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主页 > 文化空间
分享到 : 

2018-12-16 08:54:01  1821801
【牛杂】牛忠·大象足迹
文化空间



10月中旬,飞去南京看朱道平的回顾展。这个回顾展是朱道平最完整展出历年来的精品之作,机会难逢(看画展,不像看电影,错过了还能买张光碟。好画家的回顾展,一旦与其失臂之交,可能很难再有机会一睹这些难得一聚的作品)。这把年纪的我,不想余生还有遗憾,就奋不顾身勇往直前了。

午夜抵达,早上一觉醒来,第一件事就去金陵美术馆看展,同行的还有朱道平、刘二刚和方骏。3位画家都已看了多遍,知道他们只想陪伴我这远客。不想让他们等太久,把看画节奏加快了一点。心里早已打定主意,离开南京的最后一日,再来慢慢细看,看个满足。

第一次看朱道平的画是1992年。当时吉隆坡最老字号画廊集珍庄与北京荣宝斋合办的“当代中国水墨画展”有一幅朱道平的小品,以点线写一小景。一看松散画面,留白多,第一反应便说是受吴冠中的影响。只看一幅画,就冲动下判断,有如瞎子摸象,是无知和荒谬。

26年后,这回完整看了朱道平的画,清晰看到一只大象的整体形状,无可置疑可以说朱道平是个风格鲜明,自成一家,一眼就能辨认出来的山水画家。音乐符号跳动的点和旋律行云流水的线,成了他山水画的注册商标,笔墨语言。他那能回春妙手画出一幅幅清逸幽遂,静雅柔美的意象境界,是当代山水画的逸品。

朱道平的山水画已有很多评论界人士点评肯定了。槛外人想添一句。黄宾虹的层层积墨山水画打破了几百年传统山水画的用笔用墨,承先启后,给近现代山水画带来了无穷的笔墨语言的可能。朱道平是受益者,他的一些山水画采用了积点积线所产生的厚重质感,给当代山水画一种视觉新天地。

南京之行最后一日,再去看朱道平回顾展。当日看展人不少,在观画人群中,见到一个洋人看画。注意到他是因为发现他看画很仔细,远看,近看,眼睛还贴近画面看局部的点与线,还不停用手机拍照。我突然想,不知是否他发现朱道平的点与线产生的视觉效果,和他熟悉的Jackson Pollock的点与线抽象画有不谋而合的共同点。原来东西方艺术是没有隔膜和代沟的。

当代水墨画家在探索做一件事,就是水墨书要蕴含着传统艺术的神韵,也要散放现代审美意识。那洋人对朱道平的山水画会心投入欣赏,说明了朱道平已成功做到了这一点。

当代水墨画家为数不少。一些已是收藏家、画商、市场吹捧的宠儿。只要看画不听画,就很容易发现这些名利双收的画家,画得好的真是寥寥无几,太多的是叫人不敢恭维。

50年、100年后,艺术界会再重新评估这些画家,那时鱼目和珍珠就自然分辨出来了。

看了朱道平的回顾展,想说的是他在当代山水画坛已留下了一个大象的足迹。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文:牛忠·2018.12.16 2018-12-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