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主页 > 观点
分享到 : 

2015-04-25 10:15:05  258131
许俊杰.人言可畏?我无所畏
观点

致江氏父子、Cindy杨又颖、所有网络霸凌受害者,和我:2年前的黑色大集会后,我脸书上的个人情绪贴文,被长腿丽莎截图广传,那时的“正义黑衣人”承受民联没有执政中央的打击,群情愤慨,看什么人事都不顺眼,那张截图顿时成了情绪发泄箭靶。我的脸书被“民粉”灌瀑,他们竞相用最无礼苛刻的字眼辱骂我、诅咒我家人与后代、攻讦我服务的报社、扬言要烧我家、要我驾车出街走在路上小心留意,以为都在替天行道要为民除害,巴不得置我于死地而后快,还殃及无辜同事受尽屈辱。每一个转发、每一则留言都在测试着人类能说出怎样恶毒的话,竞争着谁比谁更野蛮。这事当时可红了,所有脸书专页都有我在鹿特丹穿着蓝衣冬装拍摄的照片,加工写上污蔑辱骂的字。我是怎么挺过来,优雅的不让一滴口水沾身呢?那夜,密友过来陪我壮胆,带来一本好书和音乐、吴国维翌日清晨第一位打电话来关怀、志彬丽明玉姗亿佩等私讯鼓励、泰发为义凤贞等更多同事同行发短讯来相挺,在各自脸书上代为灭火。清江和秀琴不曾怪责,大力拍肩给力、萧总软言相慰,一众主任朋友们一路相伴鼓励打气、家人担心我的安全,也担忧着报社会不会因此解雇了我、弟弟与弟媳从东京捎来贴心慰问、公司律师志云做好准备要陪我报案对付恐吓我人身与财物安全的暴民,嘉贞一面热心的将所有恐吓我,有生命威胁的贴文截图存档,以做上庭用途,一面安慰我要放宽心。更多素未谋面的理智者为我说情、几位读者如台湾来的上官太太写信给我,嘱付我务必坚持下去,全部善意我都放在心上,纵使晓虹照章把警告信递过来,也一再强调“为了堵悠悠之口,对我有利无害”,都为了保护我。如此丰沛的关怀陪伴,那么慷慨的友爱给力,让我轻巧横渡了两岸猿声啼不住的深渊,如常走在街上去健身逛夜市到购物广场吃饭看戏,人言可畏吗?我无所畏,没有人把我给认出来,再掴我一巴掌,我依然优雅的过着充实日子,那些叫嚣辱骂于我只是过眼云烟,不惊扰确幸的美好时光。锦上添花固然是容易的,却唯有在关键时刻,才知道谁才是雪中送炭的真心人。这个丽莎是我中学同学,那种淡如水的君子之交,只知道她有不少轶事。有好多人来为她说情替她向我道歉,指她生活过得很苦,单亲妈妈得养活成群女儿很不容易等等,因此深信民联当时的天花乱坠,气急攻心才这么做,莉莉还掏出手机出示丽莎模棱两可的贴文,说得仿佛一切与她无关,是我咎由自取。也许你不相信,我并不恨也不怨她,因为爱恨都是真感情,不必将感情投注在不值得的人事上,她和那些对我施诸网络霸凌者,现在过得如何,未来有怎样的宿命,谁在乎呢。那是一个集体陷入疯狂,网络霸凌横行的年代,事后我重开脸书,选择记下所有的爱与善意,也把所有龌龊不堪的讯息都储存起来,这将会是纪录人类可以丧心病狂到什么程度,文字可以如何比刀刃更杀人的见证。当时我写了一段话,2年后重看时依然觉得铿锵有力,就把它设定为唯一公开的置顶文:“我的脸书,就是我的家。你可以不认同我所说的,但表达意见永远都有理性及礼貌的方式。若你粗鲁无礼,你会被我扫地出门,老死不相往来!”朋友看了贴文紧张的问:你是不是又被霸凌了?那事之后我在脸书做了大扫除,所有政治狂热派一律除名封锁,对他们无感也无情,老了死了也不关我事,即不动情也不哀伤,天下最绝情的,就是老死不相往来的冷漠。我没有又被霸凌,但并不是所有被霸凌者像我那么幸运,有那么多的真心相伴与鼓励,所以,在脸书倒数自杀的江世丰死了、其父亲江运来被网络霸凌者的恶言骂死了、杨又颖也在遗书中称不堪被酸民谩骂自杀了,往上数还有韩国自杀艺人……这么多人死了,网络上的鲁蛇(loser),你们满意了吗?晚上睡得还安稳吗?就因为长得较特别、说了你不中意的话、和你有不同的政治立场,就活该承受你匿名的攻讦辱骂?在社交媒体盛行的时代,你一人开设几个脸书户名,每天睁开眼睛就想着要肉搜对付谁,自以为秉持着多高的正义感,事无大小都先用手机录影,于我有利的时候就放上网来个全民公审,任由践踏一个陌生人的自尊,无论他是否有罪有错,非得逼死了他才吐了你一口恶气,是吗?唯有在现实生活中一无是处、在职场上郁不得志、家庭婚姻感情各方面都自卑的鲁蛇,才会去伤害别人来虚张自己的生存,你连是非善恶都还分不清,凭什么站出来,丢第一块石头了?谁教你自诩是正义使者,能代替月亮来罚人了?今天,我以一名曾被铺天盖地的网络霸凌生还者,心平气和的写下给所有受害者及施暴者的公开信:我不再恐惧霸凌,无论任何形式,我只为自己的快乐与幸福负责,为明天更富裕与强大的自己而活。我是幸运的,等着前方的是静好富裕的未来,但我也知道不是每位受害者都能轻巧的,凭着丰溢的爱走出来,那种无形的压力与折磨,会让人得忧郁症甚至自杀。我不奢望施暴者的忏悔、觉悟或道歉。亲爱的被施暴者,无论你是否走出这种伤痛,或承受着身边的人所制造的网络霸凌,再怎么难过,也不要自残自杀,想想很多很多深爱着我们的家人与真心朋友和无私长辈,他们会因此多难过,那些躲在荧幕后的鲁蛇却没有一丝悔意,多不值得。记住我朋友伟智说:忧郁症是病,霸凌他人为乐趣的,是更严重的神经病。我们都曾因网络霸凌而惶惶不可终日,但我们身边却有取之不尽的爱,支撑我们抵挡最无情的霸凌,他们的人数比怨恨你的神经病多上很多,我们心灵如此富足,被爱和关怀包围着,这是霸凌者终其一生也永不可得的幸福。所以,听我们内在那个强大的心说话:要为自己活!谨此怀念遭网络诬衊式霸凌致死的台湾艺人─杨又颖(彭馨逸)
文章来源 :
星洲网 2015-04-2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