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主页 > 文化空间
分享到 : 

2018-12-16 08:54:01  1821802
【编采手记】叶洢颖·死命赶的使命感
文化空间



从新闻前线转战到副刊,不知不觉已经在低头赶稿的忙碌中过去了半年。

很多人以为副刊的内容轻松、吃喝玩乐很惬意,但作为曾在普通组、专题组工作,尔后转战副刊的我来说,副刊的工作量真的并不轻松,甚至稿量要比前二者要大得多,就连要休长假或出差前必须确保稿子都赶完才敢暂离工作岗位,与前两组今日事今日毕的工作性质略有差距。

因为人人赶稿压力大,所以每逢下午6时开始,赶稿赶疯了的我们(嗯,尤其是我)便会开始“胡言乱语”,大笑一轮之后又开始低头“哒哒哒”地敲打键盘。

虽然稿量很大,但转到副刊无异于是梦想成真。小时候特别爱看专题类的软性内容,特别是与野生动物、异国文化、历史类相关的文章,报章的副刊给我提供了大量的养分,是我课外知识的来源之一,因此对副刊一直心存向往。

“记者”是一份每日都能吸取新知识的工作,副刊记者更是。我们能涉猎除了政治以外的范围,随着我们要做的每个不同的课题,重新学习了一次,然后把这些知识传递给阅听人,尽自己微薄的力量去影响社会、改变社会,也许日后也有一个孩子跟我说:因为看了你的某篇文章,我才决定当记者。

转到副刊后写的第一篇专题是关于“记者”的故事,想跟以为记者只是坐在办公室里复制粘贴的人们说说,其实这些拿着微薄薪水却整天日晒雨淋的我们是怎么工作的,算是一封写给媒体同行们的情书。

当我以他们为主角,到新闻现场不再是为了采访所谓的“大人物”而是观察他们的工作状态时,我当下的心情是:啊,原来以前我就是这么过来的。

当要追访的人出现时,不顾一切地挤在人群中,拿著录音笔的手使劲儿往前伸,不顾仪态只想拿到最清晰的回答。尽管西装笔挺,有的人还被迫采用蹲姿、跪姿,要蹲多久、跪多久视乎受访者会讲多久,遇到“长气”的跪上20分钟也是可能的,形容别说有多狼狈。

采访完之后,为了快速回传稿件,打开电脑便席地而坐开始打稿,午餐或晚餐时间?几点交稿几点才能吃上饭,三餐定时是一种奢求,所以胃病是记者们的职业病,我的胃溃疡约莫是那时候“养”出来的吧。

中文报记者的工作量最多,薪资水平却又比其他语言媒体来得低,如果不是因为满腔热血,这份事多钱少还赔上健康的工作也许无法支撑下去。但是我仍由衷地希望现实不要辜负这份热血,再热血的人一旦开不起饭了,血也是要凉的。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文:叶洢颖(副刊【专题】记者)·2018.12.16 2018-12-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