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主页 > 言路
分享到 : 

2019-01-12 09:18:40  1829862
黄泉安.充斥古旧政治思维的金马仑补选
言路

金马仑高原国会选区补选,是2019年我国第一场民意试读,提名前的朝野意识形态充斥古旧政治思维,不知千禧世代看了会有怎样感想?

一开始,行动党林吉祥领先走入战区访问,然后摆出屡试不爽的“下风狗”(英语Underdog直译)姿态,扬言此战坎坷。有谁不知,509希盟现已晋身为联邦执政党,众领袖亦开始喊话政府资源机制丰厚,联邦部长也纷纷提前空降高原造访,而被净选盟喊呛的尴尬场面。

可以理解,金马仑高原是行动党传统国会选区,希盟友党绝对不会鹊巢鸠占。战略部署上,潜意识似乎以为金马仑高原是国大党兼印裔候选人传统选区,补选也会是印裔对印裔候选人直接对垒,因而首轮战鼓,矛头便直挑国阵残余成员MIC。

希盟造势前奏,先有林吉祥主动挑逗巫统、国大党和马华进行戏老的口水战,然后又拔头筹抢先机,在希盟主席理事会会议后,交由希盟老大马哈迪亲自站台宣布,候选人是行动党印裔代表马诺佳兰。

此外,这场补选也是509后行动党首次代表希盟上阵的国席补选,当然志在必得。

马诺佳兰曾于2013及2018年连续上阵金马仑高原,两战皆北,但票差极微。2013年,国大党前任主席巴拉尼威得票10506,马诺佳兰得票10044,多数票462。2018年,国大党副主席西华拉治得票10307,马诺佳兰得票9710,多数票597。5年功夫,显见行动党选票稍微流失。

后来,玛诺佳兰向吉隆坡高庭提出选举诉讼,在冗长审讯后,选举法庭去年11月30日裁定,原任国会议员西华拉治因涉及贿选造成议席选举结果无效,必须重选,同时西华拉治也被禁止参与补选。

金马仑高原国席是典型混合选区,注册选民达3万2048人,其中34%为巫裔、30%华裔、22%原住民,以及15%印裔。由于原住民占了相当大的选民比例,有可能成为本次补选的造王者。

岂知,在国阵公布候选人前夕,马诺佳兰竟对国阵可能祭出原住民候选人的消息发表伟论,宣称“马来人都不跟原住民小贩买糕点,我不觉得他们(马来人)会全力投选原住民候选人。”

隔天,国阵果真自我颠覆惯常选战排阵法,2004年以来连胜4届的国大党决定退出竞选,改由巫统委派原住民退休高层警官南利莫哈末诺以直属党员身份出战。这是平静中的扰乱者(Disruptor)效应,从希盟的膝反射可看出措手不及的惊讶。

其实,马诺佳兰发作“马来人都不跟原住民小贩买糕点”歪论之后,连我身为局外人也收到许多对他言论怨怼的简讯,相信党高层必然也感觉到这段不适语言所带来的烘热。难怪,马诺佳兰在发出“糕点论”12小时内,逼得要先做诚意未显的澄清,然后又做毫无保留的道歉。

补选仍未提名,马诺佳兰本身便因“糕点”(Kuih)论吞咽不下,反而要当众先吃一块“谦卑馅饼”(英语humble pie的直译,意即低声下气)谢罪,可说是授人以柄,自挫锐气。希望他能亡羊补牢,获得选民的谅解和“冻蒜”。

我说,提名前朝野意识形态充斥古旧政治思维,不外是觉得政治造化经常弄人,令人啼笑皆非。这次补选,希盟与国阵的身份竟也好像花田错般对调。

这一边厢,国阵事急马行田,暂时摈弃种族基政治,由印裔国大党交出传统印裔选区,改由巫基政党巫统出阵,巫统却又委派穆斯林原住民前警官竞选,外表看似包容,真命题仍是要凝聚马来人、土著及预先投票的军警部队力量,冲关胜出。

此外,金马仑高原选区坐落于彭亨州,是半岛东海岸走廊仍未被希盟摘下政权的三州属之一,巫统新任州务大臣势必全力以赴来展现其领导力,希盟必须小心应战。

另一边厢,希盟重拾国阵掌政时代的排阵法,面对半岛原住民少数民族在国会无政治代表权,竟然缺乏政治维新思想,继续委派印裔天兵出阵,盲从国阵旧礼教把金马仑高原视为理所当然的印裔传统选区,忽视“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也有原住民的宪法地位。

希盟高调号召缔造“新马来西亚”,但强势后却缺乏胆识以身试法,不啻又再错失维新改革的契机。

另一方面,509大选国大党输到只剩两个国会议席,这次决定弃守金马仑高原并让路巫统出战,今后国会代表只剩硕果仅存的打巴国席,与希盟内阁现有10名印裔民选国会议员及4名正部长对比,可谓相形失色。

在此奄奄一息状态中,党主席维尼斯瓦兰厚颜表明,去年11月底爆发的梳邦兴都庙骚乱,间中消拯员莫哈末阿迪重伤身亡,暗喻民间情绪仍未完全修补,是国大党弃战的原因之一。

很多人把国大党的论说视为政治懦弱,将庙宇骚乱解读为巫印对抗,更是似是而非的逃兵论调,MIC早已失却领导社群的能力,政治斗争从此写上休止符。

但更重要的,从大格局政治的视野来看,朝野双方要怎样发挥这场补选的主要意义,才能启迪民智,造就政治维新?

国阵这方面,巫统公布候选人之前,党内鹰派中委诺奥玛甚至扬言,如果国阵要胜,就非得由巫统上阵不可,因为选民种族分布,土著(马来人与原住民)比例高,胜算也高。事实证明,巫统鹰派玩弄种族诉求的主张,果然得直。

但在希盟者方面,既然509竞选宣言这板块早被希盟定义为“不是圣经”,金马仑选民对这场补选又有何期待?他们会不会万事只求务实,暂时忘却民主选举的意义,转而索求物质和物资的眼前利益?

如果是这样,当希盟演讲者在台上狂炒“国家盗贼害死大马经济”冷饭时,大家可要大大声鼓掌!因为,曾经答应过你的“新马来西亚”,原本不就是这样油然而生的吗?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开门见山·作者:黄泉安·自由撰稿人·2019.01.12 2019-01-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