鱼书”。

值得高兴的是,陈锡泉的这两位孙辈也继承潮州世家的美好品德,为人谦恭有礼,做事尽心竭力,成为一方栋梁之材。陈礼忠目前担任马来西亚潮州公会联合会青年团干训局副局长、沙巴潮州公会青年团联谊会主席等要职,自2008年开始负责承办山打根学艺比赛的各组项目,任劳任怨,口碑极佳。陈礼扬则学有所专,一样传承其祖父的创业精神,创立电子媒体公司,服务大众,精神一样可嘉。作为陈家南洋第一代先祖的陈锡泉,想必含笑九泉。

陈礼忠珍藏祖父赠予的“鱼书”书法。
陈礼忠珍藏祖父赠予的“鱼书”书法。

陈锡泉为山打根德教会题写“功德堂”匾额。
陈锡泉为山打根德教会题写“功德堂”匾额。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