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艺文
7:35am 27/06/2022
吴伟才/“爱”会怎么画?
作者:吴伟才

吴伟才/“爱”会怎么画?
克林密特《吻》
吴伟才/“爱”会怎么画?
毕加索《吻》

就算15世纪文艺复兴了,人文思想渐渐抬头了,洋人画布上的“”,依然只是胖嘟嘟的小天使围在情侣身边射箭,从这点看,媒人的地位还是很注重的。东方的爱情,也多数要“神化”起来,比如长得很帅全身蓝色的克利斯纳,就是个多情的神,要画他如何深爱每一个女子都可以,完全不必担心给人说是“花心萝卜”,这样的爱,近乎神力。

ADVERTISEMENT

东方人善用礼教来包装爱情,牛郎织女就借用天上的星宿遥遥相望作为托词,地上的许仙白素贞,就借用因果缘分作为人兽恋的借口,因而东方绘画里,非常少见一对情侣真正跃然纸上,古代东方人想要画爱情,顶多就去到枝头上一对交头接耳的鸟儿而已。

吴伟才/“爱”会怎么画?
查兹卡《爱情誓言》

所以古代人画爱情,就需要很多旁边的装饰,说是衬托,倒不如说是要为爱情堆砌出一个更为堂皇、更具有正确性的借口:因为你们相爱了,连花朵都为你们而开,连鸟儿都不顾着吃虫了,连月亮都快快赶到你们身边来。那时候绘画里的爱情不只是属于两个人的事,爱情活似整个环境里大自然的事。

吴伟才/“爱”会怎么画?
威廉汉雷斯作品。

绘画里的爱情,渐渐有了焦点那还是18世纪后期才开始的事。就连18世纪初期,爱情的背景常常还需要在书房里、钢琴边、火炉旁,但后来大家都心照不宣了,爱,不就是两个人的事吗?爱的焦点,应该就是情侣,他们身处哪里并不重要,他们正在做什么那应该才是亮点。克林密特(Gustav Klimt)的《吻》,你连情人哪部分是谁的身体都分不清楚,灿烂如黄金闪烁的爱情把两个人紧紧捆在一处了,身体结构也不讲究,女人被吻到整个肩膀歪掉了,统统无所谓,只要大家看到他们吻兴正浓。

吴伟才/“爱”会怎么画?
罗伊《想着他》
吴伟才/“爱”会怎么画?
雷诺瓦《幽会》

雷诺瓦(Auguste Renoir)的《幽会》也是经典,两人躲藏在树下,环境黯然失色,剩下正在进行及让观者自己想像的后续动作。

享受岁月静好

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让人类认识了无常及生命的脆弱,很多观念都悄悄地起了变化。就连对情感的看法,也都跟以前不太一般了。或许,两次大战之前人类还不曾意识到人性文明里原本就有着的不稳定,二战后,很多昔日的情感信念动摇了,人们对情感的要求,范围越来越收紧,两个人的世界,两颗心的世界,天荒地老,岁月无情,只要我俩互相守着对方,背弃整个世界也好,我们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也罢,爱情真正回归到两颗心之间,那就是属于我们俩的岁月静好。

吴伟才/“爱”会怎么画?
马格利特《爱侣II》
吴伟才/“爱”会怎么画?
罗伯特《LOVE》

,他算是从写实主义一直走到立体派的表现主义了,毕加索绝对具有大时代嗅觉,他很早就已经嗅到现代后文明里的人性变形,他这幅立体派的《吻》,爱到五官错位,心绪紊乱,大家眼睁睁却视线茫然,爱情是灰青色的,连一点温热的火气都提不起来了。

普普艺术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后现代文明里的虚浮、浅薄、幼稚都表现在当时漫画演变出来的普普艺术里,放大的、夸张但又肤浅的爱情,强烈色彩里毫无深度的眼泪,以及妄想,人类绘画里的爱情老实坦白了许多,同时也反映出现代爱情的浅薄。

上世纪这幅普普艺术画作,或许就是现代人对爱情一次最直截了当的看法;它,不过是个标志。爱情,也同样就是4个字母的一个字。人的元素,或许都不重要了,爱情,就是一个公认的字,也就那样而已。

更多文章:

叶伟章/结合表演的装置艺术展──《Still Life》装置艺术展
西北孤鸟/程守明一人做剧场──《莎语截图》实验有兴味 
重编经典 以歌寄意述恩情——《宁听亲恩》音乐会 
吴伟才/让静物把岁月留住 
梦境与现实的界限故事──《甲虫の梦》舞台剧 
西北孤鸟/大马没有真剧评?──一篇人肉炸弹式的评论 

打开全文
爱情
毕加索
克林密特(Gustav Klimt)《吻》
《LOVE》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