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主页 > 星云
分享到 : 

2018-10-25 19:03:13  1806578
蔡若禾 ‧ 戏子上身
星云



我的演技是浑然天成的————有时候,我是这么认为的。

若不是外在条件匮乏,放着这样的影后级演技不去当演员,实在可惜。

记事以来,频频在周末的夜晚,在一部部黄梅调电影或双林双秦的爱情文艺片的播放中途假寐,只为贪图爸爸那慈爱宠溺的公主抱。儿时,吸奶嘴吸上了瘾。爸爸担心这个小女儿到了入学年龄还戒不了它而以糖果取代之。为了那一罐罐色彩缤纷的果汁糖果,我便演起戏来,一直假装戒不掉奶嘴,最终在未步入学堂前便换来了满嘴蛀牙。

小学一年级,不知何故厌学,在冒着风雨上学的椰林小径上假装滑倒,把自己弄得全身泥泞浑身湿透哇哇大哭,眼见要迟到,假装懂事地让姐姐随着邻居姐妹上学去,自个儿跑回家,向妈妈哭诉肚子疼。妈妈不疑有诈,心疼地让我在家歇着。我赚到了不必上学的一天,哼哼唧唧地边嚷肚痛边暗自窃喜————即使因诈病得被强行灌下半包风痧丸或班纳多亦在所不惜。

克服了厌学症后努力学习,天天向上,不小心成了班上的学霸,还“演技大爆发”呢。尤其在五、六年级期间,几乎天天都呼朋引伴地留校排戏。我总能即兴地当编剧、导演,指挥着我的小伙伴们演绎各种角色————家庭伦理、推理侦探、古装现代…………无所不有。在有点寂寞的童年岁月里,自己一个人在家对着空气也能自导自演,一会儿是电台清谈节目主持人兼嘉宾,一会儿演话剧,一人分饰多角…………如今还算字正腔圆的发音大抵是那时候练就出来的。后来,曾经想当“导演、监制、配音员”的梦想随着年龄的增长、家庭的骤然变故、现实的考量而成了永远无法实现的梦中梦。

距离14岁生日还有大半年,爸爸猝逝。家里风云色变,愁云惨雾。我倏然长大了,变成妈妈的乖乖女,立誓要“以妈妈的快乐为快乐”。即使在最叛逆的时期偶尔对她心存怨怼,我也假装乖顺,不忍忤逆。妈妈严禁我读琼瑶的爱情小说,怕消极晦涩的思想或肉麻兮兮的对白会荼毒我们的思想————好吧,学校放假的白天我正常干农活理家务,到了夜深人静时就作怪,躲在被窝里用手电筒微弱的光偷啃小说;不许我看娱乐杂志,担心我上瘾颓靡————好吧,为了心爱的金城武王力宏,我积攒了些钱就偷偷买《生活电视》、《录影偶像》,然后把它们小心翼翼地封藏在老家睡房床底下;不让我们与家猫有太亲密的接触,怕我们玩物丧志————好,趁她白天农忙晚上累得发动马达沉睡以后,便和兄姐做贼似地剪刀石头布,赢家就喜孜孜地把那团大肥毛球强掳入房里取暖…………这些秘密,隐瞒到家,及至妈妈在我31岁溘然辞世前,我都没机会向她招认。抑或是,她早就知道实情却不欲戳破之?

不 断 提 醒 自 己 以 诚 待 人

浸泡在社会大染缸以后,更是戏子上身。即使再不满意一些人一些事,为了顾全大局为了明哲保身,我保持缄默,甚至虚与委蛇。人际关系越来越复杂,有时不免遭人恶意中伤无理刁难,尽管受尽委屈,但又强装不在乎,一笑而过。冤冤相报何时了,而且我很懒,懒得去反击“复仇”。想想,若你满腹心思想着去打压别人防着别人,这样活着有多累!

说句实话,教书近20年,教到的不争气不上进、罹患“懒癌末期”的学生真的不算少。虽然恨铁不成钢,但确实有点麻木了,却还得偶尔故作生气大发雷霆,希望学生有点反省之心。像我这种师威不足的老师,还不时会在课堂上遭没大没小没心没肺出言不逊的学生“语言霸凌”。恶语伤人六月寒。有些听似无心的话如万箭穿心让人难受,但往往当下我会故作潇洒佯装宽容甚至自我调侃“幸好老师没有玻璃心”…………有时脆弱,却假装坚强;有时在意,却强装无所谓;有时难过,却强颜欢笑————“老师,你今天看起来神采飞扬春风满面。心情好好哟。”可爱的少年啊,每一张笑脸的背后也许不是真开心呢。每一天的心情指数,我也没必要昭告天下,对不?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活在这纷乱尘世间有时不免要当戏子,要撒点白色谎言,但不断提醒自己,要以诚待人,要真心地笑、自在地哭,要用一双澄澈的眼睛与人对望…………只要,不超越自己的底线————不虚伪做作、不阿谀谄媚,只要不害人、不伤人、不造孽,偶尔演演戏,应该是无碍、无害、无妨、无伤大雅吧。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 ‧ 文:蔡若禾(古晋) ‧ 2018.10.23 2018-10-2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