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31/07/2021
巫启贤专栏《歌.就是这样开始》|《星空下》与黄元成

0684TFN202173115112010314606.jpg

当年新谣风云人物里面,除了金牌组合地下铁的成员以外,最合得来的人就是“水草三重唱”的黄元成,此君平实,幽默诙谐,真心地欣赏我,43岁的黄元成2006年在北京心脏病发逝世,至今时常遥想怀念!

1984年是台湾巨星苏芮的辉煌时代,她的摇滚乐所向披靡,折服了每一个乐迷,当然包括我。

写了很多首简单、清新的作品后,我发现所谓的新谣没有一首是有摇滚风格,这 时心里升起两个字“Why Not”,咬紧牙根,把苏芮所有重节拍的歌死刨烂刨,终于从木吉他的简单分解和弦走了出来,先把《星空下》的前奏像一个摇滚吉他手式的弹了出来。当时心里像是海啸扫过一般,我知道创作有新出口了,从此以后会天翻地覆了!

灵感来自飞机外的云海

1985年,机缘巧合之下,苏芮要去印度尼西亚开演唱会,来新加坡组了和音伴唱团,元成和我有幸加入了,那是我们俩第一次结伴出国,竟然还是坐飞机。

21岁的我们在机上兴奋不已,把飞机餐吃得光溜溜,机上的人都睡了,我们俩还聊个不停,我当时把《星空下》的曲子放进walkman随身音乐播放器里让他听,他听后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说:“你真X妈的大胆,我没想过新谣是可以摇滚的!”

元成望着窗外,过一会跟我说,“从飞机看到的景色,天空好像在脚底,大海就像握在手里。”我看着他说,“please! 把你刚才的形容写成歌词,这首歌就拜托你了。”

后来《星空下》这首歌横扫乐坛,引来很多的赞叹,也引来不少的批评,说新谣不应该是这样的,后来只要在台上唱这首歌,台下的歌迷就嗨到爆。其实一直都没人提起,在还没有新谣这个名字的时候,已经有了地下铁,已经有了《邂逅》,已经有了票房,只不过在一个时代某一种现象总要有一个名称来概括,而新谣这个名称的产生,把我们都概括在一起了。

现在的新加坡流行音乐已经变身为自由飞翔的蝴蝶了,当年的毛毛虫很可爱,很值得怀念。但是也没有必要强迫蝴蝶去扮成毛虫,就让他留在记忆里。当时好简单,纯真和粗糙所造成的单纯美,千万不要被现在的专业、精准给破坏了,please,千万不要!朦胧是美的。

转载自新加坡《联合早报》

新加坡音乐人黄元成创作过不少脍炙人口的歌曲。
新加坡音乐人黄元成创作过不少脍炙人口的歌曲。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