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专题
7:00am 31/08/2022
“外劳荒”难了(上篇) | 朝令夕改晕头转向 外劳荒 只有焦虑问号
报道:李佳憓
照片:档案照
“外劳荒”
从事家具制造业的外籍劳工大多为孟加拉或尼泊尔劳工。相比之下,来我国工作的缅甸籍和越南籍员工逐渐变少,而巴基斯坦和印尼籍员工则多以建筑业、原产种植业及薪资偏高的建筑业为主。

我国冠病疫情防疫解封后,许多外劳纷纷“一去不回”,目前全国劳工缺口至少近200万人。政府在今年2月已开放企业招聘外劳,明明工作机会很多、国内对劳工的需求也很大,但始终未见到大规模的外劳回流。

虽然人力资源部与各合作部门不断努力调整方针,但政府在过去近3年应对外劳短缺的政策朝令夕改,包括面试环节迟迟未批,让业者与外劳中介感到“晕头转向”,无论政策为何,皆异口同声促请政府“赶快批准让人进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面试聘外劳 申请人数太多

申请外劳的面试环节让不少雇主感到苦恼。据8月29日报道,大批雇主一大早前往人力资源部排队以申请外劳配额面试,却基于申请人数太多,导致很多雇主的申请不受理而感到不满。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尽管人力资源部次日澄清,当天面试共有300名雇主参与,包括150名未预约雇主和150名提前预约的雇主,同时主动向无法成功面试的雇主提供了8月30日、9月1及2日的面试时段,并强调只有拿到预约号码的雇主允许依照已安排的时间出席面试。然而,这似乎难以在短时间内解决积压的申请。

付贿金才较快获面试通知

另一方面,记者向各行业者及各方人士打听,有受访者声称,一些公司或中介为了加快请到外劳,不惜向相关人士行贿,以较快获得当局申请外劳的面试通知和批准信。不过,雇主同样需等到外劳真的入境我国才算真正解决人手问题,否则就算手握准件,也只能干着急。

“你给钱只是能够尽快拿到面试日期而已,不是通融雇主免交申请文件或直接让你引进外劳,有些雇主到了面试环节还是被拒绝。”对此,有业者向当局举报贪污,因此贪污现象在近2个月有明显减少,然而有者申诉,少了贿金,所有的批准程序似乎又突然变慢了。

“外劳荒”
有业者声称,为了能快速获得外劳申请的面试日期而向相关人士行贿。

据了解,聘请一名印尼外劳的费用大概是8000令吉,尼泊尔外劳则7000令吉,据消息人士声称,当中涉及的贿金约1500令吉不等。

针对上述现象,本报向反贪会求证,后者回应表示需时间查证,本报截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陈芳心:花2个月申聘50外劳

为了加速处理外劳申请与配额,政府曾在今年4月设立一站式中心(OSC)及成立临时特别委员会,但仍有大量的外劳申请积压等着处理。雇主苦苦等到当局批准申请后,还需再耗时至少2个月才能顺利安排外劳入境。

马来西亚中小企业总会会长陈芳心也是大马PA食品有限公司董事经理,他指出,自己花了近2个月才成功向当局申请雇佣50名外劳(40名来自尼泊尔、10名来自巴基斯坦)。

“外劳荒”
陈芳心直言,只要外劳一日不抵达,就无法缓解国内的外劳荒。

申请程序包括准备30份文件,雇主也必须亲自到布城面试,并签定遵守政府制定的劳工法保证书。申请批准后,还需要整理书面资料申请工作准证、人头税(levy)、申请签证、再把文本翻译成外文(如尼泊尔文)、通过大使馆盖章批准后,最终才通过代理找到劳工;这些劳工也必须进行一系列健康检验,才能购买机票来到我国。

“很多投资者来到我国都直接问,工人在哪里?这里没有工人,是要怎样投资?”

无论如何,他非常感谢贸工部的帮忙以及对劳工短缺课题的关注。

缺人手时有人肯做就请

询及对外劳的要求是否有“国籍”喜好?陈芳心表示,在人手急缺的情况下,雇主在寻找外籍劳工时并无国籍之分,基本上只要有人肯做就行。不过,他也坦言,自己还是会优先透过本身尼泊尔员工介绍其家人是否有意前来工作,填补劳力空缺。

政府宣布的15个外劳来源国为印尼、孟加拉、印度、泰国、柬埔寨、尼泊尔、缅甸、老挝、越南、菲律宾、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及哈萨克斯坦,这些外籍移工都能在制造业、建筑业和服务业工作。

虽然选项增多,但陈芳心坦言,像是斯里兰卡、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等国都是新的选项,很多企业老板其实对这些国籍的员工都不太认识,也不太敢聘请。

中介:当局审核标准不一

一位外劳中介代理商陈小姐受访时透露,印尼同意从8月1日开始“解冻”外劳入境,并无引起大批雇主委托中介申请印尼籍外劳,主要是因为政府的指示不明确,过程中也遇到很多标准不一的情况。

她说,除了申请及批准手续太复杂、很多企业因为公司文件不齐全被驳回申请之外,面试官提出的问题和想要的答案都不一样,对文件需求的标准也不统一,明明两家公司的规模与情境相似,结果一家获得批准,另一家却不行。

“外劳荒”
据了解,很多公司特别是中小企业由于受到疫情冲击,银行账单的盈利记录不佳,都可能导致外劳申请不达标。(档案图)

“比如你4月提出申请,6月才拿到面试通知,雇主又要重新准备新的资料,每天一直忙着处理这些文件。”

此外,许多公司特别是中小企业由于受到疫情冲击,导致银行账单的盈利记录不太漂亮,甚至出现负额,都可能成为申请不达标的理由。她说,特别是中小企业本来的公司文件就不多,更难符合当局要求。

MEF忧棕油业或损失251亿

大马雇主联合会(MEF)主席拿督赛胡先受询时指出,由于劳力短缺,我国棕油业在今年前5个月损失约104.6亿令吉。他表示,若问题没有改善,估计2022年的损失将达251亿令吉!

“外劳荒”
赛胡先建议,在等待新外劳入境我国的当儿,政府可通过其他形式的劳动力来弥补外劳的短缺,包括聘用联合国难民署(UNHCR)难民卡者、简化重新校准非法移民和允许雇佣更多的假释犯等。

据估计,原产业领域平均面临约5万4000名外籍员工,特别是棕油业仍高度依赖占劳动力75%以上的外籍员工;制造业面临40%的人力短缺、餐厅经营者缺约4万名工人、酒店业则还急需约2万名工人。

他担心,这可能导致一些本地公司面临失去客户的风险,因为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拒绝负荷不来的订单,最后恐面临停业命运。

“外劳荒”
大马雇主联合会预测,若劳力短缺未能尽快改善,我国棕油业2022年的损失或将达251亿令吉。
建议允难民假释犯填补空缺

除了业者申诉政府在审批申请外劳的进度缓慢且手续复杂,大马政府早前在与印尼、孟加拉等外籍劳工主要来源国在劳工权益方面的谈判,似乎也进行得不太顺利,延误了劳工入境。

赛胡先指出,我国在2月实施招聘新外劳措施,但4月才正式开放边境,当时外劳来源国也同样没有全面开放,因此双方皆未能在关键时刻输出及引入外劳。

“我国与印尼和孟加拉签署了新的谅解备忘录,但在实施方面存在一些初期问题,导致无法按计划引进这两国的工人。我们希望这些问题能尽快解决,并呼吁政府急速探讨对其他15个外劳来源国招聘更多外劳的可能性。”

“外劳荒”
我国与孟加拉去年签署聘雇谅解备忘录后,终于在8月9日迎来首批孟加拉劳工,受雇于制造业的业者。(图:孟加拉驻马最高专员署脸书)

他补充,虽然涉及约65万名大马人中约3.9%的人目前处于失业状态,但雇主已想方设法招人,惟当地人实在对填补现有空缺不感兴趣。

在等待新外劳入境的同时,MEF也呼吁政府通过短期措施允许其他形式的劳动力来弥补外劳的短缺,包括充分利用联合国难民署(UNHCR)难民卡者、简化重新校准非法移民和其他可用劳动力来源的程序,以及允许雇佣更多的假释犯。据悉,目前有超过18万名难民卡者,其中约60%可就业。

邱曜仲:家具出口恐难达240亿

同样依赖劳力资源的家具业,若外劳问题无法及时解决,政府早前宣布对今年家具出口量设下双倍增长至240亿令吉的目标,恐难以达成。

“我们一直想办法提升销售量,比如在最高峰时期达到120亿令吉出口量,但如果没有足够人力是很难达到目标的。”

“外劳荒”
邱曜仲鼓励大马家具业者开拓更多的市场,不要只接单一国家的生意,而是放眼东南亚、欧洲、中东国家较小型市场;虽然量不及美国大市场,但也是很好的市场机会。
盼协商顺利让外劳入境

马来西亚家具总会总会长邱曜仲希望大马政府与外劳来源国之间的协商能够进展顺利,让外劳陆续入境,也许可以在今年第四季度看见曙光。

虽然未掌握确切数据,但他观察,已有不少家具业者陆续收到当局的面试通知,以获得外劳申请批准。他估计,从面试、获得批准、申请人头税到取得签证,至少还需等到9月才会看到外籍员工陆续入境我国。

如今全马各行各业都在“抢人”,他也理解政府在收到非常大量的申请文件后需要时间处理。他认为,我国急于从疫情中复苏经济,应该会加速批准外劳申请,但外劳来源国是否能顺利输出劳力资源,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接下来就是外劳来源国的问题了,双方在谈判中是否遇到谈不拢的问题不得而知,像是之前印尼方面突然变卦,冻结输出外劳,这些都很难预测。”

疫情期间,大马主要时间线:

2020年3月18日:政府实行全国行动管制,停止引进外劳和女佣

2020年11月:内政部实施“重新安置无证移民计划”,即自愿遣返安置计划(PRP)和重新安置劳工计划(PRTK,俗称漂白计划)

2021年1月1日:雇主需在Jobs Malaysia网站刊登征聘广告至少30天,在本地人没填补空缺的情况下才可聘请外劳

2021年6月:大马再次实行全面封锁措施

2021年9月:政府延长冻结引进外劳至12月31日;当局强调,此政策是为了优先考虑为本地人创造就业机会

2022年2月15日:人资部开放各行各业聘请外劳申请

2022年4月1日:大马重开边境,但久久未见引入大批外劳

2022年6月30日:重置非法外劳计划结束,超过29万3907名外劳申请回国,另41万8528人留下工作

2022年7月13日:印尼驻马大使宣布暂时冻结输出外劳到大马;内阁同意发出临时工作准证(PLKS)予5000名外劳入境

2022年7月16日:政府同意将制造业本地和外籍员工比例80:20的就业条件推迟2年

2022年8月1日:印尼解除冻结劳工来马禁令

2022年8月5日:人资部宣布,8月15日至31日期间将暂停雇用外劳的申请,以针对9月1日生效的1955年雇佣(修订)法令聘请外劳的申请程序进行审查;印尼驻马大使指,约2万3000名印尼家佣已获批准,预计在本月分批抵马

2022年8月19日:提早解除暂停雇用外劳申请的措施,恢复处理申请

下期预告:

马币疲软,外劳不再想来马工作?建筑业前景仍低迷?外劳中介代理担心,若政府不重视无执照代理的管制,在大批劳工入境之时,或将无法保障外籍劳工及雇主的权益。

外劳政策
外劳荒
专题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星期前
10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