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12-15 13:51:51  1821951
林瑞源.巫统崩析与希盟矛盾
风起波生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12月8日在反ICERD集会上意气风发,短短几天,沙巴巫统5名国会议员、9名州议员、2名上议员以及21名区部主席、巫青团、妇女组全体领袖集体退党,他马上变成斗败的公鸡。

巫统先从沙巴开始崩析合乎情理,因为沙巴政治向来以利益挂帅,例如1994年团结党州政府因为州议员叛变而垮台,让巫统夺取了政权。马哈迪在1991年率领巫统东渡沙巴,27年后,他废了沙巴巫统的基业;一人主宰政坛数十年,应是空前绝后。

沙巴出走潮之猛烈,可从下议院前议长班迪卡阿敏、前通讯部长莫哈末沙烈也退党看出,他们一直是纳吉的“忠贞支持者”。失去了支柱,巫统在沙巴已毫无作为,而退党潮也会跨过南中国海蔓延至西马。

巫统的危机源自纳吉、一马公司弊案及腐败的党文化,更糟糕的是选出一个没有领导能力的党主席。因为迟迟没有找到方向,党员开始惊慌,领袖们更趁火抢劫,待价而沽手中议席,分崩离析是迟早的事。

党内出现多个弃船的派系,有投向土团党的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及前副主席希山慕丁、支持公正党的国阵总秘书纳兹里,连首相署前部长沙希淡也不甘寂寞,估计与阿末扎希一起留在巫统的所剩无几。

如果阿末扎希坚持不卸职,巫统将奄奄一息,甚至连玻璃市和彭亨州政府也会倒台。

一个组织从内部崩析、人心溃散是难以挽救的,即使是爱党人士如巫青团长阿斯拉夫、凯里也无力回天。

阿末扎希失策的是在失掉政权后,不卧薪尝胆,却搞什么反ICERD集会,让敦马感觉受威胁、如芒在背,因此有可能加速支解巫统。

讽刺的是,在509大选前,巫统领袖轮流炮轰敦马,现在却一个接一个“跪地求饶”,政治就是如此虚伪及残酷。

支解巫统表面上看来对希盟有利,因为伊党少了一个操弄种族和宗教课题的伙伴,但投机、心术不正的巫统领袖加入,将带进不良文化,引发内部矛盾。

敦马运筹帷幄使用“蛇吞象”的策略,让土团党势力迅速膨胀,这将打破希盟的权力均衡架构。因为土团席位少,敦马担任首相才能够受到一些制衡,一旦土团并吞巫统坐大,届时“马哈迪主义”可能全面回归。

而且土团党是种族政党,吸纳巫统势力后恐更加无视希盟的多元种族路线。

沙巴巫统集体退党是要等待土团党东渡,然而民兴党会同意土团党来瓜分地盘吗?若土团党进军沙巴,它在州政府将扮演什么角色?大选时如何分配穆斯林土著选区,两党发生磨擦也是迟早的事。

土团党势力强大后,将直接威胁公正党,所以公正党不会坐视不理,虽然安华嘴巴说拒绝巫统议员加入公正党,但是拉菲兹、努鲁依莎和凯里却在此刻聚餐,还在推特发布照片,显然公正党也在背后策划一些东西。

其实,敦马的思维及治国理念逐渐暴露与希盟的政纲格格不入,比如敦马宣布不恢复地方选举,三个盟党都不表认同,行动党元老林吉祥认为,敦马可能没有掌握正确的信息,诚信党沙亚南国会议员卡立沙末建议先在沙亚南举行地方议会选举,公正党的房地部长祖莱达则坚持要落实地方选举,预计第3年向内阁提呈计划。

土团党接受青蛙入党,也受到盟党的抨击。

这显示成员党将改变静静不出声的态度,不会再任由敦马操纵。

估计在巫统式微后,即外在威胁减弱,希盟的矛盾也会爆发,这考验希盟的协议及谅解精神,他们需要更多的沟通及约法三章。

无论如何,即使土团党的议席增至50席,也无法单独执政,该党最终还是要回到希盟的路线,再生事端,只会让政治更加不稳定。

作者 : acechor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风起波生.文:林瑞源.星洲日报执行总编辑‧2018‧12‧15 2018-12-1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