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主页 > 新教育
分享到 : 

2018-11-04 14:25:28  1809560
跳舞不只为兴趣‧黄慈颖把舞蹈当志业
新教育



很多人都有学跳舞,可能是参加学校的舞蹈社,或是到校外学芭蕾。可是,多数人仅把跳舞当兴趣,很少人会在大学唸舞蹈系,更少人会像黄慈颖那样,到了研究所仍然专攻舞蹈。

黄慈颖从小学跳舞,接触的舞蹈种类很多,例如芭蕾、马来宫廷舞、印度舞、华族舞、现代舞等。她目前就读北京舞蹈学院研究所,是这座人才济济的舞蹈殿堂里极少数的马来西亚人。

此时此刻的黄慈颖(24岁),已人在北京舞蹈学院展开她的留学生涯。虽然抵步未满一个月,但是她的生活已过得挺充实。

北京舞蹈学院被誉为舞蹈家的摇篮,许多中国一线演艺人才,像刘诗诗、黄轩和宋茜也都是来自这里。这里的招生条件出了名严苛,因为会跳舞还不够,身高比例、体型体态和柔软度也必须达标,才可能踏入北京舞蹈学院的招考大门。有网民形容说,要挤入北京舞蹈学院,堪比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对黄慈颖来说,北京舞蹈学院就是她心目中的殿堂,当初在报考研究所时她只申请这一所,心想不成功便成仁。

结果她不但获北京舞蹈学院录取,还获得紫禁城奖学金*,让她可以安心在这个人才济济的地方继续学习。

黄慈颖平时在妈妈眼中是个迷糊小孩,但是只要跳舞她就脱胎换骨似的变得明亮有神。

从芭蕾学起 再涉猎我国各民族舞

访问黄慈颖的那一天,是她出国留学的前夕。她个子虽然不高,但明显就是练舞的身段,除了随时保持腰杆挺直的状态,举手投足也显现舞者的优雅。

她从5岁开始学芭蕾,在十一二岁左右加入另一间舞蹈教室,在那边认识了黄结游老师,也开始接触民族舞。后来她中学就读加影育华,学校的舞蹈组由黄结游指导,她继续跟随这位资深的舞蹈教育工作者学习。

芭蕾和民族舞,一个是穿舞鞋用脚尖跳舞,一个则多半时候都是赤脚跳舞。

同时学习两种舞蹈,对她来说一点也不混淆,反而从两种截然不同风格的舞蹈中汲取更多养分。

中学毕业后,黄结游极力游说她报读国家艺术学院(ASWARA),她的父母也很赞成。

“我妈常说我这个人很b l u r(迷糊),只有在跳舞的时候才清楚自己做甚么。而且我从小学跳舞,如果突然不跳了好像很浪费,所以我父母很支持我继续学跳舞。”

那时候,身边有些朋友劝她,何不主修其他科系,把跳舞当作业余爱好就好?可是她不想那样子,因为她清楚知道业余和专业是有区别的,好比一个只在周末练舞的人,和一个天天练舞的人,他们状态肯定不一样。唯有全心全力投入舞蹈,“我觉得那样子才能说自己是跳舞的人。”

她以SPM成绩进入ASWARA修读3年制的舞蹈文凭课程(Diploma),这段期间她学习我国各个民族的舞蹈,到毕业考的时候须呈献9支舞蹈,即马来传统民间舞3支、华族舞1支、印度舞1支、马来宫廷舞1支、砂拉越舞蹈1支,以及现代舞2支(其中之一须含民族舞元素)。她说,多得那3年的磨练,她得以变成更全方位的舞者,对我国各种民族舞蹈都有所涉猎。

黄慈颖(后)就读ASWARA文凭课程期间,接触本地多元民族舞蹈。图为她在文凭班一年级的时候参与学校演出Tapestry Asyik。

那3年除了练舞之外,还有一些理论课,例如舞蹈发展史。那时候她每天的日程都排得很满,几乎从上午9时开始上课,直到晚上8时才下课。但下课后往往还需要留下来,为一场接一场的校内外演出进行排练。

文凭班毕业之后,她继续留在ASWARA修读舞蹈系的本科/学士课程。

这一次的毕业考,她可以选择自己要跳甚么舞蹈,条件是要在台上跳足20分钟,这20分钟必须包括独舞、双人舞和群舞。当时候,她的独舞取材自高难度的中国古典舞《爱莲说》,双人舞则带有京剧元素,改编自《穆桂英挂帅》。她的群舞则是跟其他5位女同学一起跳现代舞,这支舞蹈不但讲求技巧,也讲求情绪的收放。

她前前后后在ASWARA待了5年,去年顺利毕业。早在她还唸著文凭班的时候,黄结游和当时的ASWARA舞蹈系主任Joseph Gonzales就认为她很有潜力,希望她能往华族舞这方面发展。那时候师长们就有问她有没有打算将来继续深造,可她当时没有多想,一直到真的毕业以后,她才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将来。

黄慈颖(左一)跟随黄结游(中)习舞多年,因为他的游说而加入ASWARA和报读北京舞蹈学院。

曾徘徊在要工作或升学的十字路口

对于要不要深造,她心里是有过挣扎的,因为她身边有好些同学和学长姐,从本科毕业之后都有很好出路,例如自己开舞蹈教室,或在不同的学校教课。当时候她也有在一些地方教舞蹈,算是过得还不错,她担心自己如果出国深造,一切都会归零,将来学成归国还得重头开始,那么出国留学又有什么意义?

黄结游当时劝她不要想太多,就先去深造,以后可能会有更多机会。她的爸爸也跟她说,应该给自己至少一年时间尝试,觉得合适就继续唸下去,不合适就回国。她爸爸说:“我没有要你很成功,但是你如果有机会就应该去开开眼界。”

在众人劝说之下,她决定踏出一步申请外国院校的研究所。不过,师长们劝她多申请几所学校看看,可她一心一意只向北京舞蹈学院提出申请,心想如果申请不到也就算了。她把自己在ASWARA的毕业艺考影片和所有资料都寄到北京,最终在无需亲赴中国参加面试的情况下就获得录取。

目前,她在北京舞蹈学院的导师是著名舞蹈家于晓雪教授。于晓雪曾经来马来西亚担任音乐剧《观音菩萨》的导演,也曾经到过ASWARA进行交流。黄慈颖期望在北京舞蹈学院的学习能够着重舞蹈教育这一部份,因为她希望学成归国后可以继续教舞蹈。

根据她过去教课的经验,她认为教舞蹈是一门很大的学问,会跳舞和会教课是两码子事,有的人是很出色的舞者,却未必是善于教人的老师。她希望在教育这方面下功夫,以后才有能力把舞蹈在马来西亚发扬光大。

她学习过很多不同种类的舞蹈,问她最喜欢哪一种,她没有一个肯定答案,因为对她而言,每种舞蹈她都是一样尽心地跳。不过,倒是有很多朋友说她跳华族舞的时候特别动人,这也许跟她喜欢听中国古典音乐有关。每次只要音乐响起,她都会被牵引而有一种想跟着音乐起舞的冲动。

黄慈颖2015年参与学校《汉丽宝》舞台剧演出,表演千手观音。

因为学跳舞而变得强大

跟运动员一样,伤痛是舞者的家常便饭,但还好的是她不常受伤,只是当年为毕业艺考练舞时不慎拉伤了腰,成为现在的一个旧患。她表示,当时要是不那么心急,也许就不会伤得这么重,现在只好小心顾著,做弯腰的动作时需见好就收。

在ASWARA的那5年,她大部份青春都在排练室度过,承受的不只是身体上的锻炼,更是精神和心灵上的磨练。从前,她会觉得自己很脆弱,但是那5年让她改变甚大,那份对舞蹈的坚持使她强大起来。

黄结游看着她从小一路走来,觉得她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他说,在ASWARA,具有舞蹈天份的学生大有人在,但是黄慈颖特别勤劳,院方对她寄予厚望,希望有更多像她那样的舞蹈系学生攻读硕博士,将来学成后能为本地舞蹈教育注入一股新力量。

据黄结游了解,北京舞蹈学院虽然早有马来西亚学生,但是说到攻读研究所的马来西亚留学生,相信黄慈颖是第一人。

专业舞蹈这条路不好走,黄慈颖说,在很多本地人的观念里,以为请舞蹈员演出,就是请他们上台摇一摇而已,随便打发就行。她不怪一般民众有这样的想法,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学过舞蹈,她只求舞蹈界有更多人发光发热,好让民众知道舞蹈家在台上的一分钟,绝不是随便摇两下那么简单。

“我们在台下摇10年,才换来在台上摇两下。”她的语气颇有无奈,却不失身为舞者的一分志气。

*注:紫禁城奖学金乃中国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留学生提供的奖学金,仅限攻读硕士或博士班的留学生申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报道:梁慧颖/摄影:苏思旗、舞蹈照片由受访者提供报道:本刊 梁慧颖 摄影:本报 苏思旗、 舞蹈照片由受访者提供‧2018.10.30 2018-11-0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