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04/08/2021
动画设计师——动画片的力量
作者: 蒙慧贤

除了日常工作,动画设计师还需要紧跟步伐学习各种软件和工具的操作,以提高技能和动画片的效果。
除了日常工作,动画设计师还需要紧跟步伐学习各种软件和工具的操作,以提高技能和动画片的效果。

动画设计师负责设计人物,赋予角色以灵魂和生命,需要有相当的美术功底。
动画设计师负责设计人物,赋予角色以灵魂和生命,需要有相当的美术功底。

动画片里头的天马行空和奇思妙想,除了为人们带来娱乐和想像,也带来许多耐人寻味的深刻含义。

作为动画片的创作者,动画设计师往往决定着作品在视觉上的最终呈现效果,负责勾勒人物设计,赋予角色以灵魂和生命,同时为剧本铺设情节、场景、画面、色彩、声音等。他们除了需要良好的美术功底、表现力和丰富想像力,还得熟悉动画软件技术,让艺术和技术相结合,去创作出幽默动人的作品。

作为动漫迷兼动画设计师,会如何看待这份职业的使命感,以及动画片的力量?来听听两位本地动画设计师王思颖和曾雄威的分享。


《乘风破浪的少年》主角Erphan在困境中靠捡瓶子为生,主动替家人争取三餐温饱。
《乘风破浪的少年》主角Erphan在困境中靠捡瓶子为生,主动替家人争取三餐温饱。

王思穎(动画设计师和兼职讲师) :看大量作品,常学习新技术

王思颖自小就喜欢画画,中学时碰巧是动画片盛行时期,《Chicken Little》、《Monsters, Inc.》、《Toy Story》等动画片吸引许多观众,也陪伴她度过青春岁月,让她憧憬未来也能够透过动画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世界观。

中学毕业后,她在多媒体大学(MMU)修读电影和动画系,随后曾在一家后期制作公司工作,辞职后踏足教育界,并在2年前成立自己的工作室Seeing Artelier,如今是一名动画设计师和兼职讲师。

对每个动画设计师来说,艺术美感和审美能力是必备基础,需要长时间的培养和练习。王思颖平时都会看大量作品,跟同事之间互相分享新的动画片、照片、技术等。

“我们看到美的东西不是看完就略过,而是思考美的背后因素,看看(该作品)有怎样的前景和后景,颜色怎么分配等等。平时多积累参考资料和素材,那么在工作找上门时,就能够用来参考和激发灵感,不慌不忙在短时间内构思设计。”

问怎么定义一部好的动画片,王思颖笑说,自己是个很靠感觉走的人,只要故事打动到自己,能走进观众心里,让人看完了以后画面依然烙在心里的,就是一部好的动画片。因此在做动画片时都会告诉自己,“先要感动自己,才可能会感动到其他人。”

“动画片它可能藏着很深的意涵,观众能会意到的就会意到,不然也可以当作一部轻松的剧来看。对我来说,只要那部动画片可以让我看了引起思考的,有所启发的,就已经很吸引我了。”

《昔日童工,今日英雄》主角Akhi凭自己的缝纫手艺协助社区解决口罩急缺的问题,成为当地社区的英雄。
《昔日童工,今日英雄》主角Akhi凭自己的缝纫手艺协助社区解决口罩急缺的问题,成为当地社区的英雄。

制作动画片过程中,曾雄威参考了相关的文章照片,了解故事主角的当地环境状况,为剧本铺设更符合真实状况的情节与场景。
制作动画片过程中,曾雄威参考了相关的文章照片,了解故事主角的当地环境状况,为剧本铺设更符合真实状况的情节与场景。

制作动画片过程中,曾雄威参考了相关的文章照片,了解故事主角的当地环境状况,为剧本铺设更符合真实状况的情节与场景。
制作动画片过程中,曾雄威参考了相关的文章照片,了解故事主角的当地环境状况,为剧本铺设更符合真实状况的情节与场景。

制作动画片过程中,曾雄威参考了相关的文章照片,了解故事主角的当地环境状况,为剧本铺设更符合真实状况的情节与场景。
制作动画片过程中,曾雄威参考了相关的文章照片,了解故事主角的当地环境状况,为剧本铺设更符合真实状况的情节与场景。

曾雄威(动画设计师兼插画师) :要有想像力和创新意识

今年25岁的曾雄威(Daniel Chen)自小就喜欢看卡通,诸如《Superman》、《Batman》等动漫,陪他度过了美好的童年和青春期,让他立志未来朝向动漫领域发展,制作属于自己的卡通片。中学毕业后,他在拉曼大学修读动画系,如今是一名动画设计师,也是一名自由业者和插画师。

动画设计是一项团队工作,制作一部电影或动画片不是一个人就能轻易完成的事,需要很多的专业人士合作。许多的动画工作室分为不同部门,分别来处理不同的部分,例如动画(Animation)部门的职员,就会专注于动画制作,工作不会涉及剧本和角色概念等。由于团队庞大,需要很好的沟通和协调能力。

相比之下,自由业者经常是一人包办所有前期制作、中期制作、后期制作的工作。目前是一名自由业者的曾雄威表示,自己的时间和工作环境相对自由而有弹性,但工作量也相对较多。

他指出,时间对动画设计师而言是个绝大的挑战,很多时候都需要加班去完成工作。每当接到新任务,他就会定下自己的时间进度表,确保准时交上作品,跟客户即时沟通协商,不拖延。

在他看来,要画出有灵魂的角色、制作出“有感觉”的动画作品,丰富的想像力和创新意识是动画设计师不可或缺的能力。与此同时,还要紧跟步伐学习各种软件和工具的操作,例如After Effects、MAYA、Macromedia Flash、Adobe Illustrator等等,不断提高自己的技能和美术功底。

【接触世界宣明会】

每一年世界宣明会都会在各地的扶贫社区收集题材故事,包括拍摄一些纪录片。今年由于疫情关系导致拍摄工作无法进行,因此编剧希望透过动画短片的方式,让更多人了解贫困社区脆弱孩童的挑战,同时看见故事主角不轻言放弃的精神。

在学长和朋友的牵引之下,王思颖和曾雄威接到了马来西亚世界宣明会的邀请,分别制作饥饿30公益动画短片《乘风破浪的少年》和《昔日童工,今日英雄》。

Erphan捡瓶子养家人

片长约4分钟30秒的动画片《乘风破浪的少年》,剧中主角Erphan是个来自缅甸的10岁小男孩,他和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孩童一样,正处在水深火热的困境当中。他靠着捡瓶子为生,主动替家人争取三餐温饱,他的积极态度、笑容和想要生存下去的精神,值得很多人学习。

王思颖坦言:“起初接到这个任务时蛮担心的,幸亏好剧本描述得非常详细,看剧本时好像在看着一本故事书,透过文字,脑海中很快就已浮现整个构图、流程、画面感觉和音乐呈现、节奏等。”

她不讳言,在前期制作的角色设计时,她就面对很大的难题,近乎大半天时间都没法描绘出主角Erphan的气质,“画不出,一直没那个感觉,画出来的好像都是那种吃得三餐温饱,肥肥胖胖的富家子弟。”在向同事请教后,最终才画出“有感觉”的人物角色,也就是我们眼前所见的Erphan动画造型。

仔细观赏,可发现片中以瓶子贯穿整个动画片头片尾。王思颖表示:“因为瓶子是维持他们家人生活的一个很重要的元素。因为片头已交代了他在拾瓶子,所以在逃难的过程中,我用瓶子和海的意象去表达了一家人的流离失所。”

片尾的Erphan虽然没回到原来的家园,但其实无论在哪,只要家人在身边,就是圆满的,哪里都是家。这背后的故事深深感动了王思颖。

“如果说希望影片能带来什么,我觉得只要能感动人吧。只要感动到一个人去为这些孩子做些事,我觉得都很好了。我们每个人的力量很小,但每个人加起来的力量会变得很大。”

关于动画设计师的使命感和成就感这件事,她坦言:“以往我都在做一些美观的东西,直到今年有机会帮世界宣明会制作这部动画,让我发现,其实做怎样的动画不重要,重要的是内容能不能带出正向的信息,不是仅仅追求美而已。”她希望未来能做出有意义的动画片,带给别人快乐同时,也启发和帮助更多人。

Akhi辍学到虾加工厂工作

曾雄威参与制作的动画片《昔日童工,今日英雄》,主要讲述一名来自孟加拉的女孩Akhi的故事,她的爸爸因身体状况而无法工作,为了支撑家里的经济,Akhi不得不辍学与妈妈和姐姐在虾加工厂工作。在世界宣明会的帮助下,Akhi脱离了童工生涯,同时发掘出自己对裁缝的兴趣,为家庭带来收入。就在疫情暴发之后,她凭着自己的缝纫手艺,协助社区解决了口罩急缺的问题,成为当地社区的英雄。

“当我在读这个剧本时,我觉得自己有被感动到,我能想像出自己要做的是什么画面,所以就在几个剧本当中,直接选了这剧本。”

由于该动画片谈的是“城市贫困”主题,在此他也参考了相关的文章照片,了解当地的环境状况,为剧本铺设更符合真实状况的情节与场景。

他在片中巧妙地以种子和大树穿插在情节里头,从获得灌溉的一颗小种子,变成滋养他者的大树,仿佛象征着Akhi的角色和命运,意蕴深远。

曾雄威用了三四个星期完成这部片长约4分钟的动画片。从初步概念到完成整个动画片,每当看着动画片从无到有,让他深深感受到当动画设计师的成就感和意义。虽然动画片的篇幅不大,却能以小见大,用简练内容去表达深刻主题。他满足笑说,希望透过动画方式把Akhi的精神传达出去,鼓励大家在疫情当前,仍要不轻言放弃。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