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专题
4:50pm 31/08/2022
“外劳荒”难了(下篇)| 外劳不要我们了!各行业感叹“很需要他们”
报道:李佳憓
照片:受访者提供、档案照
“外劳荒”
据中总调查,大马制造业目前处于工业革命2.0和3.0之间,若要朝工业4.0迈进,则需利用更多科技转型和自动化才能逐步不依赖外劳。

马币疲软,外劳不再来马工作?

前些时候,印尼驻马大使赫摩诺通知大马人力资源部,由于未能遵守两国所签署的谅解备忘录(MOU)决定单方面冻结所有领域的劳工来马工作,这对依赖印尼籍员工的本地制造业、种植业和建筑业打击甚大。所幸经历双方努力协商,终于在8月1日同意取消印尼劳动力进入我国的限制。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不过,由于邻国印尼的迁都计划创造了许多工作机会,大马对他们而言似乎不再有高吸引力。不少业者接受本报采访时感叹:“若跟90年代比较,现在是我们很需要他们,他们却不要我们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辛富明:建筑业面对停工倒闭
引进100万外劳也不够

“手上没有工人,是要怎样去竞标工程?”

马来西亚建造行联合总会总秘书辛富明受访时指出,普遍上大家都说建筑业缺少100万名外劳,但在他看来,若要让本地大小型工程全面开跑,这点人数根本不够。尽管没有确切数据,但严重缺乏外劳已导致建筑业者面对倒闭、工程拖慢、被诉讼、赔偿、被勒令停工等问题。

“外劳荒”
辛富明表示,即便为建筑业引进100万名外劳也不够,很多中小型公司面临倒闭、工程被迫停工、不敢接新工程的问题,进而影响下半年经济复苏。(档案图)

即便一些业者无奈下选择聘用非法外劳,但也只暂用至一个工程结束,没有业者会想要抱着一颗计时炸弹。“如果手上有工程做到一半就没办法,至于新工程的话,没有外劳也不会接了。”

他补充,建材价格因厂商减产从去年10月开始飙涨,今年农历新年后更飙升超过50%,近期维持在30至50%幅度内,加上外劳不足,预计下半年该领域的经济呈下坡趋势。

吁优先给中小企申请

辛富明强调,政府在引进外劳方面扮演非常重大的角色,当局必须要想办法与其他国家的领事馆或相关部门协调,降低变数,而不是让业者纷纷提出申请后才发现根本没人进来。

“给了钱,批准信也拿了,一直在等工人,但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内政部长7月时宣布,外劳管理委员会批准通过大马建筑工业发展局(CIDB)下的建筑劳工交换中心(CLAB)全面管控100人以上外劳的引进,提供给本地市场,但这让业者质疑:连100人以下的外劳引进都处理不了,还扩大申请范围?

他解释,太多公司同时涌进CLAB来申请外劳,只会让当局更加手忙脚乱,处理速度很慢,中小型企业也将更难聘到外劳。

“我们都在呼吁政府先公开给中小企业申请,因为大型工程不是没有外劳,只是不够,他们的工程照样跑,但中小型企业在经过MCO要努力复苏,如果连100名以下甚至完全没有工人怎么办?”

记者已联系人力资源部寻求回应,惟至截稿未得到回复。

刘庆和:建筑业仍低迷
五金行业受拖累

我国经济在面对后疫情挑战还算稳健发展。根据大马统计局6月发布的经济指标,我国总贸易额增长了43.4%正迈向复苏,但我国建筑业相较于其他领域仍处于低迷状态,建筑工程的价值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6.1%,这也拖累了国内五金行的业务。

马来西亚五金批发商公会会长刘庆和表示,五金物价在疫情下暴涨,但在今年7月底稍微降幅,是因为消费者对五金的需求下跌了。

“工地没人上班,也没什么新的建筑发展计划,市场没需要和足够的购买力,人民连油米酱醋茶都买不起,哪还有多余的钱花在其他消费?”

“外劳荒”
刘庆和指出,如今只能待各行各业、特别是制造和建筑业的复苏,提高消费者和客户的购买力后,五金行生意才有望回流。

他对于五金行在下半年的情况并不乐观,担心若生意继续下滑,许多商家不排除透过裁员来削减成本。“本来可以送3罗里的货,现在仅剩2罗里,生意下滑了也不需要那么多工人。” 由于五金行一般聘请本地员工,若被迫裁员,本地人失业率或将首当其冲。

李兴裕:各行业都在等
93.5%外劳配额未填补

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SERC)执行董事李兴裕表示,整体而言,我国目前各行业的产能(capacity)大约是75%,主因是大家都在等外劳入境。他说,政府共有30万名外籍员工的配额,随着今年上半年已有约2万名外劳入境并分散到各领域,占总配额6.5%,意味着国内还有极大的外劳空缺有待填补。

他说,现在的重点在于政府引进外劳的速度,若遇到卡关,则希望相关部长与其他来源国尽快摊开来谈,强调此事不宜拖太久,否则就会影响下半年所期望的复苏。

“外劳荒”
李兴裕说,无论是外劳或国家经济问题,我们硬着头皮都要闯过去,并希望政府要实际行动、尽量配合业者以加快经济复苏。

“要明白为何企业商家那么着急,因为现在不只面对员工短缺,还要应对将来控制成本、原物料起价、进出口成本及关注马币走势;万一下半年或明年经济衰退,到时候订单需求降低,就不需要那么多员工了。”

他解释,业者担心的是,现在要增产却人手不足,等外劳终于进来后需求量却下跌,最后两头不到岸,只能锤心肝!

印尼迁都机会多 无意来马

不过,李兴裕也提及,印尼迁都计划创造很多商机,也很需要劳动力,许多外资也陆续前往开厂,有可能会导致印尼移工不再选择来马工作。

他继指,相比5年前,印尼的经济越来越发达也提供了很多投资及工作机会,当地民众就无需再离乡背井打拼,加上一些人在这里遇到不良待遇,种种原因都会影响印尼人来马发展的意愿。

“外劳荒”
不少业者指出,印尼迁都计划创造大量工作机会,加上马币汇率疲软,降低了印尼籍员工来马工作的意愿。

“不只是印尼,我觉得未来其他国家、像是孟加拉的经济逐渐发达后,也会出现这些问题。”

但他补充,虽然外劳是以赚外汇为主,但也不能忽略使一些人留马工作的其他因素,如在这里认识更多、学习更多东西或接触到原本国没有的科技和事务。

大马制造业未实现工业4.0

据中总调查,大马制造业处于工业革命2.0和3.0之间,若要朝工业4.0迈进,李兴裕认为各领域需要真正思考想办法利用更多的科技转型和自动化,才能逐步不依赖外劳,否则国家生产力也会不断受到外劳各种因素影响,进而拖慢经济,或进入恶性循环——没有增长、没有投资、没有工作、收入降低。

“内政部长宣布大马可以申请15个国家的外劳,但这必须有个实际应对方案,包括与这些国家是否有签署备忘录(MOU)?但目前政府并没有透明公布关于有关协商结果。”

林振泉:人手不足产量减
渔产养殖业前景惨淡

除了渔产饲料随着万物纷纷起价,依赖多数的渔产养殖业也因为没人养鱼造成产量受阻,不管是淡水鱼或海水鱼都变贵了。马来西亚水产商公会(MADA)会长林振泉预测,大马下半年的养殖业一样会较为惨淡,鱼虾价格只涨不跌。

“我们还没完全从疫情走出来,亏损是难以估计的,如果你问水产业谁的生意做得很好?每个人都摇头,只是刚好养活自己罢了。”

“外劳荒”
林振泉表示,不只外劳跑回国,就连本地一些渔产业者也想“往外跑”到国外市场,而他也在观望是否要放弃本地市场往海外发展。(受访者提供)
“外劳荒”
受到疫情、人手不足及通货膨胀等影响,如今不管是淡水鱼、海水鱼、鱼虾的价格都只涨不跌。(受访者提供)

由于产量减少,本地鱼虾类市场的需求则靠外国进口海产来填补,价格也较便宜。但他提醒,外国海产的新鲜度、农药使用、检验过程是否有漏网之鱼等问题都很难查到,相比之下,顾客选用本地海产会吃得比较安心。

嫌赚得少选择回国

疫情爆发后,林振泉的渔场从原本20%的外籍员工减剩至几人,多数以大马薪资太低为由选择回国,一些则跑到榴梿园和油棕园。

他说,养殖业属于3D行业,抓鱼、洗鱼、养鱼都要花很多心思,就算开出薪资约3000令吉、包吃包住、无学历要求等条件,也很难找到足够人手。

“外劳荒”
林振泉透露,不少印尼籍员工因马币汇率下跌,纷纷选择回国或转到棕油业工作,导致养殖业大缺人手。图为员工在养殖区里下苗。(受访者提供)

“其实我也明白,全球市场都受到冲击,政府有时候也帮不了,大家都很辛苦。”

他知道企业转型势在必行,但在无政府补贴下,并非人人都能承担转型的高成本,偏偏大家现在都处于勒紧裤带的阶段,很多年长业者甚至直接放弃,不再饲养水产。

外劳中介无统一管制
难保障员工及雇主权益

外劳中介代理商陈小姐申诉,任何人在大马都可以成为中介招聘外劳,甚至是外国籍代理都可以直接对接大马本地厂家,认为政府在这方面管制不严格,可能会在大批引进外劳后衍生各种问题。难以保障外劳与雇主的双方权益。

“我们是有执照的企业,但大马政府没有善用持牌代理商,也没有相关法案与管制外劳中介,这对我们不公平。”

她说,市场上可见许多无牌中介赚了钱转头就不见踪影,面对发生外劳没有证件、员工逃跑、雇主不付薪资等问题也不负责。她强调,这是一个涉及“人”的劳资关系,政府有必要制定一套统一的规矩及管理标准。

“如果中介机构都符合执照标准,就能改善一些混乱情况,也务必担起责任和解决问题,但政府又有很多不诚实行为(hanky-panky),都是不健康的现象。”

请不到人被怪罪 中介陷两难

她说,本身遇到一些雇主不配合或因请不到员工而怪罪中介,而当局又标准不统一、迟迟不安排面试日期或提高批准难度,导致中介代理左右两难。

另据她观察,实际情况并不如大家想象中那么多外籍员工挣破头想来我国工作,若以目前的批准进度来看,我们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填补足够的劳力空缺;对于一些迟迟未获批准的一些小工厂,不排除会“自行解决”聘请非法外劳。

“我们处理的申请大多数是尼泊尔籍和孟加拉籍移工比较多,印尼则较少,而且印尼人也应为工钱问题不太想来,有些甚至宁可选择搭船偷渡来马。”

印尼外劳
五金业
外劳荒
专题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