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主页 > 文化空间
分享到 : 

2018-10-02 19:29:59  1799400
【简而不单】许书简·诚实厨房
文化空间



有时候是类似ABC汤的味道,然后加入番茄和香料,变成番茄酱的味道。那是因为厨房在炖素高汤,然后再炖成番茄酱,煮番茄意大利面时用的番茄酱。

有时候是烤蘑菇的味道,然后倒入大锅炖煮。每一次闻到烤蘑菇的味道,我多么想来一碗饭,淋上烤蘑菇,拌着烤出来的蘑菇和香料汁,也许可以吃上几碗。只是我从来没这么做过,因为蘑菇很贵,烤蘑菇的量刚刚好拿来做蘑菇汤而已,销量也很好,从来也不会有多余的。

有时候是烤面包的味道。香气就得看是什么面包,最香的是佛卡夏,因为它浸在橄榄油里,上面躺着迷迭香。原版佛卡夏应该是非常油的,从德国回来的朋友肯尼说就好像西方油炸鬼那样。不过,因为寻羊的客人大多数是非常讲究身材和健康的,所以也只能做得没这么油了。肯尼来的时候,我们会给他一些橄榄油配着吃。

有时候是焦糖的味道。有两种不同的焦糖,一种是厨房做的,一种是吧台做的。

厨房做的是焦糖海盐,清澈一些,是拿来配舒芙蕾吃的。吧台做的焦糖是加过牛油的,粘稠一些,是拿来做焦糖拿铁用的。每一次做焦糖的时候,小羊都好像经历一场灾难一样,因为在滚热的糖加入水或牛奶的时候,一不小心喷上来的焦糖不只是烫,还会贴着烫到的地方。热和冷的战争冒出一堆烟后,整个环境都闻到那种甜焦味,一种生死爱恨的味道。

有时候是舒芙蕾的卡斯达味道,先是热牛油的香气,接着一阵香草蛋香。最近因为推出椰奶舒芙蕾,每一次做椰奶卡斯达的时候,连外场都会闻到椰浆的香气。椰浆和蛋汁结合的香气,让我想起外婆。小时候外婆总是会在农历新年前,蹲在后门外烤kuihkapit,一片一片的在铁磨里成形,在炭上翻转。我怕烫,只敢蹲在一旁看。现在想想,那铁磨应该很难找了。

这些都是每一次走进厨房时,将我们包围的气味。当然还有很多说不完的其他香气,让我们沉醉了好几年的幸福味道。

亲爱的代工商,如果这些都不做,只管叮一下,把盘子杯子摆美美,一切会相当无趣,我们也会随之失去自己。从食材到成品的准备过程,可是我们的快乐来源之一呢。

所以,亲爱的代工商,请不要再问我为什么。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文:许书简·2018.10.02 2018-10-0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